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大陸是睜開眼睛看世界的人都會選擇的舞臺

  李俞柔是一名來自台灣台中的女孩,她在北京大學念完了研究生,這段求學經歷使得她成為了更好的自己,為了離夢想更接近一步,她選擇在北京工作、定居,紮下根來。《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17集:大陸是睜開眼睛看世界的人都會選擇的舞臺。央廣記者李金鑫對話台灣女孩李俞柔。

台灣女孩李俞柔(右)在北京大學校園內拍攝她的碩士畢業照(你好台灣網 圖)

  李俞柔:聽眾朋友,大家好。我叫李俞柔,我來自台灣的台中大甲,在台灣念中國文化大學,在大陸北京大學念的碩士生。現在在北京工作。

  記者:小柔,你在北京大學上學期間和大陸的同學也相處了這幾年,在這期間有沒有發生一些讓你印象比較深刻的事情?

  李俞柔:有啊,我其實剛進入北大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個師兄,但是他跟我不同師門,他們在課業之餘會自己組建一些讀書會,所以我一開始就跟著這些師兄師姐一起唸書。因為他們都是師兄師姐,而且有一些還是北大本科、一些很好的學校本科畢業的人,所以他們的知識積累都非常厚,對很多不是在他們專業範圍內的其它知識也非常熟,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那種狀態,所以一開始我會覺得壓力非常大,就是別人知道的事情我怎麼會都不知道?但是沒想到我這個擔心是多餘的,因為我發現北大的師兄、師姐他們的包容性非常強,他不會因為你不知道而去貶低你或者排擠你,他反而會告訴你更多,如果你對某個事情有興趣的話,他甚至開書單給你,讓你對這個事情去鑽研,這一點讓我覺得收穫非常大的。

  其實在北大裏面,雖然一般情況下大家可能會看到一些競爭關係,但是其實也有很濃厚的合作關係的,而且會互相提攜,尤其是師兄師姐對師弟師妹的提攜,我覺得這點非常好。

  記者:剛才你説的讀書會裏面,是大陸和台灣的同學都有?

  李俞柔:是的,因為讀書會的那個老師帶了比較多台灣學生,所以他的讀書會裏面肯定會有一些台灣學生,基本上還是大陸學生偏多。

  記者:大家相處得還是很好,就像你剛才説的那樣。

  李俞柔:對,相處得非常愉悅,而且會互相幫忙。

  記者:小柔,你在大陸上了三年學,你覺得在大陸的求學經歷給你自己帶來的最大收穫是什麼?

  李俞柔:我最大的收穫就是改變了一些我以前不好的習慣,我以前是比較懶一點的。

  記者:會想要舒適?

  李俞柔:對,而且加上我那時候是生活在小島上的,競爭壓力沒有那麼大,所以這樣的情況下,在大陸人眼裏就是非常懶的狀態。到大陸之後,因為我在中國大陸最好的學校上學,那個壓力是非常大的,我現在還印象非常深刻,我第一年過的是什麼日子。我第一年,每天基本上兩三點睡覺,早上大概七八點起來,睡覺時間都被我壓得很短。因為一開始進入一個新環境,我首先不知道這個環境是什麼情況,我身邊的同學是什麼狀態,然後我會把他們想得非常厲害,其實也非常厲害。那時候我會莫名給自己壓力,我就會覺得我在大陸最好的學校,我不想成為最好的學校裏面最差的人,所以我第一年是很認真唸書的,除了上課之外就跑圖書館,去看書,去把自己先前一些不足的地方補起來,這種生活模式大概持續了一年。

  大概這樣經過一年的洗禮之後,我那個懶散的個性已經基本上被改掉了,現在我除了不懶之外,我反而還變得更積極一點了,我會希望對要做的一些事情提前有所準備,有備無患。比如像我以前在台灣的時候做報告,我可能就當天準備,但是我現在就會提前一週準備,因為我希望可以把它準備得比較好。

  記者:你的畢業論文是寫的什麼?

  李俞柔:我的碩士畢業論文題目是《西周政治體制初論》,副標題是“封建秩序與權力制約”。

  記者:當時為什麼會選擇做這麼一個聯絡了中國歷史和政治的論文?

