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我去大陸上學,為了尋找中國人的根

  台灣女孩李俞柔從台灣中國文化大學畢業後,決定到大陸北京大學讀研究生,畢業之後更是在北京找到了工作。當被問到當初的選擇,她表示,因為她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所以想到大陸探尋自己的根是什麼模樣。《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6集:我去大陸上學,為了尋找中國人的根。央廣記者李金鑫對話台灣女孩李俞柔。

台灣女孩李俞柔(右)在北京大學校園內拍攝她的碩士畢業照(你好台灣網 圖)

  李俞柔:聽眾朋友,大家好。我叫李俞柔,我來自台灣的台中大甲,在台灣念中國文化大學,在大陸北京大學念的碩士生。現在在北京工作。

  記者:你是哪一年到大陸來的?

  李俞柔:2014年9月入學的。

  記者:那時候為什麼在本科畢業了之後還會選擇到大陸來進一步深造呢?

  李俞柔:因為我大三的時候有到濟南大學去做交換生一年,在那一年裏面,我看到山大的學生都特別認真地唸書。我會覺得他們每一個人都對自己的未來非常有規劃,而且肯為自己未來過好一點,過好日子去打拼、去學習,所以這種精神其實挺感染我的。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還要繼續念下去,我一定就要來大陸唸書,因為這裡有一個比較好的唸書環境。後來山大念完一年之後,我回到了文化大學,在文大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比較好的老師,他叫石佳音,我就跟他討論了我這個想法,我就説如果我想繼續念下去的話我要來大陸念,他也很支持我,後來我就過來了。

  記者:為什麼會選擇到北京大學?

  李俞柔:因為這是中國最好的學校,要來肯定要來最好的。

  記者:從台灣到大陸來上學這個過程複雜嗎?

  李俞柔:是這樣的,當時我只是有這個想法,就想過來大陸唸書,但是並不了解過來大陸唸書要走的程序,所以我就決定花一年的時間過來大陸旁聽課程,然後在大陸租房子住了一年,親自調查看哪個學校好,要怎麼選擇老師。這一年裏收集資訊,了解怎麼申請學校,大概知道求學管道是怎樣之後,就面臨另外一個問題:我要選哪個學校,選哪個老師。

  那時候對“中國模式”討論得比較多,這個議題比較熱,我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有一個叫閻嘯平的老師,他看到大陸北京大學有一位潘偉教授寫了《中國模式》這本書,覺得他的觀點非常好,所以他就建議我跟這個老師讀研。後來我接受這個建議,去北大拜訪了潘偉老師,跟潘偉老師約見面,跟他聊了幾次,他覺得我的想法不錯,表示願意接收我。後來我就開始認真努力地唸書、申請、面試、考試,後來就上了。

  記者:就順利通過了

  李俞柔:對。

  記者:你剛才説在選擇到北大上學之前,是到大陸這邊來親自考察這些學校的信息,當時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李俞柔:過來這裡人家都説,“你其實在網上就可以看到了呀”,我是覺得我這個方式確實是很笨的。

  記者:但是親自來看那種感覺還是不一樣。

  李俞柔:對,肯定的,跟在網上了解信息肯定是有落差的。因為選擇學校對我來説也是比較大的事情,關係到我要在什麼樣的環境裏面生活。所以我會想看看這個學校的環境是什麼樣子的,我在網上找信息肯定是沒有辦法替代我親自去感受這種方式。這可能會讓我花很多錢、時間、精力,但是我感受會跟別人不一樣,做的決定可能真的是自己比較想要的。

  記者:還是很值得的,這個時間和金錢都花得很值得。

  李俞柔:對,我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花得挺值得的。

  記者:你家裏人對於你來大陸上學是什麼態度?

  李俞柔:家裏人可以分很多派,我媽媽是很反對的,因為她覺得女孩子跑這麼遠她很不放心,而且還自己一個人,我在大陸沒有親戚朋友,就我自己一個人,大學同學也沒人跟我過來念,所以她很不放心我自己過來。我姑姑是很支持我的,因為我姑姑是一個比較開明的人,她覺得人身安全當然要注意,但是去大陸發展肯定是比台灣好的,就這一點來説她一定是支持我過來的。

  我媽就比較難搞一點,所以當時是請了我大學的石佳音老師,他家是住台北,他特地為了這個事情跑過來台中,跟我媽曉之以理,讓她知道,其實讓女兒來大陸上學是對女兒比較好的,後來我媽也答應了,她被説服了。

  記者:不同意的理由裏面,會有覺得大陸人不好這種顧慮嗎?

