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互幫互助 共創未來——訪廣州台灣青年之家會長鄭明嘉

  廣州市天河區的眾創5號空間是個佔地3萬平方米的創業社區,這個由廢棄舊廠房改造而成的創業空間,充滿了藝術的氣息。 眾創5號空間也是著名的“廣州台灣青年之家”的所在地。

  廣州台灣青年之家會長鄭明嘉在介紹成立初衷時表示:成立這個台灣青年之家,就是希望“以臺引臺,以臺助臺”,讓先行一步的台灣年輕人來幫助新來的台灣年輕人,讓新來創業的台灣年輕人少走彎路,更容易找到成功的方向。

  鄭明嘉説:

  “剛來到這邊。大概花了半年的時間來了解廣州市。路在哪兒?道在哪兒?哪有什麼東西吃?相關的手續怎麼辦?經歷的困難相當多。我自己最早是做教育培訓行業。我就前前後後花了八九個月來適應。八九個月是完全沒有收入的,每天都在花錢,也沒有辦公室。

  一開始本來是想跟朋友一起來做醫療器械的行業,以前我在台灣也是在一家很大的醫療企業集團工作,工作了快十年。我呆過四個部門,業績不斷往上成長。後來覺得什麼都學會了,應該出來,可以好好奮鬥一下,開始創業。到了大陸這邊才發現跟自己以前想的不太一樣。你要適應它,你要花很多的時間精力金錢和體力。”

  鄭明嘉會長雖然在台灣做的不錯,但年輕的他正處於富有夢想和冒險精神的時期,他期望在更大的舞臺上創造自己人生的輝煌,期望放飛自己夢的翅膀!但無論到何處,創業總是艱難的。

  “剛來的時候想的比較容易,比較天真。來了以後,你就會覺得其實,困難還是非常大的,你要去結交這裡的朋友,你必須得接地氣,必須得花很多時間去研究市場。

  你要跟本地年輕人去拼。要有一定的抗壓性。因此前兩年是花很多的時間和金錢,那一段時間碰到很多的困難,甚至失眠呀,甚至無奈呀,你又不想把這種痛苦告訴家人。兩三年的這種心路成長歷程是要承受的。但我還是覺得自己做這件事是對的,不想認輸。經過四五年的時間,才讓整體的狀況,慢慢好轉起來。後來跟一些青年朋友成立這個台青之家,也是這幾年心路歷程之後的結果。”

  鄭明嘉會長在回顧自己來時的道路中深刻體會到了創業的艱辛。當他看到,越來越多的台灣年輕人跨海而來,越來越多的台灣青年到大陸創業時,鄭明嘉想到了成立“廣州台灣青年之家”,協助台灣青年到大陸創業,幫助台灣年輕人解疑釋惑,讓自己的鄉親更快找到創業的方向。

  “你會發現很多在來廣州的台灣青年具有創造力,也有很好的項目。可是他要來這邊落戶的時候,會遭遇到很多的困難。不熟悉的環境,不熟悉的項目,連租房子都不知道怎麼做。就像當初我來一樣,所以台灣青年來朋友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來適應。

  台灣的一些青年學生非常優秀,跨過台灣海峽來大陸,創業,確實很不容易。我經歷過初期的創意失敗。我現在都會把這些經驗分享給年輕人聽。”

  2016年5月,“廣州台灣青年之家”入駐眾創5號空間,正式開始運作。在大概一年的時間裏,“台灣青年之家”已經在兩岸舉辦了60場活動,參與活動的台灣青年超過一萬人次。

  鄭明嘉介紹説:從2016年9月開始,我們每個月都會返回台灣,深入到台灣校園去做創業分享會,去各個大學的育成中心介紹廣州的真實情境。

  現在“廣州台灣青年之家”去島內高校做活動的“名單”已經增加到了20個。定期化的説明會,使越來越多的台灣高校認可了“青年之家”這個交流的平臺。説明會上,既充分介紹大陸市場的巨大機遇,同時也提醒台灣青年,大陸雖然創業潛力巨大,但只要是創業,都要做好吃苦的準備。

  “台灣青年不像中國大陸這樣,大陸的青年唸書的時候500公里1000公里,甚至2000公里的上學路程,早已養成了獨立的習慣。台灣的學生最多的離家三四百公里,就是一個很大的距離了,獨立性還比較差。因此來大陸創業是比較辛苦的。想創業要有很大的抗壓性和異於常人的本性。

  我來大陸八九年的奮鬥,本來跟朋友一起來,後來朋友受不了就回去了。曾經也感覺要支撐不下去了,也想回台灣了,但是感覺如果放棄了,一切努力都白費了。我在台灣都是一覺睡到天亮。到大陸常常失眠,半夜醒來,想創業這個問題。後來還是堅持下來了。

  一開始家裏對我很不理解。你在家裏過的好好的,為什麼要到大陸來吃苦?台灣在經過第二次政黨輪替,經濟一直是在內耗,一直沒有辦法轉型成功,而大陸卻一直不斷在成長,大陸GDP在2000年的時候才是台灣GDP的四倍,現在已經達到快25倍了,我有看到這個成長,所以想來大陸來奮鬥。”

  如今,創業已成為大陸許多年輕人的選擇,而海峽對岸的台灣,越來越多年輕人來到大陸求學、就業、創業,他們期望能夠搭上大陸高速發展的快車,成就自己的青春夢想。很多台灣年輕人不只從歷史文化的淵源,找到了自我認同,更從未來事業的前景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采編:張彬 製作:江凱 審稿:陳江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