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專題 > 兩地書

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2013年,來自蘭州大學的大二男生沈雪晨作為一名交換生,坐上了飛往台北的班機。

  沈雪晨:那天天氣很好,就是陽光很熾烈,可以從飛機上看到山坡,村莊,就是一個很美的小島。

  這是寶島最美麗的季節,一切都讓沈雪晨感到新鮮。

  沈雪晨:是春天,那時候可以聞到空氣裏,橡膠樹換了新芽的香味,早上醒過來你可以看到很湛藍的天空。

  陌生的城市,多少有些孤單。

  沈雪晨:第一次來到這麼完全沒有認識人的地方,會覺得有一點點陌生,然後自己的獨處的時間也會比較多。

  他不知道,在這所風景優美的台大校園裏,他會遇見自己相守一生的伴侶。

  沈雪晨:其實就是在上課的時候,然後那天她坐在我座位旁邊,然後看到她在看一本書,然後覺得她側臉挺好看的,然後就去搭訕。就是説你這個書是怎麼樣的,後來我把那個書借過來看了以後,發現那個書我也看不懂(笑)。然後我就只好説,我覺得這個出版社不錯,它還出了一些別的挺好的書,然後就認識了。

  宋育芳:我沒有怎麼注意,我也覺得這個男孩子就是很真誠的來跟我借書看,而且我覺得特別有收穫,因為當時看的是一本藝術史的書,是廣西師範大學出的,然而我對這個出版社是不了解的,因為不是台灣的出版社。

  我對那個藝術史是比較有興趣的,所以就借來看一看,然後經過他這麼一借書,又給我介紹了廣西師範大學有些精品的書之後,我就覺得又多了一個讀書可以網羅的對象,還覺得這個談話特別有收穫,只是當時並不認識他,所以下課就照常走掉了這樣。

  沈雪晨:下課在走廊上,我還想跟她要社交帳號,但是有點不好意思,然後就看著她的背影在走廊上離去。那時候就會有一種比較心動的感覺。

  宋育芳:後來特別巧,學校老師組織了一次到原住民的部落去探訪的路程。因為這個旅程是兩天一夜,而且是到台灣中部的山區,我們學校在北邊,那麼這個車程就要五個小時,來回十個小時。上遊覽車挑座位的時候,因為剛好課上我也沒認識的人,正好他是講過兩句話的,當時就坐在隔壁,就這麼一路聊過去,一路聊回來,兩個人就熟悉起來了。也是在這個行車的過程當中了解到他有一些涉獵的知識面,還知道他有在建一個樂隊,尤其是他把他的作品拿出來給我聽的時候,我覺得這個人真的還是也兩下子的,就談了比較多的東西。

  在搖搖晃晃的車廂裏,這個來自西北的男孩用自己寫的歌打開了台北女孩的心扉。

  那一夜,他們圍著篝火跳舞,一起牽手去看星星。山間清澈的晚風讓兩顆年輕的心融化在了夜色之中。

  回去之後,他們就寫下了給彼此的第一封情書。

  手機裏第一次收到了你道晚安的簡訊,是從未有過的繁體字,文體也和習慣的有所不同,有點預感到,往後的時光,台北就不再是一個人的世界了。

  原來上蒼願意給人極大的美好時,並不會有神奇光芒或是聲響,它就是來了,然後後知後覺的人類,要經過時間和生活,才知道自己所汲汲營營追求的、快樂或焦慮的情緒、痛苦及悔恨的各种經驗,都不過是剎那,遠不如那一片在人毫無準備時降臨的星空,那樣永久的停駐。原來小説、戲劇、歌詞裏寫得東西是真的,真的有一種愛情,讓你感到永恒,讓你覺得此生無憾,讓你有勇氣在艱難時,驕傲地覺得自己已經嘗過最美。

  漫長的椰林大道,喧嘩的汀州路。男孩騎著咯吱作響的老舊自行車,載著女孩飛過校園。愛情是如此醉人,時光也仿佛被加了柔美的濾鏡。

  一個在西北讀書的大陸男生,一個在台北長大的台灣女生。共同熱愛的中國文化就是他們永遠也談不完的談資。而不同的成長背景又帶來了新鮮的差異,讓彼此更深的吸引。

  宋育芳:我自己一直都是台北人,然後很順利進到台大唸書了,其實生活是有點安逸。但是當他來到的時候,他帶給我大陸學生那種競爭意識,需要早起奮發的唸書,規律的作息,然後和一些對未來的展望。我覺得是與我接觸過的男孩子氣質確實是不太一樣的。

