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穎剛:金磚峰會對於廈門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

  

周穎剛(你好台灣網 圖)

  你好台灣網 9月3日廈門消息(記者 梁曉蕾)熱情好客的廈門,素來開放包容的海洋胸襟,喜迎天下客。近年來,在自貿試驗區、“一帶一路”建設重要節點城市、深化兩岸交流合作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等等重大戰略疊加效應和鼓浪嶼成功申遺、金磚會晤在廈舉辦等等的發展契機綜合作用下,廈門已逐漸從宜居可人的花園城市蛻變成為活力可期的海灣型城市。

  那麼,這個準備就緒,敞開懷抱迎接金磚國家領導人第九次會晤和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的東道主城市——廈門未來會是什麼樣的呢?針對這個問題,記者採訪了廈門大學經濟學院、王亞南經濟研究院周穎剛教授。

  以下為訪談實錄:

  Q:“廈門會晤”後,大家都期許廈門在國際舞臺有更好的知名度。在您看來,廈門具備了這樣的實力嗎?

  A:肯定具備。廈門空氣好、顏值高,城市建設完善,文化多元,去年廈門接待國內外遊客已達6760萬人次,今年7月份,鼓浪嶼申遺成功,再伴隨金磚會晤的召開,來廈旅遊的人口將更多。

  同時,幾個重大戰略同時惠及廈門,包括自貿試驗區、“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節點城市、深化兩岸交流合作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等,這在全國是少有的,金磚峰會在廈門舉行會晤,世界將通過廈門獲得對中國發展模式的感性體驗,廈門的國際知名度無疑將更上一層樓。

  更為重要的是, 廈門是典型的外向型城市,具有濃烈的對外開放與合作的情懷與優勢,和“開放、包容、合作、共贏”的金磚精神不謀而合,這是一種軟實力,將提升廈門的城市競爭力。 G20峰會讓杭州驚艷全世界,金磚峰會也將為廈門走向世界開啟了一扇機遇之門。

  Q:廈門實際腹地很小,尤其被大家視為環境地段的廈門島島內,三面環山,可供開發的面積並不多。您認為是什麼讓廈門走出自己獨特都市化的道路?

  A:廈門的發展必須放到世界來思考,正所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回顧歷史,廈門在明清時期曾是當時東西方全球化貿易的橋頭堡之一。

  改革開放以來,1980年廈門設立經濟特區,成為大陸最早實行對外開放政策的城市之一。2002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的習近平要求廈門“跨島發展,拓展島外”,2003年左右,廈門市提出海灣城市發展戰略,通過行政區劃調整(島內多區合併、島外撤縣設區),為城市的跨越式發展奠定了基礎,而陸續通車的多條跨海大橋,特別是2010年的翔安隧道通車和經濟特區擴大到廈門島內外,標誌著跨海發展條件的成熟。

  如今的廈門城市化水平不斷提升,島內外規劃、基礎設施建設、基本公共服務一體化進程加快,軌道交通、海港空港、城市快速路網等交通體系加快推進。但是,廈門離作為國家中心城市尚有不小的距離,都市化的進程才剛剛開始。而金磚峰會對於廈門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

  為什麼這樣説呢?因為在美英主導的全球化退潮之際,金磚國家已成為新全球化的發動機,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合作治理機制,此次廈門峰會的主題是“深化金磚夥伴關係,開闢更加光明未來”。在此重大機遇面前,廈門的戰略定位應該是深化對外合作、發揮門戶作用的國家中心城市,特別是探索“金磚+”的拓展模式,並結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的戰略規劃,增強廈門中心城市對內對外的引領、輻射和帶動作用,進而發展成一個國際化都市。

  Q:其實廈門一直都有“開放包容”的軟實力基因。您認為這是廈門可以在二線城市和準一線城市中成功突圍,並有機會走向國際化都市的最根本原因嗎?

  A:是的,可以説開放、包容是廈門與生俱來的基因。1821年2月18日,第一艘中國帆船從廈門航抵新加坡,從此移民大潮興起。作為一個城市,廈門一直以來都有移民加入,以前主要是在海外打拼的華僑,1862-1970年從廈門流入的僑匯佔全國的15.4%。現在廈門的常住人口中有一半是新移民,開放的體制、機制優勢和良好的生態環境吸引了各路人才和勞動力,凈流入人口占總人口比重超過30%以上。

  而各類人才和勞動力是城市化邁向都市化的根本。在城市化的階段,常常會面臨資金不足的問題,所以關鍵是能不能獲得融資,我國逐步發展出一套以土地為信用的資本生成模式,地方政府通過土地財政成功地把公共服務未來收益資本化。在這個階段,短缺的是資本,過剩的是勞動力,哪個城市能從土地財政中融得更多的資本,用於建設基礎設施和發展産業經濟,這個城市就能在競爭中勝出。

  但是,城市化不能一直這樣外延式地發展,不斷累積的資本要投入再生産,獲得真實、持續的現金流,否則就會造成房價飆升和各種城市病、擠出實體經濟和勞動力,而決定現金流的主要因素是勞動力的生産和消費。在這個階段,城市競爭的是勞動力而不是資本,勞動力凈流出的城市終將輸給勞動力凈流入的城市,廈門在這方面是有優勢的。

  而一個有勞動力凈流入的城市也不是隨隨便就能變成大城市,都市化取決於有沒有一個好的發展戰略,組織利用好勞動力的生産和消費,使之轉化成真實、持續的現金流。

  Q:廈門目前還有什麼需要加強的,以期開啟城市發展新征程?

  A:除了戰略定位要提升之外,要以更加開放、包容的胸懷廣濟人才,大力營造厚愛人才、廣納賢才的制度和機制,使新市民和外來人才不僅願意來、而且居得住,特別是在住房方面,要進一步完善保障性住房體系,如保障房資格要與戶籍脫鉤(以避免福利化),而與就業(五險一金和個人所得稅)挂鉤,目的是補貼實體經濟,要建立健全購租並舉的住房體系、探索通過住房將勞動力資本化的制度創新,如“先租後售”和“共有産權”制度,盡可能地實現“居者有其屋”,讓新市民都有機會分享城市化進程中的資産升值。

  同時,要加快同城化和區域經濟整合進程。從歷史的角度看,明清時期的大廈門灣西部有漳州月港之盛、東邊有泉州安海港之興,兩港的興盛造就了大廈門灣堅實的兩翼。從空間戰略的角度看,只有廈漳泉才具有國家級的重要性,只有整合才有足夠的腹地,這最好是通過行政合併,但在條件不成熟的時候,可先運用經濟手段,如積極推進科技研發創新、新興産業發展,助力泉州傳統製造産業的升級轉型(如智慧穿戴)。

  此外,要提升産業國際競爭力和城市國際化水平。以一直以來作為廈門名片的旅遊業為例,金磚會晤的召開將吸引更多人來廈旅遊。如何才能更上一層樓、而不是人滿為患呢?我認為要發揮“旅遊+”的強大滲透力,推動旅遊與相關産業的跨界融合,培育或延伸産業鏈條,如“醫療旅遊”、“金融旅遊”等。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