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專題 > 兩地書

鄭堅:家國情懷鄭家事,字裏行間憶往昔

  

  “卿妹(二妹名為鄭卿玲),今天終於迎來了海峽兩岸“三通”,特發去直接通郵的紀念封,提前向你們拜年。”

  台生羅敏純:我是來自北京大學的台灣學生羅敏純。剛才聽了你讀信,我自己也讀信,您對我來説,你就是一個傳奇人物了。

  曾幾何時,一彎淺淺的台灣海峽,卻成為難以跨越的鴻溝天塹。在兩岸郵路不暢的年代,不知有多少顆憂傷的心,日日夜夜被思念牽動;也不知有多少遠眺的眼眸,朝朝暮暮為親情望穿秋水,“家書抵萬金”,更成為兩岸同胞苦澀而傷感的集體記憶。

  “我1927年出生在祖國寶島台灣省的彰化縣,是“正港”(正宗)的台灣人,也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因為我的祖先(開臺祖),是三、四百年前民族英雄鄭成功收復台灣時,就隨著“唐山過台灣”到台灣開拓的(與鄭成功同是福建省南安縣石井鄉人,同鄉又同宗)。”

  1927年,鄭堅出生在台灣彰化西門町,在10歲以前,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母親告訴年幼的鄭堅,父親因為參加著名抗日組織“台灣文化協會”,“日本仔”到處通緝他,他只好逃到祖國大陸去了。鄭堅回憶,小時候家裏沒田,母親靠做針線活,拉扯著六個兄弟姐妹。在鄉下的小屋裏,母親在縫紉機前勞作的背影讓他至今記憶猶新。

  

  1939年鄭堅父親鄭水河抗戰期間于福建泉州拍攝的全家福(徐波 提供)

  “我母親很偉大,當年台灣寶島還在日本帝國殖民統治下。父親因參加抗日的“台灣文化協會”,遭日本殖民當局追捕而離家逃回祖國繼續抗日鬥爭。

  我母親童養媳出身,目不識丁的母親,23歲就“守活寡”,也是靠一架縫紉機養我大的三個姐弟(弟弟剛出生,我3歲,姐5歲)。母親到29歲那年,探得我父親下落,獨自偷渡台灣海峽回祖國(福建廈門)覓夫,隨後一家人參加祖國人民反抗日本帝國的八年抗日戰爭。抗日戰爭勝利、台灣光復,母親帶一家人回到台灣。母親又守活寡32年。”

  1937年,鄭堅隨父親鄭水河到廈門。抗日戰爭勝利後,鄭堅曾短暫回到台灣,1946年秋,鄭堅考取台灣省長官公署舉辦的“升學內地大學生公費生”,被保送廈門大學,第二次離別了故鄉。入學不久,鄭堅即投身愛國民主學生運動之中,擔任中共廈大地下黨總支部委員兼支部書記。1949年春,鄭堅加入了閩西南遊擊隊。那時他沒有想到,從此以後的50年裏,兩岸隔絕,從此,一個家庭分在兩地。

  

  1947年鄭堅全家福。後排中為鄭堅(徐波提供)

  作為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鄭堅父親為什麼來到大陸?

  “1949年的中秋夜,我父親在大陸一、二百萬人逃去台灣時?,隻身潛回解放後的大陸,心想一年左右就會解放台灣,想親身參加解放台灣的鬥爭。(當年鄭家大的三姐弟都參加中共地下黨,先後回到祖國大陸參加中國人民的解放戰爭了)。”

  父親離開台灣時,42歲的母親帶著5歲、10歲、12歲的三個小弟妹,無田、無房,就靠著一架縫紉機,日夜幫人裁縫衣服苦度歲月守“活寡”長達32年之久。

  此後兩岸陷入長期隔絕。書信不通,電話不通,運輸不通,一道海峽,竟成兩重天。鄭堅和大姐二弟隨父親在大陸,母親帶兩個妹妹和三弟在台灣,三弟當時僅5歲。一家八口彼此之間音訊全無,生死不明。

  “台灣海峽兩岸隔絕時,父親和我們四姐弟滯留在大陸,母親帶著三個弟妹在台灣老家那一邊。一家人正如台灣高雄那座叫‘半屏山’的一樣,‘一半在大陸,一半在台灣’。

  思念是殘酷的煎熬,對於母親來講,更是如此。

  母親和多數台灣同胞一樣,信奉媽祖。母親常年到媽祖宮燒香,祈禱在大陸的親人平安。1981年,已經74歲的母親,從大陸的對臺廣播中知道我大姐寫給她報平安的信,即不顧台灣當局的禁令,先飛美國我三弟家,再由我三弟派人陪送她飛越太平洋,前來大陸會親,圓了隔絕三十二年的團圓夢。”

