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資訊 音頻
會員登陸 | 註冊
新聞速覽台灣新聞兩岸新聞網友社區專 題圖 片動 漫Talkshow訪談中華之聲神州之聲
首 頁
 
頭條 | 有聲 | 大陸 | 兩岸 | 臺灣 | 駐臺傳真 | 港澳僑 | 全球概覽 | 閩南客家 | 軍事 | 旅遊 | 運動體育 | 數位資訊 | 娛樂 | 消費流行 | 醫療健保 | 藝文 | 校園
 
 
 
 
 
 
 
早間隨身聽 | 樂遊神州 | 捷運 2013 | 海峽在線 | 國防新幹線 | 文化時空 | 資訊達人 | 早安臺灣
祖地鄉音 | 天風海湧 | 客家鄉親 | 客家天地| 華語音樂匯 | 娛樂在線 | 情歌唱天亮 | 早安臺灣(閩南話版)
 
 
 
 
 
 
 
 ·兩會的交往與協商是檢驗兩岸關係發展的晴雨錶

  2008年6月,海協會與海基會恢復了中斷9年之久的制度性商談。這次商談我覺得有很多非常重要的、深刻的體會,歸納起來我想有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我覺得2008年3月兩岸關係發生了一次歷史性的變化,可以説兩岸關係峰迴路轉。兩會在中斷了9年多之後又重新恢復了制度性的商談,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標誌性的事件。當兩會正式恢復會談的時候,雙方所有參與人員都深刻地感受到這個成果來之不易,當倍加珍惜。

  第二個,我深刻地感受到,兩岸之間關係的變化、改善或者是倒退,一個重要的標誌就是兩會的會談,它也成了兩岸關係改善、發展或是倒退的一個晴雨錶。我們兩會的同仁都表示,將以鞠躬盡瘁的精神來推進兩會商談,這樣做才能不辜負兩岸同胞的期望。     
  第三個,胡錦濤總書記在釣魚臺會見了江丙坤及台灣方面參加會談的代表。胡總書記在會談當中深情地説了這樣一段話,他説,世界上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尚且能夠通過協商談判來化解矛盾、解決爭端、開展合作,兩岸同胞是一家人,更應該這樣做,而且應該做得更好。他這一席語重心長的話,長久地留在了兩岸同胞的心中。<詳細>

 ·首次踏足寶島商談,百感叢生
  我長期是做對臺工作的,對台灣不能説不了解,但是作為政府的授權代表,當我第一次踏上台灣這塊土地,同時也深深地和台灣的老百姓實現了零距離的接觸的時候,我的內心十分激動。因為我深知,這次去對我來説是一個極其重要的使命。這次去到台灣,如果我們能夠順利地會談並簽署協議,將是兩岸關係的一個重大突破。
 
  當我零距離的和台灣這塊雖然非常嚮往、但是又覺得陌生的土地接觸的時候,我當然想起了許多台灣的歷史、我們中華民族的歷史、我們兩岸骨肉同胞隔絕的這一段歷史,可以用一句話形容,叫“百感叢生”。<詳細>
 ·“世界上最長的一次晚餐”

   很多的朋友們都從電視上看到了,當時我們第一次到台灣去談,情況確實比較複雜。我在晶華酒店的那次晚餐成了世界上最長的一次晚餐,從晚上6點開始,一直到後半夜3點才出來,被人圍在了那裏。

  因為第一天是連戰先生宴請我們,連戰是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第二天是吳伯雄先生宴請我們,吳伯雄當時是中國國民黨的主席,他是作為國民黨主席來正式宴請我,於是國民黨所有的要員、所有的縣市長全部都來了,包括台灣的大企業家們也都來了,台灣的郝柏村、辜嚴倬雲這樣老一輩的人全都來了。

