檢索
資訊 音頻
會員登陸 | 註冊
新聞速覽台灣新聞兩岸新聞網友社區專 題圖 片動 漫Talkshow訪談中華之聲神州之聲
首 頁
 
頭條 | 有聲 | 大陸 | 兩岸 | 臺灣 | 駐臺傳真 | 港澳僑 | 全球概覽 | 閩南客家 | 軍事 | 旅遊 | 運動體育 | 數位資訊 | 娛樂 | 消費流行 | 醫療健保 | 藝文 | 校園
 
 
 
 
 
 
 
早間隨身聽 | 樂遊神州 | 捷運 2013 | 海峽在線 | 國防新幹線 | 文化時空 | 資訊達人 | 早安臺灣
祖地鄉音 | 天風海湧 | 客家鄉親 | 客家天地| 華語音樂匯 | 娛樂在線 | 情歌唱天亮 | 早安臺灣(閩南話版)
 
 
 
 
 
 
 
 ·四度握手 “菜單”簽名

  記者:您當年是海協會的常務副會長,經歷了“汪辜會談”的過程。現在回憶起來,當時會談的氣氛是怎麼樣的呢?

  唐樹備:“汪辜會談”是二十年以前的事情,當時兩岸的關係還是處於剛剛打開局面的狀態。開始見面的時候,應該説氣氛很熱烈,汪先生、辜先生在幾百個中外記者的注視下,四度握手,大家鼓掌。

  記者:是四度握手吧?

  唐樹備:對,為什麼是四度握手呢?因為會場的周圍用欄杆護起來,記者在欄杆的外面,他們希望每個角度的記者都能照到,所以老人家按照記者的要求,一會頭朝這邊,一會頭朝那邊,就是四度握手。

  記者:握了四次,拍攝了四個角度。握手的那些瞬間都是留下了非常重要的歷史意義的瞬間,

  唐樹備:所以非常高興!另外第一場坐下來商談以後,當天晚上是海協會請吃飯,那天吃飯的時候大家就喝得很多,然後在菜單上每一個出席的人都簽字,汪老也簽了,辜振甫也簽字了,我和邱進益也都簽字,而且每一個人都有一份,這就説明大家的感情很熱烈。

  記者:菜單也成了你們非常珍貴的一個紀念。

  唐樹備:是的,而且當時新加坡的華人把菜的名字也改了,改成“和諧”、“團圓”這樣的名字,也反映了新加坡的華人很希望兩岸能夠坐下來。

  記者:至今回憶起來,這麼多細節您都還記得很清楚。

  唐樹備:當時很興奮。可以想象,1949年到1992年三十多年期間,兩岸是處於高度的政治對立,有的時候還處於高度的軍事緊張的狀態,軍事對峙,還打過仗。所以在這種情況下,雙方能夠見面,在世界各國記者的面前握手,這在當時是非常興奮的,所有的中國人、包括海外的華僑、甚至於東南亞國家、包括日本、美國他們也都很關心兩岸終於開始走到一起了。<詳細>

 ·重在見面 巧設議題

  記者:當時為什麼選擇在新加坡呢?

  唐樹備:這不是我們建議的,是李登輝主張的,李登輝選在新加坡應該説有兩個考慮:第一個就是他們一開始不願意到大陸來,因為第一次交手嘛!第二個李登輝搞“汪辜會談”的目的是希望在國際上凸顯台灣和大陸不是一碼事,是兩個對等政治實體,他希望達到這麼一個目的,所以他要在新加坡這麼一個國際城市來舉行。出於鬥爭策略考慮,最重要的是見面,第一次見面在外國可以先退讓一步,我們主張以後就不能在外國了,所以在“汪辜會談”的共同協議裏面就規定在外國舉行是特殊的例外,第三地像香港、澳門是可以的。

  記者:當時會談的議題是怎麼確定下來的呢?

  唐樹備:當時我們主動提出來,我們要談經濟,當時台灣方面也表示同意談經濟,但限于對台商的保護。我把邱進益先生請到北京來了,當時商定“汪辜會談”的性質是民間性的、經濟性的、事務性的、功能性的。事務性、功能性這個提法是台灣提的,經濟性是我們提的,民間性是大家都同意的,最後達成協定,就是“汪辜會談”的性質是民間性、經濟性、事務性、功能性,照顧了兩方面的要求,都把它囊括進去,但突出經濟性。

  記者:當時是出於什麼樣的考慮要突出經濟性呢?

