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收穫了麵包和愛情,更願看到兩岸統一

  目前在大陸創業的台灣青年鄧宇鈞,他的家族見證了兩岸從隔絕對峙到開放的過程,這也讓他對兩岸能夠無障礙交流更有感觸。鄧宇鈞還認為,兩岸統一是台灣最好的出路。《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3集:收穫了麵包和愛情,更願看到兩岸統一。央廣記者李金鑫對話台商鄧宇鈞。

台商王江明(右二)和他的創業夥伴鄧宇鈞(左二)與記者在麵包店前合影。

  鄧宇鈞:大家好,我是“滬尾壹號”麵包工廠的負責人,鄧宇鈞。我來自台灣高雄。

  記者:您是屬於在大陸創業的第一代嗎?

  鄧宇鈞:對。

  記者:當時怎麼萌生了來大陸的想法?

  鄧宇鈞:因為台灣這個市場慢慢飽和,我只能往外走,去的地方一定要是能互相溝通的,又能交流,能互相學習,當然大陸就是第一首選。

  記者:當時大概多少歲?

  鄧宇鈞:應該是二十五、六歲左右,因為年輕人就必須到外面看一看。

  記者:當時家裏人反對嗎?

  鄧宇鈞:不反對,支持。因為我老家是四川的,當時兩岸開放探親第一年,我的爺爺和爸爸,叔叔他們就一起坐飛機回老家了。

  記者:爺爺應該是老兵?

  鄧宇鈞:對,爺爺是老兵,16歲到台灣。

  記者:然後娶了台灣的太太?

  鄧宇鈞:對,是。

  記者:真是家裏就有這種大陸的情結。

  鄧宇鈞:是。對。他們會説老家,什麼老家都是泥巴路、石頭,因為那時候在台灣已經慢慢地發展起來了,他們就是身上有一點小錢,回去可能就拿回鄉下去建設。

  記者:爸爸就是在台灣本地出生長大的?

  鄧宇鈞:對,爸爸在台灣出生長大,媽媽是廣東的客家人,也是第二代,在台灣出生。我老婆也是廣西的。

  記者:你們整個家族相當於帶有兩岸交流的烙印。

  鄧宇鈞:對,所以對這邊還是有一定的懷念跟情感在的,比較親切的一個感覺。就是不會説台灣是台灣,大陸是大陸,你們大陸,你們我們,這樣子來分。我們恨不得就説,台灣現在這樣子,那不如跟香港、澳門一樣,乾脆回歸。你看祖國,她是這麼強大的後盾。

  記者:你回過四川老家嗎?

  鄧宇鈞:我還沒回去過,我只是知道説離成都、重慶不遠。就是家鄉老家的美食,我們是從小吃到現在,我們也很能吃辣。

  記者:其實也是一種深植在血液當中的東西。

  鄧宇鈞:對,是,就是你已經習慣了老家這種味道。包

  記者:當年爺爺16歲就到了台灣,隔了幾十年才能回到老家,從1987年到現在已經經過了30年,你覺得這30年來的兩岸交流對於你來説,是一個什麼樣的經歷呢?

  鄧宇鈞:我的感覺是説,其實已經是慢慢在融合,只是説少部分的在分你我。因為我是第三代,我又在這邊發展,其實我的感觸其實沒有很大的區別。

  記者:因為從你一開始接觸大陸的時候,兩岸的溝通和交流已經算是比較暢通了?

  鄧宇鈞:對,就是比較暢通,也等於是沒有什麼阻礙。

  記者:你在這邊創業打拼,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鄧宇鈞:我最大的感受,是小小麵糰力量大。因為從師傅到創業者,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我一個小小的麵糰,五十克麵糰,我能讓人溫飽,我能讓人富有,我能讓人幸福。這就是我最真的體會。

  記者:現在兩岸關係正在往一個比較冷的方向在走,根據你的了解,這對於台灣青年選擇到大陸創業有沒有影響呢?

  鄧宇鈞:其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因為現在我們知道,就是説其實大家都想往外走,包括工廠、年輕人,都想往外走,都想到這邊來。因為第一就是這邊的發展快速,台灣已經幾乎停止,台灣的政策又在改變,大家可能一時沒辦法去接受,所以大家決定是説往外走,要不然這邊的台商不會那麼多,不會大家都來這邊紮根落地,甚至娶這邊的老婆,然後就永遠就想待在這裡,不再回去。

  就講得比較不好聽,不管説你政治怎麼樣,我們還是得過活,我們還是必須走自己的路。

  記者:像到這邊來創業,然後在這邊紮根、安家的很多嗎?

  鄧宇鈞:非常多。我身邊的幾個師傅也都是這樣子,都是台灣的,我們一起出來的,現在各有自己的家庭,老婆都是大陸的。

  記者:在大陸這邊也收穫了愛情,相當於麵包和愛情都有。

  鄧宇鈞:對,麵包和愛情。

  記者:作為兩岸經貿交流當中的一員,其實也是兩岸婚姻交流中的一員,你對於兩岸關係的未來有什麼期待嗎?

  鄧宇鈞:我還是希望回歸,因為回歸其實對誰都好,我覺得這是最好的一個方式。

  記者:覺得台灣回歸對於普通人其實是一種更好的選擇。

  鄧宇鈞:對啊,更好的選擇。促進你經濟發展,人來人往,而且大陸也在進步。

  記者:你回台灣也會把這些見聞和想法跟朋友分享嗎?

  鄧宇鈞:對,其實也不用跟他們分享,因為開放以後,來來往往,對這些觀念其實都是已經慢慢在轉變。以前人説,大陸不好、落後,現在你可以隨便問一個台灣人,他們覺得,大陸絕對是好的,發展各方面是比台灣上一層的。

  記者:其實兩岸就是越交流然後互相了解越多,就會越好。

  鄧宇鈞:是啊,肯定是這樣子,回歸最好。

  記者:好的,感謝鄧總接受我們的採訪。

  鄧宇鈞: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