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向“一帶一路”注入強大新動力

  實踐是最動人的旋律,行動是最有力的宣言。在共建“一帶一路”的四年曆程中,中國不僅是倡議者,更是負責任、有擔當的行動者。

  在從理念變成行動、從願景變成現實的新起點上,中國再度提出“中國方案”,為“一帶一路”注入強大動力。在14日開幕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中國向世界宣佈: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啟動科技創新行動計劃,提供600億元人民幣援助建設更多民生項目……

  數千億資金“上路”

  中國將加大對“一帶一路”建設資金支持,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鼓勵金融機構開展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規模預計約3000億元人民幣。

  與此同時,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將分別提供2500億元和1300億元等值人民幣專項貸款,用於支持“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産能、金融合作。

  融資瓶頸是實現“一帶一路”互聯互通的突出挑戰。

  過去幾年,中資金融機構已在積極佈局並投入了大量資金。截至2016年末,共有9家中資銀行在2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設立了62家一級機構,其中,國開行和進出口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貸款餘額已達2000億美元,且項目儲備充沛,僅國開行目前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儲備的外匯項目500多個,融資總需求達3500億美元。

  不過,在一段時間內,政策性金融將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進出口銀行副行長孫平表示,“一帶一路”建設的一些項目存在投資期限長、商業回報低的情況,迫切需要政策性金融參與到裏面,政策性金融特別是進出口銀行的“兩優”貸款一旦進入,開發性金融也願意進來,商業性金融自然也可以進來。

  據中國銀行業協會專職副會長潘光偉介紹,目前“一帶一路”沿線項目中國金融機構參與較多,國際性金融機構包括開發性金融機構參與較少;政策性銀行向縱深發展,但商業銀行的積極性有待提高;傳統金融産品比較豐富,但創新型的金融産品比較少。

  “‘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資金需求量很大,不僅僅需要加大投融資的合作力度,還涉及大量的配套金融服務,要求中外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強合作,互利共贏,構建一個由政策性銀行、商業銀行和國際性開發機構組成的多元的、開放式的金融服務體系。”潘光偉説。

  據介紹,亞投行已經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的9個項目提供17億美元貸款,“絲路基金”投資達40億美元,中國同中東歐“16+1”金融控股公司正式成立,這些新型金融機制同世界銀行等傳統多邊金融機構各有側重、互為補充,形成層次清晰、初具規模的“一帶一路”金融合作網絡。

  財政部部長肖捷14日在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促進資金融通”平行主題會議上表示,為推動形成長期穩定的融資安排,破除融資瓶頸,更好地支持“一帶一路”建設,中國財政部提出《“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與阿根廷、白俄羅斯等26個國家財政部門達成共識。

  此外,中國財政部還與世界銀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6家多邊開發銀行簽署了《關於加強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相關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

  編織“一帶一路”自由貿易網絡

  中國將積極同“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發展互利共贏的經貿夥伴關係,促進同各相關國家貿易和投資便利化,建設“一帶一路”自由貿易網絡,助力地區和世界經濟增長。本屆論壇期間,中國將同30多個國家簽署經貿合作協議,同有關國家協商自由貿易協定。中國將從2018年起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貿易暢通的作用更加凸顯。沿線國家的産品、服務、技術、資本等源源不絕進入中國,同時,“中國製造”、“中國建設”、“中國服務”也在沿線地區廣受歡迎。

  “預計未來5年,中國將進口超過8萬億美元的商品,對外直接投資將超過7500億美元,出境遊客將超過5億人次,這將為世界各國帶來巨大商機。” 商務部部長鍾山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推進貿易暢通”平行主題會議上説。

  “我們希望大力推進我國的貿易促進計劃,直接投資對此可望起到重要作用。”波黑外經貿部部長米爾科沙羅維奇坦言,作為投資的凈流入國,波黑希望通過吸收投資促進本國的産業升級,也希望中國給予支持。

  “在過去26年裏,我們的經濟取得了不間斷的增長,這得益於我們自由的市場。自由貿易支持了澳大利亞的經濟增長,我們是堅定的自由貿易支持者。”澳大利亞貿易、旅遊與投資部部長史蒂文喬博説。

  商務部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6年,中國與沿線國家貿易總額超過3萬億美元,對沿線國家投資累計超過500億美元。中國企業已經在20多個國家建設56個經貿合作區,為有關國家創造近11億美元稅收和18萬個就業崗位。預計未來5年,中國將從沿線國家和地區進口2萬億美元的商品。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地區),貿易仍是拉動經濟增長的強大引擎,‘一帶一路’倡議提出的近四年來,沿線地區無論是普惠貿易、綠色貿易、跨境電商等新型貿易,還是包括大額貿易等在內的傳統貿易,都呈現良好發展態勢。”