  唐樹備:當時因為大陸改革開放嘛!我們需要經濟上對外開放,我們希望引進境外的資金、包括台灣的資金來促進大陸的經濟發展。另外引進一些境外的技術和管理經驗,這是從我們的角度來看的。另外從大的方向來看,從兩岸關係來看,首先要從經濟上入手,因為在經濟上有往來了,人員就往來了,人員要是往來了,大家的感情就融合了,所以經濟是一個抓手,通過經濟帶動人員往來,促進兩岸老百姓互相的理解,增進共識。

  記者:當時從經濟入手也比較容易達成共識是吧?

  唐樹備:應當説台灣也有這個要求,因為當時美國人要求台幣升值,所以台灣的出口碰到困難,因為它的工資成本比較高,大陸工資成本比較低,所以台灣的企業包括會談以前已經偷偷到大陸來了,所以台灣民間的企業也贊成搞經濟的主張。

  記者:經濟上有互補性。

  唐樹備:對,大家都有這個需要。當時兩岸的交流剛開始,第一個就是因為老兵到大陸來探親,有些老兵就開始拿著一些資金到大陸來投資,第二個在這種情況下兩岸的交流是屬於單向的,因為台灣只開放了老兵到大陸來探親,別的都沒有開放,大陸的人也去不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當時兩岸“汪辜會談”的主要任務,一個就是要推動兩岸的經濟合作交流,第二是要促進雙向的交流,這是當時“汪辜會談”要解決的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就是1990年中共中央召開全國第一次對臺工作會議確定的方針,當時確定的方針就是要擴大兩岸的經濟交流,要實現雙向的交流,“汪辜會談”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舉行的<詳細>

 ·“唇槍舌劍” 尋求共識

  唐樹備:當然商談的時候大家唇槍舌劍,各有各的堅持,最後就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辦法。

  記者:當時碰到最主要的難題是什麼?你們又是怎麼樣求同化異,最後促成這次會談取得成果的呢?

  唐樹備:當時台灣方面提出來要我們保護台商在大陸的投資,我們同意保護,但是保護應當是雙向的,就是我保護你,你也得保護我到台灣的投資,不能夠單向的。第二個就是我保護你投資,你要允許台商到大陸直接投資,不能間接投資,因為當時台灣的政策就是不能夠直接投資,只能夠通過香港、澳門等第三地,甚至是外國,像日本、美國到大陸來投資。另外你也應該取消對台商到大陸投資的很多限制,比如説項目上、資金上都有很多的限制。所以這是一個比較大的爭論;第二個爭論是台灣一些老百姓到大陸來了,我也得去台灣。就是這麼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一直解決不了,台灣就不同意,他要單方面地保護台商的間接投資,我們就説不行。我們願意聽取你的意見,但是我們已經有保護台灣投資權益的22條措施,我們願意各方面保護台商,但是要簽協議一定要雙向的,最後就沒有達成正式的協議、全面的協議,只達成了加強經濟交流這麼一個原則性的共識。

  第二個問題,我説為“汪辜會談”我們邀請邱進益先生到北京來了,那我也得去台灣。我提出來兩岸常務副會長每半年交流一次,兩岸輪流舉行,台灣當時也不太同意。最後我們堅持,協議當中寫的就是原則上是在兩岸輪流舉行,但是必要的情況下可以在第三地,這是台灣方面堅持的,我們也同意了。在“汪辜會談”裏面談到兩岸文教的、科技的、青少年的、新聞媒體的交流,都是雙向的,這樣就打破了台灣單方面搞單向交流的限制。

  所以“汪辜會談”針對這兩個問題爭論的比較久,最後還是達成了協議。第一個問題就是雖然沒有達成台商投資保護的協議,而是達成了兩岸要加強經濟交流這樣一個原則性的協議;第二個問題在原則上具體化了,就是我要去台灣,另外媒體、青少年也得去,這就開始了雙向交流的時代。所以“汪辜會談”經過爭論主要達成兩個共識:第一個是加強兩岸經濟交流,第二個是要雙向交流<詳細>

 ·爭議背後 另有他圖

  記者:您覺得爭議最大的原因是什麼?