  李俞柔:會啊,她就認為我會有很嚴重的人身安全問題,她的想象裏面大陸會有很多小偷,你出去可能跟別人一言不合就會被揍,這裡的人民素質比較低下,可能你自己會過得不舒服、接受不了……她會有類似這一種擔心出現,因為她沒有來過大陸,只看台灣媒體放大大陸負面的那部分去做宣傳,所以我媽會有這種想法其實也是情有可原。

  記者:在那種環境下其實是比較普遍的現象。

  李俞柔:對。

  記者:但是你來了之後,親眼看到和親自體會到的大陸跟之前從你家人、朋友,或者媒體上了解到的大陸會有很大的落差和區別嗎?

  李俞柔:這點不會,為什麼呢?其實在台灣的時候,我對大陸的想象並不壞,我主要是比較相信我老師的話。我老師帶我們唸書,所以我會比較相信課外書上的一些説法,而且那時候我老師已經過來大陸做交流、做訪問學者,所以他對大陸的情況還是比較了解的,回來會跟我們説大陸的現狀,講大陸發展得比較好。所以對我來説,我來大陸上學之前和之後反差不會很大,這點可能是我跟其他一些台灣的小朋友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我比較幸運一點的是,在台灣遇到一個好老師,他可以及時把大陸現在的發展情況告訴我們。

  記者:所以從一開始你就覺得,媽媽的擔心是有必要的,但是不會那麼誇張?

  李俞柔:其實我一開始還真的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我是沒有什麼擔心的,我是帶著一種非常期待、愉悅的心情過來的。

  記者:就感覺人生又到了一個新的階段,會有一個新的世界在迎接你,是嗎?

  李俞柔:是啊,因為當時在台灣讓我覺得讀書氛圍不好,所以我想換一個環境試試看,挑戰自己,跟大陸學生一樣能夠拼到什麼程度。

  記者:台灣的同學對於你過來大陸上學,包括現在工作也在這邊,他們是什麼樣的看法?

  李俞柔:一開始他們會很好奇,一直問我説,為什麼你想來大陸,為什麼你不要去美國,為什麼你不要去英國,他們説去這些比較先進的地方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去一個比我們差的地方。我同學會有這樣的問題,我覺得很好笑。

  記者:你怎麼回答他們?

  李俞柔:我就會跟他們説,大陸根本就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子。而且基本上我對“自己是中國人”這件事認同比較高,所以我覺得既然身為中國人,就應該了解自己祖先生長的地方。先建立在了解自己的基礎之上,之後有機會肯定還是會想去歐美國家看一看,這樣的話,你才有一個基點去做比較。

  記者:這樣才會走得更遠。

  李俞柔:對,不然就像浮萍一樣,你不知道根在哪兒。可能你去美國之後,人家也不把你當自己人,你會覺得很孤單,然後又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你就變得兩邊都不是人,你活那麼累幹啥呢?

  記者:那同學們現在還會問你在大陸的一些見聞嗎?

  李俞柔:這個問題有點尷尬,因為後來我就沒有再跟他們聯絡了,為什麼呢?因為你知道在2014年的時候,台灣爆發了太陽花學運,那場學運還挺撕裂台灣人心的,它會讓一些年輕人談政治的時候變得特別激進。就在太陽花學運期間,我跟我朋友討論了一些兩岸的問題,討論得非常不愉快,後來他們非常激烈地人身攻擊我,就因為這樣我跟他們再沒有來往了。

  記者: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的時候,你是在哪兒呢?

  李俞柔:我人在台灣。

  記者:那時候已經到過大陸了?

  李俞柔:對,我2014年太陽花學運爆發之前就來過大陸了,我那時候已經來大陸旁聽了課程,考察了一些學校、老師,已經住了快一年了。那時候已經對大陸有一些基本的了解了,然後再回去台灣就是準備要收拾行李入學了,然後爆發那場學運跟同學在台灣討論的時候就討論得不愉快。就是我跟他們沒有來往並不是因為他們跟我意見不一樣,而是因為他們因為這樣意見不一樣而直接人身攻擊我。

  記者:按理説應該是更包容多元的想法。

  李俞柔:對,這一點其實也很奇怪,大家會認為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但是由這一場學運,或者這一場學運之後衍生出來的比如人跟人之間談政治就會起衝突,只要想法不一樣就會起衝突,這一點來看,其實根本一點都不像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應該有的現象。

  而且兩岸議題也因為這樣變得很敏感,因為大家一談起來,一定會涉及到你是什麼派別的,你是什麼立場的。所以現在在台灣討論兩岸關係,有一些人就不太願意表態,主要從那一場學運之後,人心慢慢被撕裂了,討論兩岸問題就變得越來越敏感。

  記者:好的,感謝小柔今天和我們分享她在大陸的求學經歷,謝謝你,再見。

  李俞柔:謝謝,家鄉的聽眾朋友們,再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