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從“台大學霸”到“創客茶娘”——台灣女孩彭少儀尋夢大陸

  2014年,一個來自台灣南投茶農世家的女孩,辭掉了在台北穩定而且高薪的工作,跨過海峽,獨自來到大陸創業,她叫彭少儀,如今在北京創立了一家小有名氣的辦公室茶飲品牌——山茗公司。

  台灣畢竟他市場就這麼大嘛?雖然説也鼓勵這一塊吧,但是力度不夠大,也沒什麼優惠政策,也沒有什麼扶持可言我覺得,而大陸的話是整個氛圍是不一樣的,大陸的很多投資人,他們是願意真的去栽培你,去投入你。

  出生於茶葉世家的彭少儀在台灣南投外婆家的茶山上度過了無憂無慮的童年。2008年的金融危機直接導致了父親的公司生意暫停,母親投資失敗,股票被套牢…….眼看著自己家裏把車子典當,房屋抵押,彭少儀“好像一夜之間就懂事起來”,一年後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台灣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四年的大學生活豐富卻無波瀾。彭少儀擔任過雜誌編輯、報刊專欄作家、教育顧問等,畢業後她順利進入了台灣頂級的獵頭公司,而在公司開始營利後,彭少儀辭去了萬人羨慕的高薪工作,離開台灣,隻身來到大陸。2014年她在參加兩岸創業論壇研習期間與南開大學的潘忻望一拍即合。潘忻望説:

  和彭少一起合夥,其實是源自一個兩岸的峰會。那時候在峰會上認識的,當時他已經有想來大陸做茶的這個打算,個人給我感覺很有闖勁,經過一個兩個月的稠密的計劃,我們8月份認識的,10月份正式合夥創業。

  彭少儀回台灣之後,和家人進行了深入的商討和調研,對自己的創業有了初步的想法。而此時,她的合夥人潘忻望也毅然推掉其他的創業團隊的邀請,著手于大陸茶葉市場的調研和未來方向的探索。

  2014年10月,彭少儀放下家中的不捨,帶著台灣的好茶以及有限的資金毅然隻身飛到了離家1800多公里外的北京,和潘忻望一起開始了他們的大陸創業路。彭少儀説:

  我來北京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除了我的合夥人以外,當然他也不是北京人,對於北京一直有很深的情感,我一直想來這個地方看看,一開始我們住在中關村附近,在人大西門那邊租了一個隔板房,也沒有暖氣,就開始紮根下來。我所有的人脈啊圈子啊都是從零開始建立起來的,那時候前兩個月我花了大多的時間都是在參加各種各樣的活動。

  身在都市,而心在山野,是彭少儀希望帶給大家的茗茶感受。大多數年輕人對茶文化了解甚少,茶本身承載的厚重文化意蘊反而使人們敬而遠之,面向都市白領的辦公室茶飲更是亟待開發的藍海市場,這使得彭少儀下決心發揮所長,做一款“屬於年輕人的茶”。經過摸索,彭少儀最終打造出自認口感與特點都最適宜辦公室飲用的茶,她發明的挂耳濾袋加原葉茶沖泡方式——“辦公室濾泡茶”也成功申請了專利。

  我們會選擇互聯網這種方式去創業,主要是考量自身其實對於那些老一輩,那些前輩在行業內已經混了幾十年來説,我們其實沒有太大優勢的。我們也沒人,也沒錢,也沒渠道,那到底應該怎麼做呢?那一定是借由現在互聯網的一些工具,手段,讓自己的生意能夠用最低成本的方式讓大家看見,讓大家聽到。

  一杯茶湯端上來,懂的人,能看到背後的艱辛。選茶、測試、泡茶濾袋以及茶托等等,對每一個小細節的把控,都將影響茶湯最後的味道。線下店合作加盟商鄧志勇也認為,年輕人做出的茶更符合年輕消費人群的定位。鄧志勇説:

  他們的産品,我覺得很符合我們的這個人群的定位,就是相對年輕一些,然後又是一個創新的東西,再加上他們很有想象力,他們可以把一個傳統的東西做的不一樣,那在這個地方我們的切合度其實非常的高,然後針對我們這個用戶群的話,我們感覺這個群體也會特別的喜歡。

  創業的過程,讓彭少儀領悟到,在人與人之間,沒有人能夠永遠地、一味地索取,在獲得認為理所應當的一切時,有沒有想過,自己給這個社會帶來過什麼。對未來的路,彭少儀依舊沒有十足的把握,是否能夠成功。

  每一次融資其實都是挺困難的,這種産品就是應該找到一個對的投資人,願意去看你的這個領域,然後願意相信你的投資人,但其實大多數的投資人都不是這樣,所以你要一直去這樣的找,找到自己也契合的,對方也覺得你好的,兩個nice的那種人,所以其實尋找的過程重視最困難的。

  回台灣時,有人告訴她:別被大陸的創業潮騙了,你們都是大海中再小不過的浪花。但彭少儀説“只要夢想時刻地在指引著我,我就永遠不會走偏。”

  我覺得我來北京的這個決定,應該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對的決定,我覺得創業這條路的確是最適合我的,不管現在這個事業能不能成功,我以後肯定還是往茶的這條路上去走,就讓大家來見識一下,一個台灣茶娘能夠把茶做的有多美好。(采編:趙曉培)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