  我們宴會開始的氣氛很好,然後快要結束的時候外面報告,説外面大概有200多人圍住了整個大廳,不讓出去。吳伯雄先生作為中國國民黨主席宴請我,他説簡直把台灣人的臉都丟光了。快到晚上10點了,他們就説您能不能從地下通道出去?我就跟他説,謝謝你們的好意,我不但不能從地下通道出去,而且我從哪個門進來,我就要從哪個門出去,希望你們不要發生流血衝突,我就在這等。後來到了後半夜3點鐘。於是我們那次晚餐就成了世界上最長的一次晚餐。<詳細>

 ·商談依然取得成功

  我們最後還是完成了兩會第二次會談的任務,簽署了4項重要的協議,主要是這次簽署的協議開啟了兩岸“三通”。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們都為能夠為兩岸關係的改善,為兩岸同胞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情,感到無比的欣慰。
 
  會談去了很多地方。比如説台北、台中,這是兩次主要的。之後我到台灣,還專程進行過一些經貿之旅,我幾乎從南到北全部都走到了,高雄、雲林、嘉義等很多地方我都去過。其實給我最深的感受是,台灣同胞希望兩岸和平發展,也希望在和平發展中能夠發展我們雙方的經濟,互惠互利、互補雙贏。而且他們也從這種和平發展當中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我感受到了他們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支持。<詳細>
 ·兩會商談為何出現“井噴”

  我們兩岸蹉跎了太多的歲月,浪費了太多的大好時光,積累了太多早就應該解決的問題,例如“三通”,特別是台灣開放大陸居民旅遊等等這些問題,所以我們有一種緊迫感。因為我們早解決一天,就使得兩岸早受惠一天,兩岸的同胞和民眾都能夠因為我們會談協議的簽署和實施得到實實在在的利益,所以我們有一種緊迫感。另外,這麼多積累的事情又使得我們有一種壓力,我們希望在比較短的時間內能夠多做一些事情。
    
  本來有一些題目老百姓也歡迎,也希望我們快點解決,但是在台灣的政治生態下一時解決不了,所以有一個“應該解決”和“能夠解決”的問題。所以我們必須本著“先易後難”的原則,就是在應該解決的問題裏面挑比較容易的先去解決。

  還要“先經後政”。兩岸存在著好多的問題,基本的根源是在於政治方面的問題,可是經濟方面的問題表現的最為急迫、最為具體,老百姓感受最為直接。所以與其在政治難度比較大的問題上浪費時間,不如先從經濟問題著手,首先解決老百姓實實在在需要的一些問題,所以就有了一個“先經後政”的問題。

  然後還要採取“循序漸進”的辦法,也就是説,有些問題我們不能夠著急。一下子、一天就解決許多問題,那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們要有達到這樣一個目標的設計、操作的理念,最後就會達到“穩步推進”這樣一個效果。 <詳細>

 ·“以民為本”説到做到

  兩岸的談判是兩岸中國人骨肉同胞之間坐下來解決自己的問題,所以我們完全是本著互相充分理解,能夠互利雙贏的思想去進行的。所以,在談判中間我們非常重要的就是把我們的聚焦點都放到人民最關切、最希望立刻解決的問題上。因為事情太多了,總得有人民最希望解決的事情,所以我們的出發點也好、落腳點也好,都是要從這一點來設計題目。因此簽署每一項協議都體現了要堅持“以人為本、為民謀利”的理念。

  我們題目的設置,首先在農業問題上。我們在整個會談中間特別地關注了台灣農民,特別是南部農民的一些企盼、甚至是一些擔心,或者是一些要求。我們已經多次向台灣方面表示,我們在農業産品進入台灣的問題上,高度尊重台灣方面的意見,因為這些事情直接涉及到台灣農民、特別是南部農民的利益。相反,在開放台灣農業産品進入大陸方面,我們儘量持開放的態度。因為這樣會給台灣的農民、特別是南部的農民以更為實惠的效果,幫助他們來解決在生産、生活當中遇到的很多實際問題,特別是防止谷賤傷農的問題。

