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打破刻板印象,回歸愛情本質

  據統計,截至今年5月,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的兩岸婚姻已經有37.8萬對,陳和黃志道就是這其中的一對。這對陸女臺男的結合也和其他許多兩岸婚姻一樣,經歷了家人從不理解到敞開心扉的接受過程。《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4集:打破刻板印象,回歸愛情本質。央廣記者李金鑫、杜蘇閩對話陳、黃志道夫婦。

記者採訪兩岸夫妻黃志道與陳(你好台灣網 圖)

  陳:聽眾朋友大家好,我叫陳,我的先生叫黃志道,他是一位台灣人,我是廈門人。我們現在婚後在廈門共同經營一家月子會所。

  黃志道:大家好,我叫黃志道,我是台灣人。因為跟太太結緣的關係,我現在在廈門工作。

  記者:你們是哪一年結婚的?

  陳:我們是2010年結婚的。

  記者:認識多少年了?

  陳:2005年認識的。

  黃志道:12年前了。

  記者:當時是怎麼認識的?

  黃志道:我們倆認識真的純粹是因為緣分。

  陳:我們是通過一次公益活動認識的,是為了幫助先天性耳聾的孩子,我先生他們是捐贈方,捐贈的人工耳蝸。當時因為我在醫院工作,所以我作為當地的一個合作方,這種機緣巧合認識的。

  記者:你們的相識實際上是在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活動上開始的。

  陳:對,後來也是因為這個項目配合大概有一年左右的時間,時間長了互相認識多了之後,就……

  黃志道:就怎麼樣?

  陳:就慢慢被“騙”了這樣。

  記者:對方身上哪一點是特別吸引你的?

  陳:我先生他是一個非常睿智的人,不用“聰明”,用“睿智”,不管是在工作上,學習上,還是生活上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引導,給予我很多幫助,這個是最吸引我的。

  黃志道:我覺得我太太她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而且她對我們這段關係,非常真誠地對待,這是讓我們能夠持續下去的很重要的原因。我們感情就這樣一直持續增溫,然後互相再深度認識。就像我太太説的,我們實際上是有一些經歷上面跟視野上面的差距,所以在溝通的部分,常常是一種磨合,但是實際在本質的部分還是互相認同的,有時候也是互相要學的,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部分。

  記者:剛才黃先生提到你們在相處的過程當中也會有一些摩擦、磨合,有沒有一些具體的事例呢?

  黃志道:也有,舉個例子,我太太到台灣來的時候,她還是會感受到,她今天是一個大陸媳婦。

  陳:我記得有一次,我去逛街,給小朋友買了一件小裙子,很漂亮,我鄰居問了我一句話,讓我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説:這個裙子,在你們廈門大家也都是這樣子穿嗎?我説是啊,這件裙子很特別嗎?她説:哦,原來你們也這樣子穿。我的感覺不是特別好,因為台灣的一些媒體報道不一定非常真實,所以很多台灣民眾可能還是對我們有點偏見。

  黃志道:實際上我們的鄰居跟我們的關係非常好,而且是一個非常好的人。但是這體現出來台灣一般的民眾對大陸不夠了解,甚至連一般的生活都不了解,大陸現在發展到什麼程度他們都不清楚。基於不了解,而會有這種反應,體現出來台灣的媒體在這方面有點封閉,針對大陸有點刻意地用評判的角度。但我生活在大陸,我就知道,在科技的層面,在文化的層面,現在大陸在非常多的層面早就已經遠遠超過台灣。

  記者:這種隔閡其實通過不斷的交流還是可以化解的。

  陳:對,多交流真的是可以化解的,增進了解嘛。因為我是廈門人,其實我會講閩南話,如果我用閩南話跟他們溝通的話,他們不認為我是大陸人,但是我認為你應該知道我是哪人。

  黃志道:是,兩岸婚姻,有時台灣的確是會對大陸的女孩子有一種刻板印象,這種刻板印象,有點被媒體根深蒂固,而且會影響到一個人真實去看到對方,這樣實際上損失的是自己,不是對方。

  記者:你們在談戀愛的過程中會不會受到一些阻力、壓力?

  陳:肯定是會的。我的父母可能擔心我們的教育背景、生活背景不一樣,對我們不是特別看好,包括身邊的人都覺得不是特別看好。所以當時要説服父母,也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記者:會跟父母衝突到什麼地步?

  陳:我爸媽他們會跟我談話,他們也跟他相處了很長時間,他每次到廈門都會到我家去吃飯,我也給我父母和他足夠的時間互相去認識對方。所以,慢慢地看到一些實際的東西,他們就會比較放心。

  記者:黃先生這邊呢?

