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飛而起的航天小城——海南文昌龍樓鎮

  長期以來,説起海南文昌,很多人會想起有名的美食文昌雞。説起文昌的龍樓鎮,可能很多海南本地人都不知道。但是如今,文昌龍樓鎮因為航天、因為衛星發射,讓它成為遠近聞名的航天城、明星小鎮。

  2018年9月20日,龍樓鎮艷陽高照。站在文昌航天城大酒店陽臺向南望,椰林環抱處聳立著兩座高樓一般的塔臺,那便是推動“長七”“長五”直上雲霄的一、二號文昌航天發射塔。

  46歲的薛英剛是龍樓鎮星光村村民,他家的老宅原來就在離發射塔幾百米遠的地方。佔地1.6萬多畝的航天發射場,核心地帶就是他們以前生活的地方,薛家幾代人一直在這片土地上謀生,捕魚、種地……直到2007年,中國第四座航天發射場建設項目的降臨,徹底改變了他們的命運。“05、06年有探測,當時也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後來就去了解,到村裏打探,他們就説探測之後可能要在這邊建個發射基地。”

  星光村原來很貧困,村民住的都是瓦房,下雨的時候,雨水會漫進屋子裏。小時候,薛英剛常常和小夥伴們一起到海邊撿海螺,晚上有時露天睡,看著滿天星斗,看著流星飛過。那時他的腦海裏,就對太空充滿了想象。2009年,文昌航天發射場破土動工,薛英剛的命運也由此發生了改變,他決定蓋一棟九層高的樓房開酒店。“原本很偏僻、很落後的,就靠種植,靠海邊打魚。有這個項目之後,旅遊業比較好,很多人過來旅遊參觀、看發射,最好就是做個小旅館,換個行業,這個比較穩定一點,一站式投資,慢慢收。”

  薛英剛將自家的酒店取名為“文昌航天城大酒店”。沒想到,生意比想象中的還要好。2010年,酒店一開張,就有大批航天項目建設者入住。緊接著,當地的旅遊也逐漸熱鬧起來,待火箭發射日期臨近,52間客房提前一週就早早被預定滿了。與此同時,龍樓鎮上的酒店也從最初的兩家,逐漸發展到大大小小20多家,希爾頓等五星級酒店也開始進駐。很多曾經和薛英剛一樣的農民,紛紛轉向酒店、餐飲等服務行業,吃上了“航天旅遊飯”。

  自文昌航天發射場2009年9月動工建設以來,瓊島古邑逐漸變身航天新城。“航天大道”“航天社區”“航天小學”……如雨後春筍般的航天元素,融入城市經濟社會發展,凝聚起新時代的航天力量。

  在距離文昌航天發射場7.2公里的好聖村,正在美麗鄉村建設基礎上,向航天科技小康村轉型。好聖村原是龍樓鎮紅海村委會的一個自然村,是一個僅有11戶68口人的小漁村,如今借著改革開放的東風、乘著航天的翅膀,已經變成一個集本土民俗風情、航天文化、航天種養産業、航天科普、航天體驗為一體,以“航天元素”為特色的農莊,是觀光旅遊的好去處。村委書記符和樂介紹説:“打造美麗鄉村之後,環境美了,然後要使老百姓收入、生活水平提高,我們這裡叫“造血功能”,多功能于一體,養雞、養鴨、種抗生瓜菜,也解決了村裏村民的勞動力問題。”

  之前長期在海口打工的吳海波,得知自己所在的好聖村要被打造為海南首個“航天科技小康村”,在看到了家鄉廣闊的發展前景後,她果斷辭去了海口的工作,現在在家門口的海天一舍餐廳擔任領班。“我是好聖村的村民,在我們村可以吃上旅遊飯,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政府給我們修這個主要是改變村民的收入、增加村民就業的機會。”

  和吳海波一樣,不少原本一直在外地打工,種過地、做過保安的普通農民,現在也在政府的幫助下,學會了技術,成了當地的致富帶頭人,年收入穩定在10萬人民幣以上。

  黑山羊帶頭人説:“現在我們這邊開發了,環境變好了,回到農村。因為我們文化水平也有限,現在在政府幫助下學點技術、搞點農業也是不錯的。現在我們合作社有18戶貧困戶,他們用政府的扶貧基金入股到裏面,合作社保證貧困戶每年以他的扶貧基金15%分紅給他們。現在生活越來越好了 。”  

  航天科技加上優美的自然環境,讓好聖村和附近的村民吃上了“航天飯”,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飯店老闆娘説:“務農的時候生活都是很困難的,要有小孩上學的話,生活都轉不過來。改造以後就變成旅遊村莊了,遊客也多了,一般就是禮拜六、禮拜天旅遊的比較多,好多都是慕名而來。”

  因改革開放而生,因航天科技而興,這是海南文昌龍樓鎮發展最生動的寫照。海南文昌市長王曉橋表示:“通過航天,航天圓夢,也是國家的發展讓老百姓感覺到真正的幸福感、獲得感。”

  可以預見的是,在中國未來的航天之路上,龍樓鎮乃至整個海南文昌市都會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對台灣節目中心出品

  監  制:樂艷艷

  策  劃:陳江濱 謝際爭 劉立忠

  審  稿:陳江濱

  採  編:王琨

  播  音:王琨

  節目製作:江凱

  新媒體編輯:魏倩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