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一帶一路”,改變世界的兩條弧線

  “一帶一路,有你有我。互聯互通,夢想相連”——“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前夕,一首由老撾時下最火歌手演唱的《一帶一路》歌曲紅遍了當地。歌曲MV中,老撾當地姑娘、兒童、商販、漁民、僧侶笑得燦爛。

  而遠在英國牛津,在寫下《絲綢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一書的歷史學家彼得弗蘭科潘眼裏,“一帶一路”是將各個大洲相連的“血管”和“動脈”。“絲綢之路曾經塑造了過去的世界,甚至塑造了當今的世界,也將塑造未來的世界。”

  攤開世界地圖,“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宛如舞動的兩條弧線,一條連接大陸,一條溝通大洋,像老撾歌曲唱的“我們從此海陸相連”。

  世界是每一個人的集合,每個人的感受拼成了“一帶一路”真實的樣子。今天,“一帶一路”兩條弧線不斷延展,飛入各國百姓家,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也改變著世界。

  愛的弧線

  “我的生活有了很大變化。在這裡,不僅有了事業,還收穫了愛情和家庭。”在白俄羅斯安家的“80後”南京小夥邢亮正在“巨石”中白工業園工作。

  由中白兩國國家元首倡建的中白工業園,是兩國合作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標誌性工程,位於絲路經濟帶向歐洲延伸的重要節點。

  3年前,這裡還只是一片曠野。今天,紅色尖頂的俄式建築拔地而起,雙向六車道的主幹道伸向遠方,工業園一期起步區將於6月投入使用。目前有多家企業進駐,今年年底簽約企業將達到20家。

  得益於中白工業園的建設,邢亮在白俄羅斯開始了人生新起點——不僅創業順利紅火,娶了白俄羅斯姑娘,還迎來了他們的“小公主”。

  中白青年的創業和愛情故事,恰是沿線國家和人民收穫福祉的一個縮影。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在哈薩克斯坦,中國大學和科研機構共同建立現代農業創新園,推廣馬鈴薯、玉米、大豆等種植、灌溉、病蟲害防治經驗;在斯裏蘭卡,中國公司給當地村鎮送去了凈水和儲水設備,幫助解決飲水安全和污水處理等難題,預防當地多發的慢性腎病;在巴基斯坦,中國企業建設變電站,解決了夏季電力短缺問題,為酷暑中的當地人送去清涼……

  歷史回望,2000多年前,從長安出發,西出陽關,連通歐亞,古絲綢之路在東方與西方之間連起了一條弧線。

  21世紀的今天,絲綢之路早已超越“鑿空西域”的範疇,在更大的空間與跨度上拓展、延伸。在這條路上,有愛、有友誼、有共同的發展。

  “新全球化”

  日前,沿“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航行的“中遠荷蘭”號緩緩駛過埃及蘇伊士運河北端港口塞得港。從天津港出發的這艘巨輪預計5月底抵達比利時安特衛普港。

  “中遠荷蘭”號走過的海路,中國人並不陌生。這條發端于秦漢時期的海上絲綢之路,是千百年來一條重要的世界貿易通道。當年,明代的鄭和從泉州出發,抵達紅海,再返航回國,用了兩年零兩個月。

  今天,“中遠荷蘭”號海上航程大約只需一個月,穿行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途經亞、非、歐三個大陸,見證著“一帶一路”帶給世界的新希望。

  陸路上,一趟趟中歐班列橫跨亞歐大陸,越過萬水千山,牽連起亞太、歐洲多個經濟圈。單在2016年,中歐班列共往返開行1700多列,總行駛里程超過1700萬公里,相當於繞地球424圈。

  無論是陸路還是海上,互聯互通早已超越了物流本身的意義。在“逆全球化”升溫、國際貿易格局深刻演變的背景下,“一帶一路”倡議正在打通世界經濟脈絡,為全球化注入新的動能,引領全球化邁向新時代。

  蘇伊士運河是聯結亞非歐的關鍵結點,也是中國和埃及共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實現深度對接的著力點與增長點。從1990年起就在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工作的賽義德見證了這條運河近30年的興衰起伏。在他看來,“一帶一路”的推進和中國對外貿易的發展與蘇伊士運河的未來息息相關。

  埃及統計數據顯示,每年約有2.5萬艘船隻通過這條運河,其中近千艘是中國船隻。埃及金字塔政治與戰略研究中心亞洲研究項目負責人穆罕默德法拉哈特説,回顧歷史就能發現,“一帶一路”是現實可行的人類偉大工程,是一個“擺在家門口的發展機會”。

  “一帶一路”上的發展與合作,從來不是單向的,也不是單一的。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下,“五通”推動了沿線國家在經貿、交通、發展上的全面對接;中巴、中蒙俄等六大經濟走廊的實施,推進了區域基礎設施建設和自由貿易。近4年來,“一帶一路”建設由點成線,由線及面,改變了全球經濟合作的方式,開拓了國際合作新空間。

  美國有專家測算,傳統意義的全球化以減讓關稅、打通世界市場為主要目的,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一般在5%左右,而開放、包容、共享的“新全球化”將使全球經濟增長10%到15%。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認為,“一帶一路”有望成為引領新型經濟全球化的樣板,以及區域合作乃至全球合作的重要平臺。

  為世界開一扇窗

  這幾日,紐約聯合國總部秘書處大樓一層的弧形大廳裏,“一帶一路”圖片展吸引了眾多聯合國官員、各國駐聯合國外交官的目光。

  坦桑尼亞總統馬古富力從中國承建的東非最大斜拉式跨海大橋--基甘博尼大橋上走過,埃塞俄比亞火車司機在採用全套中國標準的亞吉鐵路線上登車,烏茲別克斯坦慶祝中國承建的“中亞第一長隧道”貫通……一幅幅圖片講述著絲路故事。

  “一帶一路”從歷史深處走來。千百年前,古絲路上,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和人們共享和平,共同發展,成為古絲綢之路留給我們的寶貴啟示。

  今天,在國際形勢動蕩多變的背景下,世界充滿不確定性,西方主導的發展模式和秩序出現失靈。

  世界向何處去?“一帶一路”倡議向世界提供了全球治理的新思維、新模式。“一帶一路”推動跨意識形態、跨區域、跨領域的全面合作,能夠實現全球“善治”。

  弗蘭科潘在《絲綢之路》書中寫道,“一帶一路”倡議以及中國為此做出的巨大投入,都充分表明中國在為未來著想。中國和遠邦近鄰的關係,以及在世界舞臺上所扮演的角色,必將對21世紀産生深遠的影響。

  “一帶一路”這一創想,是為了造福天下這一共同事業而提出,是中國為世界提供的重要公共産品,給世界各國發展打開了一扇窗。它是中國首倡,但為各國共享。“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近4年來,獲得的國際認同和參與超出預期。

  去年第71屆聯合國大會通過決議,首次寫入“一帶一路”倡議,得到193個會員國一致贊同。如今,包括安理會在內聯合國機構的有關決議或文件已不止一次納入或體現了“一帶一路”的內容。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峰會前夕説,“一帶一路”倡議展示出中國為推動全球發展帶來的新遠見。

  “絲綢之路,你我肩並肩,攜手創輝煌。”老撾歌曲道出了老撾民眾對“一帶一路”的企盼。而這,不正是我們所有人的期盼麼?(新華社記者柳絲 吳黎明 參與記者:魏忠傑、李佳、吳壯、鄭凱倫、包雪琳、顧震球、倪紅梅、史霄萌)

關鍵詞: 絲綢之路;弧線;老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