  唐樹備:當時台灣的李登輝同意搞“汪辜會談”,他的主要目的和我們不一樣,他的目的是要體現兩個對等政治實體,台灣和大陸是兩碼事,所以他要到新加坡去。他在國際上也宣揚這個東西。我們是想搞經濟,而搞經濟也符合台灣民眾的利益。辜振甫先生是台灣的經濟老大、是工商界的老大,他當然也願意談經濟,所以當時談經濟我們和辜先生是有共識的。但是李登輝有他的政治目的,他也同意不得不在這個問題上談。

  大陸當時是改革開放初期,我們應當是經濟上比較困難的時候,不像現在那麼多外匯存底,老百姓也富裕得多了。那時候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比較低,李登輝的思想就是台灣的錢有很多,所以台灣就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來對我們,李登輝説你要我談可以,你得單方面保護我的權益,我也不同意直接投資。為什麼呢?因為同意直接投資的話,他就控制不住了。在這種情況下是出於不同的政治目的,而辜振甫先生也願意在經濟上做點事情,在這麼一種狀態下達成經濟共識是很困難的,最後達成了一個比較原則性的共識,把“加強經濟交流,互補互利”這十個字寫入了協議。然後有一些具體項目,比如説能源合作、高科技合作、建立授權的民間經濟交流會議的制度,就是經濟交流要制度化,這樣一些東西我們一定要寫進去,台灣不同意寫,最後説以後再討論吧。這個協議簽成以後,青少年交流了、新聞界也交流了,但是經濟問題從來沒有再談過,因為李登輝不同意談了。

  當時大陸改革開放進入熱潮,我們加強對台商投資的保護,吸引了台商。所以儘管兩會沒有再就經濟問題討論,就是2008年以前沒有再談,但是實際上推動了台商到大陸投資,有它的歷史意義。<詳細>

 ·一波三折 不足為怪

  記者:“汪辜會談”結束以後,您當時的心情是什麼樣的?

  唐樹備:因為“汪辜會談”的背後實際上是各有各的“後臺老闆”,都是國共兩黨的領導人在支持。我們就想到歷史上國共會談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汪辜會談”的協議能不能得到執行?當時我們給中央也寫了報告,認為有可能執行,有可能不執行,就是看李登輝的政治傾向。只要李登輝往民進黨的方面靠,這個協議就執行不了,只要李登輝還是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那麼這個協議能執行得了,當時我們就是這麼判斷的,也是這麼給中央報告的。事實上我們的判斷是正確的,“汪辜會談”結束之後,他就要加入聯合國,中國大陸反對,當時兩岸關係處於高度政治對抗的狀態。以後儘管談了很多次,我和邱進益、後來和焦仁和,包括後來和許惠佑,台灣一共是四任副董事長,我都和他們談過,但是最後都沒有達成什麼協議,一直到李登輝拋出“兩國論”,兩會談判停止。

  記者:您是怎麼看待當時的兩岸關係的?

  唐樹備:應當説從大陸的角度來講,我的理解,我們始終認為台灣問題是需要時間來解決的,是一個長期的、複雜的過程,因為客觀上美國不希望中國統一,台灣內部有一股“台獨”的力量,他們阻礙兩岸關係的發展,所以這種情況下兩岸之間是需要時間來慢慢化解的,所以對於這樣一些情況我們感到也不是很突然的,應當説心中有準備,就是他不執行協議的。所以大陸始終把我們的工作基點放在把我們自己的工作搞好,這是最重要的。台商到大陸投資,“汪辜協議”當然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關鍵問題是我們改善投資環境,我們的勞動力比較便宜,我們的土地比較便宜,用這些優勢把台商吸引過來了,所以關鍵是靠我們把自己的工作搞好。<詳細>

 ·汪辜再會 政治對話

  記者:當時的第二次會晤是1998年?

  唐樹備:是1998年的10月份。第二次在上海叫“汪辜會晤”,因為會談的話應當是有議程的,要爭取達成協定的,會晤的話就是大家見見面、聊聊天。

  記者:主要話題呢?