  愛一個人,就渴望了解更多。從沒有到過大陸的育芳跟著雪晨開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大陸之行,從西北蘭州,到江南水鄉。

  宋育芳:踏上大陸這片土地的時候,我真的是非常的感動,因為所有我們這個中學的語文教材,從唐朝、清朝……這些文學教材,畢竟還是來自這片土地的。但是這些文人墨客他們所寫這個地點,在台灣是從來都不曾見識過的,是直到踏上這片土地才看到。啊原來那個園林建築是長這樣的,原來那個荷花是會這麼擺的,那個太湖石原來可以這樣當做雕塑的。所有以前所學過的文化教材,就是具體的體現在自己的眼前了。

  沈雪晨:我覺得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也希望能夠帶她一起體驗一下。因為她跟我在台灣生活的環境是那麼的截然不同。

  宋育芳:非常的震撼,從來沒看過這樣黃沙漫漫的感覺。確實當你在面對這種蒼茫大地的時候,你一個渺小的個人,青春就好像是要把頭砸上去的感覺,才能拼搏出來的。那是和台灣所認識到的氛圍非常不同的。

  快樂的日子總是匆匆。一年的交換生涯結束,兩人面臨了不可避免的分別。

  宋育芳:因為我真的是頭一次經歷這種異地戀,其實我可以坦誠的説,我情緒鬧的比較大一點,就是我沒辦法接受,就是為什麼要這樣?

  沈雪晨:會覺得她就是我想要找的那個人,不管是付出多大的努力,克服多少的困難,那時候蘭州還很冷,然後就晚上宿舍熄燈了,沒有網絡了,就在很冷的樓道裏,一直打兩個小時的電話。

  宋育芳:然後那時候我也一直在打工,就是真的存錢,砸光了積蓄,就是買機票去看他,看了好幾趟這樣子。

  分隔兩地的日日夜夜,他們給彼此寫下了無數的思念。

  淩晨我已經知道,這又是一個失眠的夜,分離三個星期以來,我還沒有適應。追想蘭州,腳踏車速度飛快,如同黃河的水在身後追奔。記起當時跟你一起站在黃河之上,為腳下那座百年前德國人修建的鐵橋和水流的浩大聲勢震懾——那一幕也註定我們的愛要如此豪氣:你行囊裏裝上一隻酒杯一把吉他,回到你的北方;我留下我們的合照在黃土茫茫的翠英山上,飛回台北。一別將是一年半,帶不走金沙般的陽光,照耀我們遙遙無期的來日。

  台北到蘭州,飛行距離2087公里,約等於倫敦到布達佩斯,華盛頓到墨西哥城,在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裏,感情的維繫全憑一條冰冷的網絡光纜,和思念一起鋪過無數孤寂的山川,鋪過漫長的海峽。

  你讓我明白愛情的深處有一種感覺,叫做別無選擇。每一天和你分離,時間都變得如此緩慢。獨處不再是我與生俱來的本領,而顯得如此難熬。

  一封封情書,一張張票根,淺淺的海峽並沒有能夠阻擋深深的愛意。經過了時間和距離的考驗,他們決定為彼此許一個相守一生的承諾。

  記者:求婚有特別設計一下嗎?

  沈雪晨:我在宿捨得床上求的婚。

  宋育芳:把婚戒放在塑料袋裏面。

  沈雪晨:沒有。

  宋育芳:真的是這樣的,然後説,我有個東西要給你,然後就賊嘻嘻的一個笑,笑個不停,然後後來他就把那個塑料袋拿出來,然後把婚戒拿出來。我記得我們兩個都笑倒在床上,因為實在是很詭異那個狀況。

  結婚是我們這個年齡階段所要承受的最大挑戰,有時候甚至比學業上的進步還困難許多。其實一張結婚證的意義,除了一種法律契約和一份情感承諾,更本質的是一種肉體和心靈的融合吧。

  戀愛以後一直沒有跟你説的,是歡迎你走進我的生活;結婚以後一直忘了跟你説的一句,是歡迎你來到我們家。這句話,正如你第一次帶我回汐止打開房門看到裏面幽暗的景色時所説的“歡迎來到我家”一樣,簡單卻如此打動我。門開的時候,好像你的心扉也對我打開了。因此我會很想給你一個熱烈的擁抱。

