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勇立潮頭 心向未來——訪海寧市萊特繡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勇佐

  2017年12月, 海寧市萊特繡品公司總經理陳勇佐忙的不可開交,公司的生産任務已經安排到2018年上半年,還有不少訂單來不及做,只好交給外面代工了。

  35歲的陳勇佐來自台灣彰化,他創辦的海寧市萊特繡品公司2017年4月才正式投入生産。十年前,他從台灣來到大陸,在海寧一家台資繡花廠工作,管理過生産車間,當過銷售部經理,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廣泛的人脈和專業知識。他對兩岸繡品行業的發展狀況有著深入地了解和認識。

  “台灣的繡花市場大部分是夕陽企業。因為台灣的繡花機已經沒有多少臺了,二三十台吧,總的加起來。台灣現在沒有我們大陸這麼靈活,設備少嘛,排隊嘛,不像我們大陸這邊,你來我就要幫你上去處理了這樣子。

  台灣的本土品牌,可能他們的研發基地,會設在上海,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上海跟深圳是我們大家公認的,算是在全世界的流行的指標裏面,前三大肯定有。那整個流行趨勢都在這邊了,那你沒道理還要在台灣閉門造車。認真説的話,台灣繡花行業的精英,全部都在大陸了。”

  起步不久的海寧萊特繡品公司正走在快速發展的軌道上,雄心勃勃的陳勇佐下一步將增加公司的設備和人力,提高研發力量,源源不斷地把種類多樣,品質精良的産品銷往大陸各地市場,同時打開外銷渠道,走向世界。

  “我的預期是在三年要全部翻回來。對未來肯定是要充滿信心,我是一直很看好。做生意,知道有風險,但是我們還是要往前走。我是覺得我們繡花行業發展的前瞻性,還是大有可為的。”

  十年前,陳勇佐第一次走進大陸。和很多台灣年輕人一樣,對大陸的認識是模糊的。十年後,陳勇佐和他的夫人、孩子都已經長期生活在大陸,他們交了許多大陸朋友,融合到了當地的生活之中。

  “我是2007年4月份到大陸這裡來。其實07年之前。大陸給我的一個刻板印象就是很保守,不知道能不能適應。還沒來的時候,只知道可能我們大陸,上海,深圳,包括北京,這些地方,可能比較熱鬧發達。海寧那個時候我上網搜了一下,只知道有這個錢江潮,就感覺可能比較這種農村的感覺。但是到了08年09年的時候,海寧就發展的太快了。蓋房子啊,廠房啊,這個建設好快速。那個時候大陸的市場,真是太蓬勃了,潛力股太多了。一直到11年左右。就感覺這裡是屬於我發展的地方。那時候就想長期的在這裡好好的做下去。

  所有的大陸朋友,有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朋友他們都説我是非常好溝通的。他們還蠻喜歡和我聊天的。”

  陳勇佐的妻子薛毓琤是一位來自高雄的女孩子,在台灣工作期間就曾經來過大陸,大陸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所帶來的機遇也吸引了她。2009年,她也來到了大陸工作,這既滿足了戀愛中男女相聚的願望,也實現了攜手創業的夢想。薛毓琤説:

  “我覺得創業肯定都有它困難的地方,因為萬事起頭難,問題都會有。年輕就一次嘛,來試試看嘛。那我覺得我們至少在海寧這邊還是得到很多的幫助。生活現在真的很方便了,我出門可以不用帶錢包了,如果不想買車,我滴滴打車很方便的,那我買東西可以上淘寶,馬上就到了。我也有朋友到這裡來,他們也是看到這個市場也覺得不錯,他們也想來這邊,那我就説肯定這邊好啊,人口占比那麼大,這邊需求量肯定更大。”

  浙江省海寧市坐落于長江三角洲南翼,在2017年度全國中小城市綜合實力百強縣市中,海寧排在了24位。在2014年發佈的福布斯中國大陸最佳縣級城市名單中排在第八位。海寧還有天下奇觀錢江潮。從2007年到現在,台灣青年陳勇佐見證了海寧的發展速度和良好的市場環境,所以,他把自己的創業地點選在了海寧市:

  “為什麼要選擇海寧?第一個我們的客戶都是在江浙滬,我們海寧這個地方,到上海也近,到杭州也近,到寧波也近,跟著幾個很重要的樞紐城市,都距離不遠。而且因為有太多的客戶,太熟悉,已經長期的互相配合,我本身就對這個行業很有興趣。然後就想説反正客戶也這麼支持我,那到不如就自己先出來做做看。”

  在跨海而來台灣年輕人中,對上海、北京、廣州、深圳等大城市印象都比較深,然而像海寧這樣的中小明星城市同樣有著眾多的商機和放飛青春夢想的舞臺。

  根據2017年9月30日台灣的《遠見》雜誌所做的民調,現在台灣有六成年輕人願意到大陸工作。祖國大陸各相關部門也出臺了一系列支持台灣青年發展的政策,激發了台灣青年到大陸就業創業的熱潮,加深了兩岸青年的交流融合,給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采編:陳江濱 杜傳 製作:江凱 審稿:陳江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