  唐樹備:李登輝訪美以後兩岸關繫緊張,兩會商談議程也定不下來,但是兩會還是要交流、要接觸,這是兩岸老百姓共同的願望,因為兩會交流也表明兩岸關係是穩定的,所以大陸還是希望兩會能夠開始交流,台灣老百姓也希望兩岸關係能夠正常化。

  我們也感覺到“汪辜會談”以後很多商談沒有達成協定,是什麼原因?是台灣把政治問題放到議題裏去了,比如説兩岸的漁事糾紛,他一定要我們談領海,就是台灣海峽海域的劃分,這個我們不贊成,因為這個問題是政治問題,台灣海峽這個海域誰來管?怎麼管?這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我們事務性能談的,他要把這個東西放進去,所以很多事情就談不成,他就是要我們在協議裏面承認兩岸是分立分治的,我們當然也不能同意。

  看來光談事務性、經濟性是不行的,那好,我們談政治問題。所以“汪辜會晤”的目的就是要談政治,我們就是説兩岸要進行政治經濟對話,台灣不願意用我們的詞,他説可以用建設性的對話,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上海舉行了“汪辜會晤”。

  記者:您覺得那次和第一次比較有什麼不同?

  唐樹備:汪會長提出來我們要一個中國,是什麼內容?政治內涵是什麼?汪會長提出來86個字,然後汪會長提出我們當前要結束敵對狀態,要進行“三通”。台灣方面提出來,你要和我談政治,你管我叫什麼?實際上要我們面對“中華民國”,然後就是你要民主化,另外你在國際上不要打壓我。

  汪會長和辜先生談了以後,我和我的夫人陪著辜振甫夫婦到了北京,錢其琛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身份見了辜振甫,就和他談國際空間問題,就是説我不是打壓你,是整個大形勢所需,是中國大陸發展了,人家和我們建交。此外江澤民以總書記的身份在釣魚臺見了辜振甫先生和夫人。江先生也和他講,我們也贊成民主的,但是民主應當多元化的,民主應該和每個國家、每個地區的實際情況結合,我們不照搬西方的民主,我們有自己協商的民主。另外提到我們還主張“一國兩制”,給他講“一國兩制”對台灣的好處,就兩岸的政治問題交換了意見。

  記者:到北京受到了高層領導的接見,這也是一個比較大的突破。

  唐樹備:對。當時雙方能夠見面、能夠坐下來談,而且達成共識是很高興的,但是應當説雙方在政治上的分歧還是很大的,我們主張還是一個中國,我們主張要結束對立狀態,要“三通”,台灣要我們承認“中華民國”,應該説政治上的對立很尖銳。但是大家還是坦誠的交換意見,把自己要講的話都講出來了,這樣是很好的,因為只有把話講出來,才能夠逐步地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然後約定了1999年10月份汪會長訪問台灣。李登輝有點緊張,非常害怕了,1999年的7月份,他就拋出“兩國論”來,整個否定了“九二共識”,這樣汪會長就很難去了。因為李登輝也下臺了,擔心以後的台灣領導人會和大陸走向一個中國、走向統一,所以他拋出“兩國論”相制約,也影響下一代的台灣領導人,是這麼一個目的。所以陳水扁上臺以後,他也不承認“九二共識”,一直到2008年馬英九先生上臺以後,他確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才開始有新的篇章。<詳細>

 ·兩會復談 超越夢想

  記者:2008年以後兩會又恢復了商談,我想您可能會有跟平常人不一樣的感慨。

  唐樹備:對,應該説2008年以後兩岸談了很多經濟問題,已經把原來“汪辜會談”大陸方面設想的基本上付諸實踐了,比如説“三通”已經實現了,投資保障雙方都談了,而且我們也簽了ECFA,投資保障也是按照大陸原來的意思,就是雙向直接的,旅遊現在也是雙向的、也是直接的。而且有些已經超過了,比如説金融合作當時就沒有想到,因為金融合作這是高層次的經濟上合作的範疇,當時還沒有談到,金融合作現在成為非常重要的一個內容了,而且服務業的合作當時也沒有想到,現在也想到了,這是很值得高興的。

  記者:您覺得“陳江會談”繼承了“汪辜會談”的哪些重要的精神?吸取了“汪辜會談”哪些重要的經驗呢?

  唐樹備:我們還是堅持一個中國,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個“汪辜會談”兩岸之間平等協商的姿態,“陳江會談”應該説體現了平等協商,不強加於人,大家都商量,要有統一的議題,然後在這個過程裏面大家求同存異,找到共同點,把一些分歧暫時解決不了的擱在那裏,一步步往前走。

  另外就是“汪辜會談”的時候,我們在協議的簽署、文字的使用、包括落款紀年的方式,體現一個中國的問題,不出現“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的字樣,這些都延續下來了。“汪辜會談”開創了兩岸協商的一種新的時代,也開創了兩岸協商的一個模式,現在一直是按照這個模式來的。<詳細>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臺灣廣播中心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762號-2/19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5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