  陳:我聽他朋友説,他媽媽一直都跟他説,“不要娶大陸的女孩子,不可以”,沒想到最後還偏偏娶了個大陸媳婦兒。

  黃志道:我父母親他們是比較傳統的台灣人,在認識人的過程中還是有一點刻板印象存在,這需要我給他們做功課。

  記者:所以當時你的父母會覺得你娶個大陸媳婦兒是一件特別不好的事?

  黃志道:會擔心我受騙,會擔心我做的是不是對的選擇。

  記者:怎麼去説服他們?

  黃志道:我覺得真正達成信任的過程是一些實際在生活中認識她的過程,直接看到她的所作所為,才會真的達成信任跟放心。

  陳:我也希望能夠融入到他們家庭當中去。

  記者:陳小姐有沒有在某一個特殊的記憶點,讓你覺得我真正融入了,覺得贏得了我公公、婆婆的信任?

  陳:要説有過哪一個點,我沒有覺得特別有哪個點。當時第一次見面比較冷淡,不熱情。但是我需要説的是,一次、兩次、三次相處之後,隨著時間的推移,到我們真的結婚了以後,我的公公、婆婆其實是敞開心扉和真的去接受我的,我相信他們這個年紀的人,比我更能看得透很多東西。我到台灣去,他們沒有讓我覺得不舒服,或者是把我當外人,還是説在考察期還是怎麼樣,他們沒有。那時候因為懷孕生孩子要回台灣生,我那時候已經懷孕了,回去的時候,我婆婆給我買了好多衣服,都是孕婦穿的衣服,擔心我沒有衣服穿,因為胖了嘛,肚子也大了,還給我零花錢。公公幫我安排産檢,幫我安排醫生,各方面都挺好的,其實比我預期得要好。

  記者:你們兩位是自由戀愛而結合,互相之間也非常堅定,可能也在影響他們的一些看法跟判斷。

  陳:對,是的。我們在認識的過程中倒是沒有覺得他是哪人,我是哪人,其實現在的婚姻已經沒有這麼多地域的限制了。在我看來台灣已經沒有什麼特別的,最重要的是這個人合不合適,而不是因為他是哪人這是最重要的。

  記者:沒有特別大的地域上差異的感覺?

  陳:飲食上面有,比如説我是比較偏中式的這種口味上的喜好。

  黃志道:像我喝咖啡,她喝茶。

  陳:我會喜歡喝溫水,他就一定要冰的,包括給孩子也是冰冰的牛奶拿出來給孩子喝,我就會覺得為什麼要給孩子喝這麼冰的東西?他吃得很簡單、很清淡,我會給小孩子做得很豐盛,他會覺得為什麼要浪費這麼多時間?

  記者:你們怎麼去化解?

  陳:我們只有妥協,沒有化解。這種小事他通常不理,看不慣就説兩句,那就讓他説兩句。

  記者:你們在相處過程當中還有沒有發生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

  黃志道:你説好玩的事,我倒想到一件,就是天壇。

  陳:我們當時生活在北京。

  黃志道:因為簡體字我看不太懂,我是“有邊念邊,沒邊念中間”的人。

  陳:他看不太懂,鬧了一個笑話。我們路過天壇,他就説,“嗯,天雲”,我就暈了,“這個字讀tan,先生”,他只念了旁邊的雲字,就非常大聲地念了一個“天雲”,旁邊所有的人都在看著他。

  記者:你們二位在相處的過程當中,有沒有覺得陳小姐你身上的台灣味更濃了,或者是黃先生你身上的大陸味更濃了?

  黃志道:有,有一次我們在台灣打的,你記得那一次?

  陳:我們去海基會,搭計程車去的。車上的司機先生説他是大陸人,我是台灣人。

  記者:為什麼?

  陳:會有一些口語表達上面的不同,他們覺得我們的講話口音,我更像台灣人,他是大陸人。

  黃志道:對,因為我在這邊已經住很習慣了,而且我很喜歡學語言,入鄉隨俗。我想這個師傅也不是常常聽到大陸人説話,我又帶了一點大陸口音。

  陳:他還挺沾沾自喜的,説明他普通話講得不錯。

  記者:也是因為在大陸生活久了。

  黃志道:對,大陸生活久了,口音可能會跟著改變,相通的。

  記者:好,謝謝陳小姐、黃先生接受我們的採訪。

  陳、黃志道: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