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星空任我遨遊——“中國天眼”

2019-12-31 12:32:00來源:你好台灣網

  貴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縣克度鎮大窩的喀斯特洼坑中,有一座500米口徑的球面射電望遠鏡,簡稱FAST,它是由我國天文學家南仁東于1994年提出的構想,于2016年9月25日落成啟用,建造歷時22年。

  “中國天眼”(張蜀新攝)

  500米的口徑,相當於30個足球場的面積,從空中來看十分壯觀。FAST被譽為“中國天眼”,是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産權、世界上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與號稱“地面最大機器”的德國波恩100米射電望遠鏡相比,它的靈敏度提高約10倍;與美國“阿雷西博”305米射電望遠鏡相比,它的靈敏度提高約2.25倍。截至2019年8月,它已發現132顆優質的脈衝星候選體,其中有93顆已被確認為新發現的脈衝星。

  截至2019年8月,“中國天眼”已發現132顆優質的脈衝星候選體(張蜀新攝)

  “中國天眼”的規模之大、精密度之高、視野之廣,綜合體現了中國高技術創新能力,其建造工程從前期選址到設計研發、後期維護都由中國科學家完成。而領跑世界的背後,是一代又一代中國科研人員艱苦卓絕的努力。

  1993年,在日本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上,科學家們提出,在全球電波環境繼續惡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電望遠鏡,接收更多來自外太空的訊息。會後,南仁東極力主張中國科學家啟動“天眼”項目。

  “中國天眼”之父——南仁東(張蜀新攝)

  1994年始,南仁東提出利用喀斯特洼地作為望遠鏡臺址,建設巨型球面望遠鏡作為國際SKA的單元,開始啟動貴州選址工作。為了給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工程選址,帶著300多幅衛星遙感圖,跋涉在中國西南的大山裏,先後對比了1000多個洼地,時間長達12年。

  “中國天眼”(張蜀新攝)

  2016年9月25日FAST落成啟用。當天,習近平總書記在賀信中指出,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被譽為“中國天眼”,它的落成啟用,對我國在科學前沿實現重大原創突破、加快創新驅動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2017年9月15日晚,南仁東因病逝世,享年72歲。2018年12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南仁東同志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並獲評“中國天眼”的主要發起者和奠基人。2019年9月17日,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授予南仁東“人民科學家”國家榮譽稱號。

  記者在南仁東塑像前採訪“中國天眼”特聘青年研究員慶道衝(趙立周攝)

  站在南仁東塑像前的青年研究院來自台灣,名叫慶道衝。2017年從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加入國家天文臺,第一次見到“天眼”時,他感覺就好像走進電影侏羅紀公園“第一眼看到恐龍”的感覺。他説,在美國唸書的時候,哈佛校園裏還流傳著這樣的八卦:中國這個望遠鏡可能運行不起來,難度太大了,不可置信!

  慶道衝説,之前在國外,你要求別人,找其他合作者,他們最先進的技術你也不可能獲得,到頭來還只是幫別人做嫁衣,自己的成果並不會留下來。而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望遠鏡我們愛怎麼用就怎麼用,對於做天文來説,這個時代是最幸福的時代: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沒有一個時候對天文的重視程度,投資程度,發展的程度像現在這麼高。

  “中國天眼”總工程師姜鵬向記者講了一個故事:開始調試的時候,索驅動的軟體出了問題,被乙方掐脖子了,軟體是人家編的,人家説解決問題可以,但開口就要400萬。所以我一下決心,説把大家召集起來,我説這個事誰能幹啊?孫京海在旁邊一舉手,我能幹!

  記者在國家天文臺的總部採訪“中國天眼”總工程師姜鵬(陳節松攝)

  在新中國70年科技發展的歷史當中,有多少科技工作者舉起了自己的手朗聲説:我能幹!正是懷著一顆顆拳拳報國之心,無數科技工作者通過一年又一年的無私奉獻和努力奮鬥,創造出新中國無數的科技奇跡:“兩彈一星”升空,“雜交水稻”問世,航母下海,“復興號”首發、港珠澳大橋全線貫通……,相信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中,我們的科技工作者必將創造出更多的科技奇跡。

  采寫:王驛

  編輯:杜傳

  審稿:陳江濱

編輯:李瑞

相關新聞

要聞

更多

評論

更多

獨家

更多

視頻

更多

專題

更多

活動

更多

漫説

更多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港澳臺節目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