  “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啟動

  中國願同各國加強創新合作,啟動“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開展科技人文交流、共建聯合實驗室、科技園區合作、技術轉移4項行動。我們將在未來5年內安排2500人次青年科學家來華從事短期科研工作,培訓5000人次科學技術和管理人員,投入運行50家聯合實驗室。我們將設立生態環保大數據服務平臺,倡議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併為相關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提供援助。

  北京師範大學新興市場研究院院長胡必亮認為,創新是推動發展的重要力量,“一帶一路”建設本身就是一個創舉。“一帶一路”創新之路應該包括國際合作的創新、科學技術的創新、制度協同的創新。

  在國際合作創新方面,胡必亮説:“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從國際層面來看,主要是為了構建全方位區域合作新格局。站在我國的角度來看,主要是為了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在新的區域大合作和我國對外開放新格局框架下,不同的資源優勢和經濟結構可以互補,不同的發展經驗可以互學,不同的文明成就可以互鑒,尤其在經濟發展低潮期,通過區域合作而抱團取暖,攻克難關就尤其重要。”

  關於科學技術創新,胡必亮認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儘管各國都採取了許多刺激措施,但世界經濟增長復蘇緩慢,許多國家的失業率和通脹率在高位徘徊,匯率動蕩。因此,尋找並啟動新的經濟增長動能,加快科技創新,就成為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緊要任務。

  關於制度協同創新,胡必亮説:“四年來,通過大合作促進大發展的理念得到普遍認同。加強區域和國際合作的創新性制度安排得到了國內和國際的普遍讚賞,並且形成了創新性的頂層設計方案和一系列的政策安排。”

  海陸天網四位一體聯通

  設施聯通是合作發展的基礎。我們要著力推動陸上、海上、天上、網上四位一體的聯通,聚焦關鍵通道、關鍵城市、關鍵項目,聯結陸上公路、鐵路道路網絡和海上港口網絡。我們已經確立“一帶一路”建設六大經濟走廊框架,要扎紮實實向前推進。要抓住新一輪能源結構調整和能源技術變革趨勢,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實現綠色低碳發展。要完善跨區域物流網建設。我們也要促進政策、規則、標準三位一體的聯通,為互聯互通提供機制保障。

  “道路通,百業興。”

  國家發改委基礎産業司司長費志榮表示,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是各項合作重要基礎,也是重要支撐。加強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符合“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共同利益,對於支持沿線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造福沿線各國人民都具有重要意義。

  事實上,四年來,中國和相關國家共同加速推進雅萬高鐵、中老鐵路、亞吉鐵路、匈塞鐵路等項目,建設瓜達爾港、比雷埃夫斯港等港口,規劃實施一大批互聯互通項目。

  目前,以中巴、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等經濟走廊為引領,以陸海空通道和信息高速路為骨架,以鐵路、港口、管網等重大工程為依託,一個複合型的基礎設施網絡正在形成。

  費志榮表示,在“一帶一路”設施聯通方面,將明確重點,推動實現更大突破。

  “圍繞當前設施聯通面臨的部分骨幹通道通而不暢、各國技術標準不統一等挑戰,我們會共商對策,重點推進關鍵通道、關鍵節點和重點工程,優先打通缺失和瓶頸路段,提高聯通能力和水平。”費志榮表示,相關各方還將加強基礎設施運營管理對接,推進建立統一的協調機制,實現更高水平的基礎設施便利化。

  交通運輸部部長李小鵬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交通運輸部加強了與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建設規劃、技術標準體系的對接,建立推進彼此互聯互通的工作機制,確保互聯互通能夠有目標、分步驟地進行。

  據介紹,目前中國已與沿線國家簽署了130多個涉及鐵路、公路、水運、民航、郵政的雙邊和區域運輸協定,以規劃促建設,以合作促發展。

  其中,以海上聯通為例,截至2017年5月,我國已與沿線36個國家及歐盟、東盟分別簽訂了雙邊海運協定(河運協定),協定內容均已得到落實,雙方給予對方國家船舶在本國港口服務保障和稅收方面的優惠。我國企業還參與了13個國家的20個港口的經營,海上運輸服務也已覆蓋沿線所有國家。

  (參與記者:周鵬峰、趙靜、梁敏、李苑、李雁爭、于祥明 編輯:林堅、穀子)

關鍵詞: 一帶一路;中國服務;基金新增;新亞歐大陸橋;中國財政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