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進行時:溫情的俄羅斯新西伯利亞

  你好台灣網烏魯木齊5月14日消息(記者張雷  通訊員劉一慧)新西伯利亞是俄羅斯的繼莫斯科、聖彼得堡之後的第三大城市。在極寒的新西伯利亞南航辦事處工作的員工們在機坪零下50度的極寒天氣裏保障航班,蔬菜匱乏,國內帶來一顆大白菜,都會精心仔細地分配在每一餐裏……但辦事處員工全卻對這裡産生了無限的喜愛和眷戀。          

      碩大行李包變成了精緻的旅行箱 

  20多年前, 隨著中俄兩國政治經濟交往的密切,1990年南航開通了烏魯木齊-至新西伯利亞-莫斯科的航班。剛開始新西伯利亞只是作為一個經停站,可是源源不斷的客源使航班一票難求。運營2年後,這條航線改為每週2班新西伯利亞到烏魯木齊直飛。 

  有經濟頭腦的中俄商人往往以旅購團隊出行,可以免簽證。他們週五晚上坐航班飛到烏魯木齊,採購生活必需品,週一返回,以高於原商品3到5倍的價格出售。20年前,這個航班的突出特點就是行李多,櫃臺前經常是大包小包成山,托運一部分,手裏還拎幾個小的進客艙。    近年來,這個航班的乘客更多是學生、遊客和公務旅客,碩大的行李包變成了精緻的行李箱。 

  機場各部門、聯檢單位的人員以及當地居民對南航新疆辦事處員工非常友好,風雨雪天氣在機坪接飛機時,海關、邊檢的大叔們總會伸出胳膊打傘邀你一同上飛機工作,汽車發生故障,主動幫忙維修…… 

  “老楊”一家和“巴布士嘎”的心願 

  伊萬諾夫楊在南航駐新西伯利亞辦事處工作至今已15年,大家都親切地稱他“老楊”。50多歲的他之前對待中國員工有點傲慢。後來,辦事處幫助他的兒子“小楊”到烏魯木齊上大學。經常聽兒子對中國發展的描述,以及親眼所見南航的發展變化,老楊對中國同事再不傲慢了。 

  “老楊”經常深夜送員工回家,“沒問題,放心吧!”這是楊在工作中最常講的一句中文。同事小劉的女兒從新疆去新西伯利亞上學,小劉因為工作忙沒時間去接女兒,請“老楊”幫忙。淩晨3點,小劉下班回家,遠遠看到老楊的小雷諾車停在門前。車內的燈亮著,車窗上都是霧濛濛水汽,女兒在后座位上已經睡著了。老楊眼鏡架在花白的頭頂,坐在駕駛座上低頭看手機。。看到小劉回來,“老楊”在胸前劃了十字,説:“外面很涼,蚊子多,就讓孩子在車裏休息。”,不等小劉説謝謝,他就忙著搬行李,一直把他們送上樓。 

  “老楊”有一個帥氣而靦腆的兒子,“老楊”的母親尤利婭伊萬諾夫娜是一位和藹可親、優雅有學識的老奶奶,當地是俄中友好協會的秘書長,對中國情有獨鍾、一往情深,70多歲高齡了依然風姿綽約。她有個願望,就是讓孫子學習漢語,我的女兒能學習俄語。兩家人將美好的願望轉化為生活的方向,相互照應著各自的生活。 

  “巴布士嘎”是俄語“奶奶”的意思。這位“巴布士嘎”的關心和幫助,讓小劉和女兒快速地融入和領會俄羅斯的文化。有一次“巴布士嘎”要帶她們參加普希金紀念會,提前一個月就要求小劉的女兒練習《難忘的那一刻》鋼琴曲。在普希金詩歌紀念會上,小劉女兒的鋼琴獨奏得到了熱烈的掌聲。 

  現場有人提出疑問:“中國小女孩也知道普希金?”“當然”,坐在一旁的“巴布士嘎”驕傲地説道:“美妙的琴聲已經告訴大家了,在中國很多人都喜歡普希金!” 

