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我的“詩和遠方”在大陸——台灣青年李偉國的創業之路

  

  “如果今天你只是想要過一個比較穩定的生活,不要管之後的話,那你就在台灣吧。但是如果你往遠處看的話,他發展的可能性,他的未來的詩和遠方,還是大陸來的更好一些,應該説好非常多。”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當許多同齡人還在迷茫“詩和遠方”到底是在腳下還是在心裏時,80後台灣青年李偉國已經做出了選擇,離開家鄉、來到北京。

  “我們留在這邊北漂,大家都很尊敬我們,覺得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但是這件事一直都在發生,所以我覺得來大陸這邊就是要破釜沉舟。當然在台灣我也有不錯的一個工作,同時又有一個比較好的社會影響力,但是一直覺得好像自己很快就到達所謂的天花板,所以我就覺得説不甘心我的人生就是如此,從去年我就下定決心要來大陸這邊發展。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大陸的房産開發商,大家都覺得很好玩,一個台灣人來大陸賣大陸房子給大陸人,但事實上我最後做到了銷冠,讓大家都跌破眼鏡了。但是當時也證明,只要我肯努力,其實台灣的青年在這邊還是很有發展的一個角色。”

  在兢兢業業工作的同時,李偉國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追求更高的理想,發揮更大的影響力。2017年4月成為一個特殊的節點,李偉國再度放棄令人羨慕的高薪,加入華燦工場,擔任合夥人兼總經理,從此開啟了自己的創業之路。

  大概有快一年的時間,我就在想説,這麼大老遠跑來大陸,你還是想要追求更高的理想跟抱負,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所以我剛好有個因緣際會,就是民革中央他們有做一個華燦工場,覺得我還不錯,就希望我來一起加入。那我想一下我覺得這是一個蠻有意義的事情,不只是能夠可以有更大的發揮舞臺,重點是可以幫兩岸幫助青年朋友做更多事情,所以我就加入了。

  北京中關村大街,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車流,閃爍的霓虹,夢幻的招牌,從“電子一條街”到雙創服務平臺,這裡每天都在上演傳奇。李偉國和他的團隊就是在這裡書寫創業故事,實現人生價值,回饋兩岸社會。

  華燦工場他其實就是扶持兩岸青年創新創業的一個平臺。一般大家孵化器有的功能我們都有,那我就想講兩個比較有特色的。第一個就是我們這邊要協助華燦獎的ip成果轉化,讓好設計成為好品牌。第二個我想分享的是螢火蟲聚光計劃,我們希望幫助一百個純台資的台灣團隊來落地發展。華燦工場第一個空間在中關村海龍大廈,從去年到現在已經孵化了快70個團隊。第二站就是在成都,鎖定的是智慧製造。第三站會想要到深圳去。

  青年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受益者,也是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重要力量。李偉國説,作為兩岸青年創新創業基地,華燦工場也期待能為兩岸交流融合提供更多便利,推進共同繁榮。

  “我希望可以幫助更多的台灣想要來大陸發展的年輕人,然後一起讓兩岸融合在一起!習總書記他特別説要率先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的機遇。所以我的終極目標是希望可以打造兩岸青年的共同家園。只要來這邊,不管是就業的、求學的、創業的,我希望可以一站式的幫助他們。就讓他們覺得説,你今天來北京,雖然大家都説北漂很辛苦,但是至少在中關村有個地方它是熱的,它是有溫度的。三個服務吧,年輕人服務年輕人,台灣人服務台灣人,創業者服務創業者。”

  夢想的實現總是離不開腳踏實地的辛勤付出,李偉國一直強調,現在的成績是他破釜沉舟、一點一滴打拼來的。他建議想到大陸奮鬥的台灣青年要抓住機遇,找準定位,堅持到底。

  “19大後《聯合報》做一個民調,發現大家對大陸的好感度提升非常多。“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這件事情對台灣人來講非常具有吸引力。台灣要怎樣可以乘這部車,我覺得還是要有幾個方向。第一步你要怎樣可以打入大陸的市場,被市場接受,真的有意向來大陸發展的越早來越好,越早能夠接地氣。如果像你比較晚一點來的,可能沒有任何的背景,你就要提早要知道你的什麼地方是可以跟大陸互補,你要能夠創造出這些優勢,這是第二點。第三點我覺得台灣還是有一些比較好的一個素養,比較穩紮穩打、埋首苦幹、敬業的精神你要能夠保有,並且跟大陸這邊能夠融入。”

  創業于很多人而言可能是一種生活的選擇,然而于李偉國,卻是實現人生價值的必由之路。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推動下,李偉國在為兩岸青年創業者提供真正創業機會的道路上不斷前進,也收穫到了屬於自己的那份成長。

  “我來這邊就算是已經下定決心了。我一定就在這邊落地生根了,不能説終老一輩子,但是比如結婚啊、然後生小孩在這邊,我覺得是那是一定要的。

  我現在是在幫忙青年去做創業的服務,這件事情社會價值很高,不只是一個事業,而是一個志業,當越來越多的台灣的年輕人因為我而受惠的時候,那自然而然就代表我成長越來越好。”

  (采編:路煒 製作:江凱 審稿:陳江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