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無情懷不文創——連泰瑞眼中的匠人精神

  連泰瑞:那是互動的項目,你可以來試試看。敲自己的名字,把你的英文的縮寫,直接打上去,做一個小筆記本。記者:它有格子,然後照著這個來打點。連泰瑞:對。

  説話的這位是上海麥可將文創園總經理連泰瑞,他介紹的是園內的一個互動項目。麥可將文創園坐落在上海閔行區七寶鎮,它集體驗、教育、展會、消費、飲食為一體,園內融合了很多獨家的工匠、設計及文創商業模式,如同一座文創的博覽館。

  那麼,這樣一家獨具特色的文創園是怎麼創立的呢?1992年,連泰瑞的父母到上海投資設立了一家紡織園區。1999年,連泰瑞接班經營,但從小就喜好藝術的他,心中一直有個做文創産業的夢。

  我自己以前喜歡學畫畫,我父母希望説我要接家業,那其實自己心裏對藝術方面的東西,還是一直唸唸不忘。到家裏決定説轉型去做文創的時候,那時候我是很開心的,我連續好幾個晚上我都睡不著,我就是一直在想,哇,我有什麼能做我有什麼能做。每天起床就是迫不及待地要去跟這些老師們聊天,然後你這個東西可以跟什麼創意結合啊,然後跟對這個文創有興趣的人我們去聊合作。

  雖然有一顆文藝的心,但畢竟出身商人家庭,連泰瑞在規劃文創園的時候,有著明確的目標——要做就做到最好,為此他不惜花三年的時間做市場調研,和上海、台灣兩地四百多家文創業者交流溝通,深入了解他們的需求、理念,然後才一點一點將心目中的文創園打造出來。正式建立這個園區雖然只有兩年,但是這中間的招商,可以説非常的嚴謹:

  第一,必須是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屬於最專業的那一塊。第二個,不能只有産品。我們園區每一家都帶著體驗進來,每一家都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最重要一點,我們的文創業者它必須真的很愛這個東西。你像我們的園區的業者,他們都很有情懷,都願意投入時間、精力,把産品開發好,把體驗開發好,讓來的人有最深刻的那種感受。我們一直強調,沒有情懷不要做文創,沒有情懷其實就是做不好文創。但是你專心地把這個文創做好了,錢自然會過來。

  無情懷不文創,這是連泰瑞對園內近六十家文創業者的要求,也是他一直奉行的理念。正是因為這種情懷,吸引了一大批兩岸的文創業者加盟,台灣知名文創品牌“紙箱王”就是其中之一。實際上,“紙箱王”成為入駐商家,過程也頗為曲折:

  當時我跟紙箱王談了不下三十次,整整談了三年。我們在文創業界裏面沒有人認識我們,跟紙箱王談的時候,另外有幾個財團都在談,我們算是條件最差的。但是我就記得最後一次我們談成的時候,是我把紙箱王的老闆帶到我自己樓上的一個房間,全部都塞滿所有各式各樣我收集紙的工藝品、紙的書籍、紙的創作。所以紙箱王的這個老闆看到了他就跟我説,‘你真的喜歡文創對不對?’我説,‘是,我真的很喜歡文創’。就這樣子,他就把這件事情拍板掉了。

  連泰瑞説,文創人會吸引文創人。園區內的文創業者,有的作品上了中國共産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大型成就展,有的在國際上比賽獲獎,還有像台灣少數民族上海文創館總經理蔡順成這樣,以製作泥塑聞名,被大家親切地稱為“泥人蔡”:

  這個董事長(指連泰瑞)蠻有心的,他不是隨便找廠商進來,要經過他們的審核。我是做泥塑的嘛,像我們公司把台灣少數民族很多設計師的産品帶過來。泥塑的商品,表情每個都不一樣,喜怒哀樂,把它設計成一個文創商品。

  如今,連泰瑞已經在大陸生活了十多年,他時刻感受著大陸的種種變化,尤其是在文創行業,隨著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重視文創:

  我剛來的時候,大家的經濟條件還沒有那麼好,前年我們開始做文創的時候,就可以看得到整個社會的風氣已經有巨大的轉變了。這兩年,我們受到大量的邀約,包括特色小鎮也好,商業改造,甚至住宅地産都在找我們合作。

  雖然上海麥可將文創園才剛剛起步,但在連泰瑞心裏卻已經有了一種使命感。未來他計劃打造一個文創平臺,讓更多的文創業者從中受益:

  現在整個市場上充斥著快速消費文創的這種趨勢。那我們希望説,成為一個文創平臺。讓好的文創業者可以發光發亮,然後讓整個文創進入一個正循環。把好的文創資源全部都對接起來,把業者跟消費者、投資者幾方面的需求全部都在我這邊可以做一個連接。

  在連泰瑞看來,大陸社會正慢慢沈淀,急躁的氛圍在逐漸改變,這種沈淀的氛圍對文創是非常關鍵的,也是他能成功將老廠房改造成文創園的重要原因。連泰瑞希望,未來文創的價值能在祖國大陸得到更多的肯定,而他也可以跟他的文創業者們走得更遠。(采編:溫爾雅)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