  日月在上,而我的身邊總是挽著「愛人」。

  記得在台灣,第一次聽到這稱呼時,我狂笑了一通。覺得這説法,又肉麻,又老土。但這個過年,我和你放下手頭的忙碌,好好吃飯相處,我的體會又不一樣了。年節的一天,你傍著取暖器看著我。你説,你覺得生活很「貼薩」,這是你們湖州話,意思是生活很舒心如意。我聽了,心裏一下都熱了起來。這,或許就是愛人的意思吧。

  婚後,雪晨考上了北京的研究生,育芳在台北找到了一份工作,雖然聚少離多,但只要在一起,兩個人租住的小屋就總是歡聲笑語。可是這時的台灣,由於政黨輪替,兩岸關係陷入波折。這對跨海小夫妻的生活也難免受到衝擊。

  沈雪晨:婚後以後,也是台灣的政黨輪替的這麼一個大的背景,那我在台灣的生活就感覺到大家普通人對大陸人的態度會有一些變化和不同。

  宋育芳:比如説雪晨因為是樂隊主唱,那他平常在家裏面會練習唱歌,當然音量可能會稍微大一點,但我覺得在彼此理解的原則之下,提醒一下也可以了。但是他們就非要説大陸人嗓門大這樣什麼的。本來生活在一起那麼擠的一個狹小的空間,一個層樓就隔了四間,那肯定都會有一些不方便,但是不能夠好像是台灣人之間去處理一個生活的問題,那就非常讓人難以理解。

  我覺得台灣媒體是需要負很大責任的,在大陸這邊,其實是有許多先進的經濟政策,和一個大的國家發展,而這些發展都是與台灣息息相關的。但是台灣媒體卻不熱衷報道這些事情,無論它是正向的或者是高度重要性的,卻總是喜歡用花邊新聞的角度來暴露大陸的新聞。譬如説一個婦女怎麼怎麼樣了,一個男子怎麼樣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所以導致台灣人似乎有種錯誤的心態,就是自己十年薪水凍漲,自己海島經濟不發達,必須找個人泄憤的時候,就覺得你看,大陸都是發生這些事情,它並不是一個什麼好的地方,它卻這麼強,一定是它欺負我們,還是怎麼樣,就是有這種敵我的意識出現。

  沈雪晨:不過我覺得,可能生活中可能會碰到一些很細節的爭執,或者是大家之間的誤解,但是通過很理性的溝通,大家互相之間能夠互相諒解的交流的話,我想一些誤解還是可以消除的。比如我跟鄰居一個台灣的老爺爺之間,一開始他都會覺得我走路聲音太大聲,關門聲音太大了,然後會有一些批評。那後來我也比較重視,維護他的感受,然後關心他的生活,給他送一些吃的。後來他其實在我不在台灣的時候,都一直很照顧育芳,都會把她當成自己的孫女一樣來看待。我覺得這是人和人之間還是要以這種愛、關心來作為一個交流的基礎。其實你先信任別人一點的話,別人才會信任你,我覺得這是我們,個人交往也好,還是兩岸之間總的來往的一些克服一些隔離問題的一個比較好的辦法。

  宋育芳:就是我非常相信了解大家的合作。在台灣這些比較高等教育的這些人才,許多人都有來大陸發展的意向,那這些是有數據的,因為我在經濟研究院工作。我相信這些人為什麼人會願意與大陸人合作,與其他台灣人的態度明顯的不同。那就是因為他們了解了這個地方實際發生的事情。他們被吸引了,他們就會願意來合作。相信如果有更好的理解的話,就是兩邊都能夠很友善的相處的。

  兩地書,一家人,不管是小家還是國家,分歧和矛盾在所難免,可信任和溝通卻能彌合一切。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歌曲《相親相愛一家人》

  我喜歡一回家就有暖洋洋的燈光在等待

  我喜歡一起床就看到大家微笑的臉龐

  我喜歡一齣門就為了家人和自己的理想打拼

  我喜歡一家人心朝著同一個方向眺望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有緣才能相聚有心才會珍惜

  何必讓滿天烏雲遮住眼睛

  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有福就該同享有難必然同當

  用相知相守換地久天長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