  李俞柔:其實我一開始就對西周比較感興趣,我來大陸之前讀了比較多的古代典籍,像《四書》《論語》《孟子》《大學》《中庸》,我對這塊有興趣,而且我也想透過我寫論文,把這塊全部都涉獵過一遍,加深我對我們祖先的了解。就是我過來大陸是想要知道我祖先的生活環境是什麼樣子,那我做這個論文也是想知道我們祖先以前在想什麼,以前人都在想些什麼,就是對一些政治制度的設計這個問題已經考量到什麼樣的程度了。同時我也希望可以閱讀我感興趣的書,就是古代典籍。結合這三方面的考量,所以我就選擇這個題目。

  記者:我倒是覺得你的這種想法,你是想去探索中國傳統思想或者文化,但是島內前段時間還提出刪減文言文,反而是在“去中國化”。你剛才就讓我有一種特別強烈反差的感覺,你自己有這種體會嗎?

  李俞柔:我自己倒是不會覺得我跟別人反差特別大,但是你剛才説的那個問題確實也存在,就是島內是一直在“去中國化”的。但是我不會拿我自己去對比,因為我現在生活在大陸,在大陸大家的想法都很正常,就不會去“去中國化”,所以我不會去想為什麼別人在“去中國化”,然後我會一直想要對自己的傳統去深挖、去理解它。而且這本來就是我老師培養給我的一個興趣,我是把它正常傳承下去而已。

  記者:小柔,是什麼讓你決定了畢業之後留在大陸工作?

  李俞柔:有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就是我有男朋友了。我男朋友是大陸人,家是山西的,就是我們兩個如果打算長遠發展的話,我肯定要呆在大陸的,我總不可能讓他跟我回去吧,首先這裡的發展空間還是比較大的,我不希望他回島內被局限住,其次是我自己也想留大陸,所以我就留下來了,只能在這兒找工作。

  記者:拋開男朋友這個因素之外,你自己為什麼想要留在大陸?

  李俞柔:因為我覺得在大陸我未來的發展一定會比在台灣好,這點是只要睜開眼睛看世界的人都會有的想法。

  記者:我覺得你是一個目標很明確的人,你找工作的時候有哪些比較明確的目標和範圍嗎?

  李俞柔:有,這點其實我跟大陸學生還是有點不太一樣。我畢業之前在找工作的時候,我身邊很多大陸的朋友都跟我説,要廣泛地去撒網、去投簡歷,這樣的話你找到工作的機率就會高很多,我身邊的大陸朋友在畢業前找工作的階段,他們的面向都非常廣,跟他們自己學的專業都可以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我就接受不了我的工作跟我自己學的東西沒有什麼關係,因為我還是希望自己可以學以致用的。所以我在找工作的時候設定了幾個領域,範圍比較狹窄一點,比如像出版社,或者平面媒體,電視媒體,還有網絡媒體,就是範圍比較小,目標比較明確,所以就不是特別好找。

  記者:身為一個台灣的女孩子,你在找工作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遇到一些困難,你都是怎麼克服的呢?

  李俞柔:我那時候比較想去的是媒體,我的身份可能會影響我去找這個工作。

  記者:會有一些限制?

  李俞柔:對,其實肯定大陸對生活在這邊的台灣人是非常好的,會出臺一些比如説像一般大陸勞動者他們的稅收起徵點是3500,但是台灣人是4800這樣的政策,這一點可以體現出大陸對台灣來的人還是挺照顧的。是有好的部分,而且好得還比較多。但是當然也有限制,這點是我找工作的時候自己經歷的,因為那時候我就想在媒體行業和出版行業工作,然後媒體行業又相對比較敏感,基本上一開始都是被拒絕的狀態,大家一看到我的身份就會覺得不適合。

  記者:實際上這種限制是一種非正常的狀態,也是因為兩岸目前的這種現狀所造成的,按理説是不應該有這種限制的,我覺得這是兩岸還沒有真正結束對立狀態所造成的。

  李俞柔:是這樣的沒錯,雖然在國民黨執行時期,就是馬英九時期,兩岸在如火如荼的交往之中,其實還是隱約存在一些你説的那種對立狀態的。所以這塊可能沒辦法吧,只能等統一了,可能這種限制才會沒有。但是我也可以理解,説真的,我現在會比任何人都還期望看到兩岸統一,因為首先工作起來就會比較方便,然後其次就是兩岸統一之後,往來還有一些限制就不會那麼多,像我男朋友去台灣也方便了。

  記者:實際上兩岸不管是關係好或者是真正的統一了,受益的其實是兩岸的民眾。

  李俞柔:肯定是啊,但是很多人想不清楚這一點,或者是有一些台灣的政客他們只想著自己的利益,沒有真的為台灣2300萬人民著想。其實兩岸走向統一,可能對台灣老百姓是最好的選擇。

  記者:好的,感謝小柔今天和我們分享她在大陸的求學和工作的經歷,謝謝你,再見。

  李俞柔:謝謝,家鄉的聽眾朋友們,再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