  197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首次提倡兩岸“雙方儘快實現通郵、通航”,這讓鄭堅“看到了一絲曙光”。1981年,鄭堅母親輾轉至美國舊金山,又從舊金山偷偷來到大陸。在機場,鄭堅和在大陸的姐弟與父親終於見到了闊別33年的母親,那一年,鄭堅母親74歲,頭髮全白了,一家五口抱頭痛哭。

  

  1981年鄭堅母親冒險從台灣借道美國飛越太平洋到大陸探親。圖為鄭堅姐弟兩在福州機場迎接母親(徐波攝影)

  

  1982年春鄭堅母親(前排右五)在北京頤和園與散佈在海內外的子女及孫字輩合影(徐波自拍)

  一封家書愁白髮,骨肉分離六十年啊!至今回想起那一刻,鄭堅數度哽咽,他説,父親是幸運的,他在生命的最後時期見到了母親。母親在大陸住了一個月左右便返回台灣,第二年,鄭堅的父親去世了,1991年,鄭堅的母親也離世了,“我是大兒子,一定要去奔喪。”然而,台灣當局又以種種理由不予批准奔喪,鄭堅沒能見到母親最後的面容,從大陸到台灣的路依然很難走。

  隨著兩岸空運、海運直航和直接通郵的同步實施,“三通”終於從夢想變成了現實。

  2008年12月15日,兩岸大三通全面啟動。時年81歲的鄭堅老先生在兩岸直接通郵儀式上投出了寄往台灣的第一封直郵家書,是寫給台灣二妹的一封家書。

  “悠悠歲月,茫茫大海,家書無價,親情有痕。一枚小小的郵票,幾箋薄薄的家書,不知漂泊了多久、流浪了多遠、歷經了多少磨難,承載了多少濃濃的親情、友情、鄉情與至真的思念。”

  “十年前的2008年12月8日,我榮幸地在北京的海峽兩岸直接通郵大會上,投下了寄往台灣的第一封家書。”  

  

  20081215鄭堅在兩岸直接通郵大會上投遞首封直郵家書(徐波攝影)

  唐朝詩人杜甫曰:“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那一封家書整整等了一甲子年,才能直郵祖國寶島台灣,這封信該值多少錢呢?而由國家博物館收藏並展示,或許帶有警示後來人,不忘那場千百萬親人幾十年敵對、隔絕的人間大悲劇不再重演吧!

  從投出第一封兩岸直郵家書,鄭堅老先生的家書故事就一直受到眾多媒體的關注。不僅如此,作為海峽兩岸的首郵家書,被國博收藏並在《復興之路》展常年展出。

  

  鄭堅與夫人解閩在國家博物館《復興之路》專題展上(鄭嵐攝影)

  或許收藏那第一封直郵兩岸的家書的另一重意義,還在於,自197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號召台海兩岸“三通”(通郵、通航、通商),經過整30年奮鬥,才實現全面“三通”,贏得兩岸關係從敵對到和平發展的大突破。那封直郵第一封家書,與國家統一的神聖大業,與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國家大事,也緊密相關吧!

  這正是:

  家書收藏國博館,

  歷史悲劇不重演。

  兩岸分離國有殤,

  統一華興夢定圓。

  這裡應該出音樂

  一封家書整整等了一甲子年,才能直郵祖國寶島台灣。而由國家博物館收藏並展示,或許帶有警示後來人的深層意涵。隨著現代通訊突飛猛進的發展,人們手書的家信越來越少,鄭堅老人希望通過口述家書的方式,將他的寄語與期望送給台灣的年輕人。

  

  2018年羅敏純在北京太申祥和山莊國際敬老院採訪兩岸直郵首封家書投遞者鄭堅鄉親(徐波攝影)

  羅敏純:我代表新一代的台生、兩岸的年輕人想問鄭爺爺,您這一生遇到的最幸運的事情是什麼?

  鄭堅:隔絕三十年的家人,能夠團聚!

  羅敏純:我很感謝您的分享(哽咽)......您給現在的年輕人説一句您想跟他們説的話吧。

  鄭堅:台灣的少年家,我們都是唐山公的好子孫,也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我們應該跟大陸的青年們一起攜起手來,共同來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