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不要人為阻礙,兩岸有情人只想“簡單愛”

  來自台北的黃志道和來自廈門的陳結婚以後,在廈門經營了一家月子會所,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作為兩岸婚姻當事人,他們對兩岸間相關的法令法規相對更有發言權,他們説,大陸配偶為了愛、為了家庭而定居台灣,應該得到相應的權利保障,而不是人為的阻礙。《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5集:不要人為阻礙,兩岸有情人只想“簡單愛”。央廣記者李金鑫、杜蘇閩對話陳、黃志道夫婦。

記者採訪兩岸夫妻黃志道與陳(你好台灣網 圖) 

  陳:聽眾朋友大家好,我叫陳,我的先生叫黃志道,他是一位台灣人,我是廈門人。我們現在婚後在廈門共同經營一家月子會所。

  黃志道:大家好,我叫黃志道,我是台灣人。因為跟太太結緣的關係,我現在在廈門工作。

  記者:你們的婚禮是在哪兒辦的?

  陳:在廈門辦,在台灣也有舉行儀式。

  記者:這方面兩岸的習俗是差不多的?

  陳:差不多,真是差不多的。

  黃志道:但是我跟你講,在台灣我去過的婚禮,穿得比較正式一點,比較有儀式感。

  陳:因為在廈門辦婚禮,他們這一方來的人全都是穿得西裝筆挺,穿的禮服來。然後我們去參加婚禮,大家都穿得比較隨意,兩邊形成比較鮮明的對比,他們就比較奇怪,“嗯,為什麼會這樣?”

  黃志道:看到這個場景的人心裏在想什麼非常有意思。

  記者:結完婚之後,怎麼會萌生做月子會所的想法?

  陳:因為當時我懷孕之後就回台灣養胎,準備在台灣生。因為月子中心在台灣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了,也是台灣民眾普遍坐月子的選擇,所以我們當時就決定在台灣選擇月子中心,就開始考察各個不同的月子中心。然後我們兩個看著看著,重點就已經不在我要在哪坐月子,而是覺得説這個生意很有意思,當時在廈門還沒有,所以我們就開始了解月子中心。通過我生孩子坐月子,去了解他們是怎麼運作的,做了很多功課。後來生完孩子回廈門之後,我們就開始籌備自己的月子中心。

  黃志道:我們兩個人的分工,我是負責策略規劃、運營管理,她是負責護理跟人事落實的部分。我站在一個很理性的角度看待資源的分配、策略的走向,跟競爭對手怎麼樣區隔。她負責的部分是比較感性的部分,怎麼樣團結團隊,怎麼樣掌控護理水平等等。

  陳:我們倆在這個事情上還是很契合的,都是那種比較敢闖、想做事情的人,不是那種比較安逸,在家裏閒得住的人。

  黃志道:是的。

  記者:當時你們登記結婚的時候,手續是不是要複雜一些?

  陳:對,是。我們要先在大陸登記,而且是在涉外的婚姻登記處登記。登記完了之後,要把這個結婚證書公證,通過廈門的公證機構寄到台灣去,大概一個多月之後再從台灣的海基會把它取出來,之後再拿著這些到台灣的戶證事務所做第二次登記。

  然後我們以婚姻關係第一次入臺,會有一次海關約談,他要去問一些問題來證實你們的真實性:你們睡覺的話,你睡左邊還是睡右邊,會問這種問題。

  記者:通過平時這些,包括像婚姻登記這些手續的複雜化,可能也會讓你們對於兩岸的一些法令法規會更多關注一些,那對於兩岸婚姻法律保障上面有沒有建議?

  黃志道:台灣的法律在這方面還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陳:還可以更公平一點。

  黃志道:如果讓她更短時間之內就可以認定是台灣的居民,可以在那邊工作就更好了。

  陳:會給我們設條條框框的限制,要連續五年住滿180天,我才能申請長期居留,才可以享有工作和一些權利。

  黃志道:而且在幾年前我母親身體出了狀況,那時我們就準備到台灣去,甚至可能在台灣定居。所以她當時,放棄這裡的工作,直接跟我去台灣。但是那時候有一個很現實的考量,就是以台灣的法律,她在那邊沒有工作的身份,對她來講,對我們的生計來講都有影響,這讓我很困擾。所以這一方面如果有改善是最好的。

  陳:要給大陸配偶工作的機會,我們也需要有我們的工作,有我們的生活,有我們的社交圈,就不是説我們到台灣,我只能當家庭主婦,我只能在家待著。

  記者:台灣配偶在大陸這邊會面臨這樣的問題嗎?

  陳:這個倒是沒有,台灣人在大陸,接受程度會非常高,我們這邊其實對臺是非常寬鬆的,有很多優惠的政策。比如説像孩子,你會有優先擇校權,這些我覺得是比較好的一些對臺的政策。

  而且現在更便利的是,台灣人入境簽注都已經取消掉了,不需要了。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因為現在往來已經非常常態化了,你沒有必要給一些正常生活和做生意的人設太多門檻,做太多限制。

  記者:這樣也方便台灣同胞更好地融入大陸的生活。

  陳:對。當然相反的,作為大陸配偶,我們也希望在台灣也能夠被一視同仁,不要説給我們設那麼多限制。因為我們是因為家庭生活,是因為家才會到這邊來。

  黃志道:如果説台灣這方面有所改變,讓一些,就像我太太,融入台灣的生活,實際上對兩岸之間的互相了解,會有很大的幫助。

  陳:還有民眾互相之間的認識,會少掉很多隔閡。

  記者:從去年“520”之後,這一年來兩岸關係可以説在走一個下坡路,你們作為兩岸婚姻當事人,對這方面應該比普通的民眾更敏感一些。你們覺得兩岸關係的走向,對你們的婚姻家庭有影響嗎?

  陳:因為我們大部分時間生活在大陸,所以我們感受不到什麼實際的影響。如果今天我生活在台灣的話,一定會有感受。其實在去年“520”之前,是往一個非常良性的發展,對於台灣經濟,對於民眾,包括對在台生活的這些大陸配偶,都是非常好的助力和推動,我覺得沒有必要往後走,沒有必要倒退。

  記者:現在感覺是開倒車的狀態。

  陳:是,包括台灣的當地民眾,特別是旅遊業這些人,感受是非常明顯的,而且反應是非常大的。其實民眾很簡單,我要賺到錢,生活越來越好,這是最簡單的。往大局去看的話,有利於台灣發展的,有利於台灣經濟的,那就應該去推動。

  黃志道:我覺得台灣政治人物的格局可以再提升。

  記者:民間對於兩岸交流的盼望和需求,還是會反過來推動兩岸關係向好的方向發展的。

  黃志道:會的。

  陳:我們也希望民間的力量確實能夠推動往良性的方向發展。

  記者:好,謝謝陳小姐、黃先生接受我們的採訪。

  陳、黃志道: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