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在繼承中創新成長——雄心勃勃的台商二代

  2013年,25歲的台灣青年陳俞帆剛從美國畢業,便來到雲南,他的父親陳嘉雄創立的昆明統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經是雲南省蝴蝶蘭産銷排名靠前的企業之一。企業金融專業研究生畢業的陳俞帆希望用自己的所學的為年邁的父母減輕負擔,也希望助力自家的産業更上一層樓。陳俞帆説:

  “因為畢竟我 有那個機會到美國讀書,也就是因為雲南這邊讓我家庭在這邊可以發展到今天這樣子。我父母親也年紀不小了,當時考慮到説希望能夠減輕他們精神上的壓力。我是希望説我不一定需要或者我家人不一定需要每天守在這邊才能夠運營的一家這樣的公司。

  可是躊躇滿志的陳俞帆來到雲南後卻發現一切和他的想象似乎有很大的差別:長期在國外生活的他用中文溝通都有障礙、東西方文化、思維的碰撞和差異又時常讓他無所適從,最重要的是他並沒有接手父親在雲南的蝴蝶蘭生意,而是被安排在一家按摩館上班。

  “在美國畢業完了之後,我也是有很多的朋友想要開自己的公司,也是有很多的朋友希望我加入他們的項目。對於一個學企業金融的,現在要我去學按摩,我當時也是非常的無奈。我美國跟我一起畢業的同學,他們都是在美國四大銀行裏面上班的。當時一問我就是説那你現在做什麼?我現在是按摩師了,心理上肯定是有些落差的。”

  不過在按摩館工作期間,一次意外的經歷卻讓他改變了對工作、對生活的態度,也讓他開始樂於嘗試和接受所有的改變和安排。

  “有一天晚上,有一個客人打電話過來説他媽媽是癌症已經晚期了,聽説我們這裡有台灣的牛樟芝。説他現在能夠為他母親做什麼事情也是儘量去做,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能夠真的解決她的病啊之類的。看到他這樣子,我也就送了他一盒,差不多隔了一個月吧,從他那邊拉過來的客人,營業金額上來講就超過了10多萬。你幫助到了別人,其實他們回饋給你的會更多,我就變成説每次每天到公司,不是説今天能夠賺到多少錢,而是今天能夠幫到多少人。”

  如今陳俞帆已經離開按摩館,他以更加樂觀的心態、更加積極的狀態和父親一起打理著家裏的蝴蝶蘭生意。作為生意場上的新人,他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安排得很充實:學習、培訓、下基地、考察市場,樂此不疲。

  即將步入而立之年的陳俞帆仍然為夢想努力奔跑著,生意上已經逐漸步入正軌,但感情生活卻還是一篇空白,他説現在好像已經忙得沒時間談戀愛了,一切隨緣就好。

  和陳俞帆年齡相倣、同樣也是二代台商的謝竣宇三年前追尋父輩的腳步來到雲南,不同的是,這三年他不僅收穫了事業的進步,還收穫了浪漫的愛情。

  “我剛來這邊覺得這邊挺好玩的,心沒有定下來,後來就參加各種活動,我們是先當了一年的朋友,真其實蠻奇妙的,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想過結婚這個事情,中間還一度為了她怎麼不説要娶我啊這種事情一度分手過,後來也是因緣巧合吧,然後我覺得我們還是蠻合適的。”

  原本在英語培訓學校就職的女友,由於看到留學培訓行業巨大的商機,決定自己創業,成立外語培訓中心。於是兩人各自發揮特長,彼此扶持、互相促進,女友負責教學,謝竣宇則承擔運營方面的工作。

  現在謝家在雲南的保健食品生意漸趨穩定,剛剛成立不久的培訓中心也有了穩定的生源,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但是這幾年謝竣宇一路走來也並非一帆風順,不過大陸對創新創業的扶持和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氛圍,讓他一路堅持下來並沒有覺得太難。

  “求生存我覺得還是很不容易的:下個月的員工的工資不知道從哪發、下個月房租租金要交了不知道從哪把這個錢扔出來、我這個營業銷售為什麼都一直沒有起色……在大陸這邊已經是一個相對來説比較適合創業的地方了。在台灣的時候我們都想著要好好唸書將來要可以找一個好的工作,但在這邊不一樣,我要好好唸書、我要努力工作,將來我想要去改變這個世界。”

  從三年前初到雲南的徬徨懵懂,到如今感情穩定、事業多元發展,謝竣宇在一點一滴的收穫中感悟著人生。雖然當初父輩為他打下了不錯的基礎,但他也深知終有一天要靠自己的雙手撐起一片天。

  “我也常常會跟兩岸的朋友交流,除非你家裏的資産是幾千萬、幾個億的資産,你可以來考慮需不需要來繼承這個問題,要不然的話,我們年輕人永遠都是靠我們自己的腦袋跟雙手來走出一片天。”

  太陽轉身處,一條北回歸線穿過了台灣嘉義和雲南墨江,讓雲南和台灣的人文地理、民俗風情越發親近。台灣青年陳俞帆和謝竣宇如今已經很好地融入雲南,並且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2017年2月,雲台青年創業就業基地的成立更是給他們以及更多的台灣青年提供了施展才華、實現夢想的舞臺。相比市場相對飽和、競爭更加激烈的東部城市,年輕的朋友來到西部、紮根雲南,也許會發現不一樣的創業故事。

  (采編:王琨 製作:江凱 審稿:陳江濱)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