  第二個方面,我們就特別關注中小企業,因為台灣整個經濟發展的形態是以中小企業為主。對於中小企業的訴求,我們在整個ECFA的服務貿易和貨物貿易談判過程中,充分地關注到他們的利益訴求。所以在早期收穫當中,實際上他們都得到了相當程度的滿足。我想,隨著今後ECFA後續商談的開展,台灣方面這兩個大的方面的訴求一定會得到更多、更好的實現。

  除此之外,我們還特別關注台灣社會。比如説,由於當前整個世界金融危機造成困難的局面下,台灣最苦的是一些旅遊業裏面的小飯店、小旅館、旅遊商店,千家萬戶。所以,我們積極主動地要求台方不斷地擴大我們大陸人員到台灣旅遊人數的限制。僅僅我們開始的這一段時間裏面,台灣方面從大陸的旅遊團到台灣旅遊中直接獲得的經濟效益就超過2000多億元新台幣,極大地帶動了台灣的觀光業和與觀光業有關的千千萬萬戶中小企業的發展。

  因此,我們簽署的這些東西以民為本,關注台灣基層民眾的實際需求。我們是這樣説的,也是這樣做的。70%以上的民眾對兩會商談簽署的協議是持支持態度,就充分説明了他們實際上受到了兩岸和平發展的實惠。<詳細>

 ·未來兩會商談重點

  江丙坤辭去了海基會董事長以後,就由林中森先生來接任。他接任後不久,先到了大陸的外地,然後到了北京。我和他見面,我們談了許多會務問題。更重要的是,我向他介紹了“陳江會”這些年來所取得的經驗和體會。其中,我談的主要就是四點:

  第一點,我跟林董事長講,大量的經驗已經證明,兩會之所以能夠順利地推進,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有一個共同政治基礎,就是“九二共識”。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決不應該有絲毫的動搖。他也表示他完全理解,他也知道,我們兩會走過來4年所取得的成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談到的雙方都有著一個“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政治基礎。

  第二,我就跟他講,我們兩會之間要解決許許多多的問題。雖然我們簽署了18項協議和諸多共識,但是與兩岸之間需要解決的問題相比,還有很多的事情我們沒有辦,我們還應該辦成很多的事情。他也完全贊同這樣一個觀點。當時我跟他講,第一態度要積極;第二要實事求是,根據雙方各自的情況,堅持循序漸進,行穩致遠。不然的話我們太著急了,很可能會把事情辦得不好,或者是辦不下去。

  第三,我跟他説,我們兩會這幾年走過來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選擇題目也好,或者是我們考慮事情也好,我們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兩岸同胞最關切的事情,他們所想做的事情就是我們應該去完成的工作。所以,我們要堅持“以人為本”的基本理念,只要堅持這樣一個基本理念,我們兩會就一定會做的更好。

  最後,我講我們兩岸大家都是骨肉同胞,我們兩岸之間的談判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的事情,因此我們一定要堅持互利互惠的基本方向。我們不會在一些問題上斤斤計較,但是我們要求的是互利互惠,只有互利雙贏、互利互惠,我們兩會簽署的協議、我們兩會所完成的事情才能可長可久。

  林董事長也完全贊成我們這樣的一種看法。當前兩會商談首先要完成的,大概有這麼幾件事情:

  一個是ECFA的後續協商。ECFA的後續協商大體上有三塊,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爭端解決。我們剛剛開始的,僅僅只是貨物貿易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接續下來,要不斷地進行商談解決。服務貿易將是未來第九次兩會商談時需要解決的問題。當然,以後貿易爭端問題也要解決。像這類我們需要解決的,要儘快完成ECFA所有的後續談判問題,是最重要的一些事情。

  第二件事情,是儘快完成兩會互設辦事機構的接觸、交換意見、商談,創造條件,爭取早日把它簽署下來。

  最後一個,就是需要兩岸把商談範圍擴大一點。除了經濟問題以外,應該在文化交流、教育交流、科技交流這些方面來尋求新的進展。

  這就是我和林董事長交換意見時強調的四個方面的體會,然後是今後三個方面的商談重點。<詳細>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臺灣廣播中心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762號-2/19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5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