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見證大陸經濟騰飛,兩岸交流正當時

  16年前,王江明以“臺幹”的身份從台北淡水來到福建廈門,十幾年來,他見證了大陸經濟的振翅騰飛,退休後,他聯手台灣青年烘焙師鄧宇鈞,在廈門開了一家麵包體驗店,當起了台商。《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1集:見證大陸經濟騰飛,兩岸交流正當時。央廣記者李金鑫對話台商王江明。

台商王江明(右二)和他的創業夥伴鄧宇鈞(左二)與記者在麵包店前合影。(你好台灣網 圖)

  王江明: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朋茂食品公司董事長,我來自台北的淡水。

  記者:創業的故事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嗎?

  王江明:好的,其實我從小對烘焙的熱愛,可能跟別人不太一樣。因為當我第一次吃到麵包的時候,是吐司,給我的感覺非常深刻,從那時候起,我就愛上烘焙産品了。所以這50年來,早餐大部分我都是吃麵包。

  因為台北市有很好的烘焙産品,在廈門十幾年來,我常常是回台北一箱一箱地扛回來,把它冰凍起來,可能吃兩、三個月。久而久之很多本地的朋友也喜歡到我家來吃我帶回來的麵包,所以這是刺激我想做麵包的一個主要的動力。

  我是以專業經理人的身份工作31年之後退休的,退休之後,朋友就鼓勵我從台灣找烘焙師傅,來這邊開個麵包工廠,一來自己可以就近有好的麵包可以吃,二來我們這麼多的朋友能夠就近分享。所以是因緣機會找到了鄧總,鄧總也想創業,剛好這個機會我們就一起來開創朋茂食品公司來做麵包。

  記者:把愛好和事業完美地結合在了一起。

  王江明:是的,其實我覺得每一個人如果説能夠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最能夠把人的潛能發揮出來,也是能夠在工作上和事業上做得最愉快的。

  記者:當時為什麼會想到在大陸呢?其實在台灣也是很有市場的。

  王江明:因為我到大陸來,今年第十六年了,在廈門這十幾年來我非常地習慣這邊。因為台灣百分之七十四點五的住民是從閩南移民過去的,所以從血緣上,從地理位置上,從語言,文化,飲食等各方面,廈門跟台灣是非常接近的。所以退休之後我也就把廈門當成一個常住地了,基本上都是在廈門。

  記者:王總,您十幾年前到大陸來,是作為台商過來的嗎?

  王江明:其實我是隨第二撥台灣的一些大企業過來,我是專業經理人,來這邊當總經理、董事長,一直做了十幾年。

  記者:相當於是臺幹。

  王江明:是的。

  記者:第一次來大陸的時候是什麼景象,您還記得嗎?

  王江明:我記得第一次應該是1997年到大陸的,我踏上大陸的第一個地方是福州,然後去了馬尾,之後來到廈門。那時候的景象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你看現在鼓浪嶼多漂亮,現在的輪渡那邊非常整齊,以前輪渡是一條小路,旁邊就是低矮的破舊房子。

  因為業務的需求,我在各個城市都跑過,其實這十幾年我見證了我們中國經濟的奇跡,每一個城市都是生機蓬勃的。而且這也正好是我們中國經濟發展最快速的15年,所以我也是非常榮幸能夠參與到這個發展的大潮裏面來見證了這個發展。

  記者:當你去回想的時候,您覺得印象最深的畫面是什麼樣子的?

  王江明:我想不管是福州和廈門,剛開始來的時候,你看到的就是現在我們所謂的“城中村”那種建築。你現在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高樓大廈,甚至摩天樓,四、五十層,甚至五、六十層高的大樓,馬路上車水馬龍,這個景像是完全不一樣的。老百姓有錢了,生活水平提升了,整個社會經濟發展其實已經是不輸國外了。

  可能一般的人很難理解,能夠在十幾年的時間變化這麼快,尤其外國的朋友他們對中國經濟發展的奇跡都非常佩服。

  記者:1997年的時候,在台灣可能接收到關於大陸的訊息還不是那麼通暢。所以就是當來到大陸的那一刻見到的,跟來之前聽到的那種差異的衝擊,您還有印象嗎?

  王江明:其實我們在台灣聽到的,跟我們看到的是有差異。但是我覺得是比印象中的已經更好了。因為那時候我們覺得大陸好像經濟還沒有起飛,可能就是一片農村的景象。所以就廈門這個城市來講,已經比我在台北想象的要好很多了。

  記者:那個時候來廈門是用的什麼交通工具?

  王江明:坐飛機。我們那時候都是從香港轉機、從澳門轉機。

  記者:那個時候還沒有三通。

  王江明:還沒有小三通,後來才小三通、直航,這兩個對我們成本的節約,時間的節約非常大。

  記者:基本上就是一日工作生活圈。

  王江明:是,到台北就等於到上海的時間而已,所以非常地方便。

  記者:這是不是也一定程度促進了台灣青年或者台商選擇到大陸來創業工作?

  王江明:對,交通絕對是一個因素。第二個是這幾十年來兩岸在文化交流,經濟交流,人員交流等等上面,我覺得是非常成功的。讓更多的台灣同胞、大陸同胞,彼此認識對岸。

  記者:您1997年來到大陸,那個時候實際上兩岸關係相對來説是不那麼好的?

  王江明:是,那時候是李登輝的時候,來的台商相對比較少一點,我們那時候算是比較少數,比較早期到大陸來的。但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兩岸都有設一些機構,已經開始在往來,開始活躍起來,所以在我們老百姓感覺是面向好的發展。

  記者:是有一些推動助力的?

  王江明:對,那時候也是兩岸雙方努力看能不能透過交流,包括加速兩岸的人民往來,文化的交流,經濟的交流,能夠讓兩岸更快速融合,其實那時候台灣是有這樣的意願跟方向在推動的,所以才有汪辜會談,才有海基、海協會的成立,還有後續的這些三通、直航。

  那時候海基、海協會對兩岸人民的這些文書認證也好,或者交流所需要的一些證明文件,都還是運作正常的。

  記者:所以説其實兩岸民間交流一直都沒有斷過?

  王江明:沒有中斷,其實真正受到影響應該是最近的。

  記者:最近有什麼體會嗎?

  王江明:我自己本身是沒有,但是我身邊不少朋友對於這個海基、海協會的文書認證,不管從效率上或是在積極度上,時間上,都受到很大影響。

  記者:您覺得兩岸關係現在趨冷,往不太好的方向發展,對於台灣的青年到大陸來創業或者台商到大陸,在選擇上會有影響嗎?

  王江明:我個人覺得是這樣子,其實就兩岸人民的交流往來、投資,大陸還是開放的。第二個從台灣方面來看,台灣的青年到大陸來創業,這是一個趨勢,因為市場就在這。我覺得這方面反而因為大陸的政策鼓勵,加上台灣自身的創業環境條件不如大陸,我覺得還是會向好的發展,並不會像政治一樣。

  政治方面我個人還是認為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我覺得這種兩岸的交流跟往來是不可逆的。這是一個潮流,一個趨勢。所以其實我並不擔心。

  記者:兩岸民間的這種交流的需求也好,或者説兩岸民眾天然的血緣和情感上的連接也好,也會反過來推動兩岸的政治向好發展。

  王江明:完全正確,其實我就是有這個信心,會有這樣的好的影響和結果出來。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