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專題 > 兩地書

“八叔”的故鄉情

  劉國強:你看現在科技發達,我要是想念台灣我的八嬸,就會隨時點擊微信的視頻通話,問候他們。

  年過七旬的劉國強,會經常和身在台灣的八嬸微信通話,而聊到的話題,很多卻都和已經故去的八叔有關。劉國強説,他和八叔感情很深。

  八叔劉振海,當年因當兵被迫去了台灣,從此和劉家失了音訊,然後和很多台灣老兵一樣,在魂牽夢繞三四十年後,終於聯絡上了親人,踏上了回鄉的路。而這尋家回家的故事,正是從這一封封家書開始的。

  台灣青年周思妤: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周思妤,今天有一個很難得的機會,我要去重溫台灣老兵劉振海的兩岸家書,我覺得很有意義!這讓我有機會了解歷史,有機會通過動人的文字去了解那份久違的思念親人和家鄉的深情。

  台灣女孩周思妤畢業于北京大學,如今在大陸的知名網絡媒體《今日頭條》從事兩岸尋親的項目。聽説了劉家叔侄兩岸家書的故事,思妤馬上聯絡到了劉國強老人。

  周思妤:當我們見到七十多歲的劉國強叔叔時,他拿出了那厚厚的100多封家書,一邊與我們回憶著,一邊朗讀起八叔劉振海寫給他的第一封家書!

  劉國強朗讀八叔台灣老兵劉振海的第一封家書:

  “雖然分隔這麼多年,但永遠割不斷親情,永遠不會忘記生我養我的地方,故鄉的泥土芳香,故鄉的水甜美,走遍全球只有故鄉最美好。客遊雖雲好,不如計歸程,總有一天我會帶著全家會回去祭拜劉家的列祖列宗並和子侄輩一敘別情。……”

  這是1988年4月19日我八叔劉振海寫給我的第一封信。

  周思妤:這封寄自台灣南投的家書,字裏行間是對國土的眷戀、對家人的牽掛。在我讀到的兩岸家書中,尤其是去臺老兵寫給大陸親人的信,有不少人回憶早年在故鄉過年的情形,有的還把兩岸過節的習俗進行對比,字裏行間透露出遊子對家鄉的深切思念。

  八叔劉振海祖籍山東武城縣,他的父母生了十個孩子,八兒兩女,劉振海排行第八。自從終於和大陸失散的親人建立起聯絡,劉振海就和北京的侄子劉國強開始了頻繁的通信。“八叔”也成了這個大家庭裏對他最親切的稱呼。

  劉國強朗讀八叔台灣老兵劉振海的第二封家書:

  “寄來的信和和賀卡收到了,謝謝你賢夫婦!雖然只是一張小小的卡片但代表了多少親情!這种家庭親情乃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一個基點可以使家庭親情延續永久永久。不論出在何地,不管相距多遠,哪怕千山萬水,更不管相隔多少年代,只要同一個根上綿延下來的,總有一種説不出的向心力及親切感。

  “春節快到了,台灣已充滿了年的氣息,每逢過節,心底總會感到説不出的灼痛、感傷、懷念、淒迷、茫然和惆悵,‘江南雖好是他鄉’,我永不會忘記生我長我的故鄉。”

  我在讀這封信的時候淚水連連啊,我八叔真的是做夢都想回大陸老家看看,他對家鄉一草一木的懷念和對親人的牽掛,還有那些動人的文字,如果真的不是有切身感受,是不可能寫得出來。

  周思妤:這是八叔劉振海1989年1月17寫給劉國強的第二封信。那時雖然兩岸已經開放親屬探親,但是八叔因為家裏孩子小,經濟也不寬裕,到大陸探親的安排遲遲未能成行。他對家鄉的思念只能在家書的字裏行間和家人的談話中得到表達。

  家書、家信其實是一種非常私人化的表達,恐怕很少有人會拿它出來公開地展示,但是我手裏這100多封真實的家書裏,卻記述了台灣老兵劉振海對家鄉的無限思念,更讓人感受到一個老兵曾經的孤苦和渴望。

  劉國強:我記得八叔在回大陸探親時他的兒子(劉永建)就給我講起了八叔思念家鄉的一些回憶:小的時候,他的父親有空就會帶他去一條溪邊,讓他撿木頭丟到水裏面去,説這個木頭會順著河水漂回老家,那時候永建他年紀還小,以為是真的,就撿一大堆木頭丟到河裏面去,現在想起來才知道,我八叔丟的不止是木頭,而是鄉愁。

  劉振海將思鄉這份樸素的情感融化到了自己的血液裏。每到農曆春節時他都會用傳統的祭祖方式讓他的下一代永遠記住我們的根是在大陸。

  劉國強:我的表弟劉永建告訴我,在他小的時候,因為兩岸還沒有恢復聯絡時,每逢過年他的父親都會用手寫劉氏列祖列宗的牌位,貼在墻壁上祭拜,等到過年之後,再把紅紙撕下來。他要通過這種方式讓我們記住我們的根在大陸。

  八叔劉振海自幼失怙,是幾個哥哥把他撫養成人,送他讀書,後來他去當兵,1949年去了台灣,退伍後投考了台灣的師範學院,畢業後在南投中學教書,到60歲就退休了。

  劉國強:我八叔在大陸原來是有婚配的,他婚後不久,我八叔就去到部隊服役,後來去了台灣而與妻子天各一方,因為他在台灣一直盼望與結發子妻團圓,我八叔50多歲都獨自生活,最後真的是返鄉無望,就在台灣再次成家。我八叔在台灣續娶的妻子叫陳淑,他們成家時年齡相差25歲。

  上世紀80年代初,八叔想方設法通過美國友人轉寄信件,與大陸的親人取得了聯絡。在這之後的四年,由於美國友人搬家,八叔再次和大陸親人失去了聯絡。直到1988年八叔才和大陸親人再次聯絡上,八叔也開始把大陸探親排上日程。

  劉國強:我八叔從台灣回大陸探親我記得非常清楚是1992年5月2號,當時我八叔72歲的帶著八嬸從台灣飛回山東老家祭祖。這次我回老家,有一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就是八叔帶了一把我們老家的泥土回台灣,説要把它埋在南投家中的院子裏。我明白八叔當時的心情和感受,因為故鄉的泥土最芳香。

  周思妤:劉振海先生在台灣50多年,家鄉的飲食習慣一直都沒改?

  劉國強:我聽八嬸説,他和八叔結婚時,八叔經常説想家了就想吃山東的麵食,因為沒有麵食吃,經常手脫皮,我八叔就手把手教她做山東饅頭和餃子。

  1999年八叔過世,從此之後,八嬸幾乎每年都會到大陸走一走,她説每次去大陸就好像八叔和她在一起,一起重遊故里。

  劉國強:當我想念我八叔時,我還是願意打開那100多封我與他交流的家書,因為這一封封兩岸家書,不僅是親情的紐帶,還是見證兩岸關係歷史發展的進程。

  周思妤(手記):這次有幸聆聽到兩岸家書的親歷者劉振海寫給侄子劉國強的家書,我感同身受他對家鄉一草一木的懷念和對親人的牽掛,一封封兩岸家書傳遞著親情,也承載著一個時代的記憶。故鄉之情永不能忘,思鄉之情代代傳承。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