  小劉的女兒在新西伯利亞最終以各科5分的優秀成績從中學畢業。這一切都離不開“巴布士嘎”的潛心引導和熏陶,這也是中俄友誼的一個見證。 

  “小楊”為南航中轉代言 

  “老楊”的兒子“小楊”在烏魯木齊上大學後,從以前一説話就臉紅往媽媽懷裏鑽的小胖子,變成了一個顏值很高的帥小夥,用漢語聊天更是談笑風生。 

  2013年開始,南航經烏魯木齊中轉的旅客量激增。為提高國際中轉樞紐服務工作效率和質量,公司急需請人錄製標準俄語中轉服務引導和服務內容廣播詞。這時,“小楊”幫了大忙,在拿到俄文廣播詞後,“小楊”按照俄羅斯廣播特點修改詞句和語法後,開始練習語音。經過多次練習和推敲,又自己花錢到專業錄音棚錄製了中轉廣播詞,圓滿完成了任務。至今烏魯木齊T3航站樓中轉服務區的俄語廣播還是“小楊”的聲音。 

  通過練習廣播詞,“小楊”也熟悉了南航複雜規範的中轉服務的內容和工作流程。每次他在機場出行時,就好像一個受過完整培訓的工作人員,不僅充當翻譯,還經常主動協助和引導中轉旅客出行,儼然成為南航中轉“代言人”。 

  “小楊”在中國學習期間,遊覽了中國的名勝古跡,他喜歡川菜、粵菜,更喜歡杭州菜,流利的中文和學識,給他帶來了很機會。 

   有一天,“老楊”提出要加小劉的微信。小劉説:“不行,你的手機只可以俄羅斯WHATCHAP,不可以中國微信。”老楊笑著從包裏拿出一部新手機,他説是“小楊”在中國給他買的生日禮物。 

  “老楊”不僅有了可以使用維信的中國手機,家庭生活條件也得到很大改善,蓋起了達契亞(農村小別墅),3年內換了3輛車…… 

       《喀秋莎》和《映山紅》 

  “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帶動了中俄兩國間文化交流不斷加深。學校推薦小劉的女兒參加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地區民族音樂,讓女兒演唱《映山紅》。在俄羅斯唱中國歌曲還不容易嗎?可是在初選賽時看到各參賽選手絢爛的演出服飾、飽滿高漲的藝術熱情,讓小劉的女兒心情一落千丈,不想參加決賽。 

      沒想到表演當天,小劉的女兒開口唱起《映山紅》時,小劉的擔憂被現場熱烈的掌聲和一片“嗚拉”聲震顫的無影無蹤。在伴舞演員當中,還有兩位竟然是當地知名的演員!一位是跳冰上芭蕾的,另一個是跳俄羅斯民族舞的。 

  評委老師在現場點評時説:“我去過中國,這首美麗的歌曲就像長城一樣著名。中國人會唱俄羅斯的《喀秋莎》,希望大家和我一樣也會唱這個中國版的《喀秋莎》。説完,他竟然清唱了幾句。在他感染帶動下,現場的歌者與觀眾不約而同地一起哼唱起來。 

  通過很多這樣的活動,小劉和女兒認識了不少當地的文化音樂人士。共同的文藝愛好、彼此的尊重與信任,使他們從相識到相知,並開始了友好的合作。 

  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國立格林卡音樂學院參加俄中德法音樂節,外事院長主動找到小劉買機票。新西伯利亞州國家芭蕾舞團應邀參加新疆舞蹈節,也是全程乘坐南航航班。小劉和同事們在始發站和到到站做了精心的安排,確保各種大型樂器毫發無損。南航週到細緻的服務,贏得了顧客的尊重。南航新疆駐新西伯利亞辦事處也見證著“一帶一路”倡議下兩國人民的交流和合作發展。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