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民的日子有了“幸福回甘”——雲南普洱

  

  

  雲南普洱,是祖國大陸西南邊陲的一座小城,茶馬文化在這裡起源,在這裡興盛。這裡曾經山荒地貧,交通閉塞,但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普洱在綠色産業的帶動下,山民日子都有了“幸福回甘”。

  

  普洱茶山

  

  茶樹上的嫩葉

  在雲南普洱城郊的南坪鎮整碗村,普洱新華國茶有限公司擁有1700畝的有機茶園,漫山遍野的古茶林裏常常能看到山民採茶的身影。

  

  雲南省普洱茶協會副會長、新華國茶總經理包忠華接受記者採訪

  雲南省普洱茶協會副會長、新華國茶總經理包忠華説:“像現在我們在這個地方是整碗村,這裡的海拔是1300-1500米,它就是以種茶葉為主,整碗村茶葉種植有兩萬多畝,每家每戶都是以茶葉為主的。茶葉是我們當地老百姓脫貧致富的一個主要産業,它涉及的面特別廣。從種植、採摘、加工、交易,形成一個非常大的産業鏈。我們普洱的人口大概有260萬多一點,大概有150萬的人涉及茶葉。”

  

  記者尋訪普洱採茶過程

  普洱太多人與茶結緣。茶農阿承和他的妻子、岳母岳父都在新華國茶公司做茶農,茶農阿承表示,我從2011年開始來這裡做茶農,來這裡種茶已經五六年了。我個人感受,在這裡各方面比在農村家裏各方面要好一點。我們老家來這裡做種茶的人太多了,我們鎮子裏在我們這附近就有三四十戶人家。

  改革開放初期,普洱的茶廠大多數停留在中低端茶加工階段,除了少數幾個大茶場有規模化種植茶葉外,其他傳統茶葉産區的茶葉種植面積和産量都處於歷史極低的水平。上世紀70年代,茶産業甚至未進入思茅的支柱産業前八位。

  

  普洱滿眼望去都是茶山

  雲南省普洱茶協會副會長、新華國茶總經理包忠華介紹説,改革開放初期,我們很多山區上的茶葉都是一些零星的茶地。像我的老家那個地方就是一些古茶樹,過去叫大茶樹,連片的規模化種植是很少的。改革開放進入到80年代、90年代以後,普洱作為中國的綠茶基地,大面積的利用我們普洱的土地、自然資源,開發種植。通過40年的種植,目前我們普洱已有的栽培型茶葉160萬畝,面積、産量位居雲南第一位。

  改革開放的春風為普洱茶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歷史機遇。在政府的鼓勵和引導下,當地茶葉種植得到大力推廣。作為中國首個國家綠色經濟試驗示範區,普洱自2010年起投入3億多元人民幣,在全國率先實施生態茶園建設,力爭到2020年,全市60萬畝的茶園實現有機化,100%的茶園將走上綠色安全生態之路。

  普洱市茶葉和咖啡産業局局長盧寒提到,截止目前,我們有機茶園和通過轉換的茶園面積30萬畝,通過中國、美國、日本、歐盟有機認證的有15萬畝左右,進入轉換的15萬畝,普洱正在按照綠色、有機的道路在全國、全省做示範。

  2013年,國際茶葉委員會授予普洱市“世界茶源”稱號,普洱市以此為契機,全力打造地域品牌,以景邁山古茶林普洱茶品牌打造為起點,通過創新理念、轉變機制、變換模式等方式,打造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普洱茶品牌,助力擦亮普洱茶“金字招牌”。

  

  普洱當地獨特的烤茶,烘焙出普洱茶特有的香氣

  

  台灣青年隨我們一道尋訪普洱茶香

  

  台灣青年品茶

  中共普洱市委書記衛星表示:我們堅持“保護是第一政績”不動搖,明確提出普洱要綠色、生態、惠民的GDP,建立健全綠色GDP考評體系和綠色産業評價標準體系,打造特色生物、清潔能源、現代林産業、休閒度假養生“四大”綠色産業基地,走出了一條生態與生計兼顧、增綠與增收協調、“綠起來”與“富起來”統一的綠色崛起的路子。

  2007年,因為普洱茶的盛名,思茅市被改名為普洱市。就在改名這一年,一度被炒熱的普洱茶從高價回歸理性,很多茶農為生計出發,又開始在政府和有關部門的幫扶下,規模化培育和種植咖啡。

  在普洱市思茅區大開河村,過村公路兩邊向陽的山坡上,到處都是半米高的茶樹。背陰的一面,一排排個子更高的咖啡樹中間夾雜著一些燈臺樹和香樟樹。茶葉喜陽,咖啡喜陰,紅土地的兩邊,普洱茶與普洱咖啡兩兩相望。

  大開河村支書華紅林介紹道,我們大開河全村的咖啡面積已達5100畝,年産咖啡米1200噸,老百姓的收入最高的可達60萬元,最少的達4萬元左右,種植茶葉跟咖啡是不衝突的。

  從1998年開始,在普洱市思茅區大開河村,祖祖輩輩種植包谷、茶葉的農民家家戶戶又種起了咖啡。普洱市思茅區大開河村茶農、咖農楊起勇提到,茶葉和咖啡給我們老百姓帶來了財富,以前我們住的是茅草房,現在住上了別墅。以前我們只知道種包谷,後來種上了茶葉、再後來種上了咖啡,現在,茶和咖啡我們都在種,閒下來的時候,我們也會品品茶、喝喝咖啡。

  大開河村只是普洱市咖啡種植業快速發展的一個縮影。普洱先後建成了農業部國家種子工程雲南省小粒咖啡良種苗木繁育基地、咖啡産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咖啡研究所等平臺機構,成為全國咖啡科研教學機構最集中、服務最完善的地方。

  新華國茶總經理包忠華表示,近十年來,雲南的咖啡品牌逐步被外界所知,普洱的咖啡在中國佔了50%多,雲南的咖啡在中國佔了95%以上。過去我們進口的是咖啡,現在我們普洱的咖啡漂洋過海,已出口到了世界各地。

  1400多年前,茶馬古道帶來了歷史上中國西南對外開放的輝煌,昔日馬幫鈴聲已漸漸遠去。如今,茶葉和咖啡作為最主流的兩大時尚飲品的培育、種植、加工和出口,同時匯聚到這個小城普洱的村村寨寨中,儼然已成為這裡“衣食萬戶”的大産業。著名學者余秋雨感慨地説,一個普洱茶一個咖啡,我們的口舌都被這座城市包掉了。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對台灣節目中心出品

  監  制:樂艷艷

  策  劃:陳江濱 謝際爭 劉立忠

  審  稿:陳江濱 張彬

  採  編:程莎莎 胡韻芳

  播  音:路煒

  節目製作:江凱

  新媒體編輯:魏倩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