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破境重圓又難圓

  1950年5月10號,國民黨軍隊殘部敗退台灣之前,在福建省東山縣緊急抓壯丁擴充兵源。在東山縣康美鎮銅缽村,全村青壯年男人一夜之間被帶走,91位妻子守了“活寡”,被稱為“寡婦村”。後來,這裡修建了一卒“寡婦村展覽館”。《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3集:破境重圓又難圓。央廣記者穆亮龍、馬藝對話“寡婦村展覽館”館長黃鎮國。

“寡婦村展覽館”館長黃鎮國(左)接受記者穆亮龍(右)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黃館長,這個展覽館為什麼叫“寡婦村展覽館”?

  黃鎮國:這個館主要是訴説1950年5月10號,國民黨的軍隊要離開我們東山,逃往金門、台灣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們東山解放是1950年5月12號,國民黨的軍隊10號逃離我們東山,提前兩天。他要走的這一天,就是510抓丁事件,就是把銅缽村所有的男人都騙出來,要查戶口,沒事才可以回家,但是集中以後,從17歲到55歲這樣的男人全部被帶走。那天晚上被抓了147人,青壯年,這個數字是佔當時這個村男青壯年總數的95%。

  我們這個館主要是訴説他們留下的妻子。他們留下了91個妻子,91個妻子命運怎麼樣?由於海峽兩岸的原因,她為了等老公回家,等了一輩子,也就是守了一輩子活寡。但是歷史也給他們一個相會的機遇,就是38年以後的1987年11月份,蔣經國在台灣老兵的抗議下,老兵背個牌,簡簡單單寫了四個字“我要回家”,蔣經國開放去臺人員回大陸探親,當然去臺人員是包括國民黨跟親屬。

  這些丈夫回來了,這些女人的命運怎麼樣?塵埃落定了,來個總結吧。所以我當時就總結這些女人的三種命運,每個女人都守寡,她們的命運因人而宜都不相同,但是逃脫不了三種命運。

  記者:館長,您説的這三種命運是哪三種命運呢?

  黃鎮國:第一種命運就是“一別成永別”的命運。到這一天已經是38年、快40年了,不是台灣的親人死了,就是大陸的親人死了,歷史給了他們一個相會的機遇,他們享受不了,死了,所以第一種命運就是“一別成永別”的命運。離別永遠不再相逢,佔了多少?我總結了一下,大概三分之一多一點。

  第二種命運就是葉落歸根。葉落歸根大家都懂,回家,徹底回家,定居,回來了,但是直到現在,只來了19個,這19個在台灣都是“三無”,沒有房子、沒有妻子、沒有兒子,這樣的孤獨老人他可以回來,通過“兩會”的同意可以回家,不走了,但是直到現在只來了19個,為什麼?因為有一個條件,必須是孤獨老人才可以回來,所以這麼一下子就回來了19個。這19個現在到村裏面去找,都沒了。為什麼?都是風燭殘年的時候才回家,大概70多歲以上人才回來,你説好景能有多長?享受天倫之樂能有多久?不久就死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沒幾年就下山了。現在到村裏面去找,這些人都沒有了。最好的命運,但是是短暫的。

  第三種命運就是“一夫兩妻慶團圓”的命運,為什麼?有一天台灣來了三對夫妻,等於這一天,這個小村莊有三個家庭是“一夫兩妻慶團圓”的家庭。為什麼?妻子沒走,還在家裏面,老公來了,大部分把台灣的老婆帶回來了,就出現了這種畸形的社會現象,“一夫兩妻慶團圓”的命運。説到一夫兩妻的問題,有人也問我,一夫兩妻怎麼辦?後來我的回答也簡單,只有8個字,“一夫兩妻等於一國兩制”,管不了,現實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們這個展覽館主要是訴説這些女人的命運。

  記者:黃館長,從這個展覽館裏面的展品中,我們能不能看出這三種命運的體現?

  黃鎮國:你看,從這個角落就可以説三種命運的體現。你看這組照片,“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就是訴説這是台灣老兵在開放以後,走得動的時候,每年清明節都回家掃墓,都回來,探親潮都集中在清明節前後。為什麼?人見不著了,來安慰他們親人死去的靈魂,來祭拜他們。這是一別成永遠的生動寫照,每個照片都是在山上掃墓的鏡頭。

  第二種命運是葉落歸根,我介紹兩個人,19個人當中有兩個。這個是55歲那年被拉走的,當年17歲到55歲的青壯年男性被抓走,他是55歲被抓走。所以你看38年以後,1987年10月份以前,他作為一個台灣老頭,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怎麼樣,他也不可能知道下個月就要開放,他不懂。但是他只想逃跑,他説如果我不跑,死在台灣怎麼辦,無牽無挂,所以他選擇逃跑,跑到馬來西亞,從馬來西亞跑到香港,從香港再跑回家。

  記者:叫蔡秋昌。

  黃鎮國:他偷跑回來了,但是他遇到一個什麼問題,吃飯的問題。如果在台灣,他可以享受台灣“榮民之家”的待遇,那裏會有補貼,到他死還是台灣當局負責。現在沒有經過“兩會”同意,他算偷跑回來了,怎麼辦?後來我替他寫信給連戰,當時連戰在負責台灣老兵這塊工作。三個月以後,允許他重返台灣,又回去了,去辦什麼?去辦理定居手續,每年驗證他活在大陸,就把“榮民之家”那份補貼寄回給他。那一份補貼來了,可以養活他一家人,還有積蓄。但是你有錢沒用,補償不了他妻子為了等他守了一輩子活寡。

  記者:這張照片背後又有什麼故事?

  黃鎮國:他當年三個兄弟全部被抓,他是最年輕的一個,和他妻子剛結婚不久,不到幾天就被抓走了,他的妻子也不改嫁,跟其他妻子一樣,等老公回家。所以她只好抱養,抱著孩子來養,養大了招親。丈夫回來一看,孩子一大堆,為什麼?這代人不懂計劃生育,也沒有限制他們計劃生育,所以説生了好多孩子,導致他38年以後回來,兒孫滿堂,但這一切不是他的,是天上掉下來的。這個家不是他的,但是歸根到底還是他的。這樣的家庭結構,在我們東山所有去臺人員中大部分都是這樣子。因為大部分年輕時被抓走,大部分沒有兒子,他們都抱養。這是最好的命運,但是短暫的。

  記者:那這邊展出的就是第三種命運了?

  黃鎮國:第三種命運,我説了一夫兩妻的命運。我們通過這對夫妻可以説明這個問題,年輕美麗的妻子等她老公等了一輩子,老了。老公被抓兵時像孩子,現在回來是這個樣子。他是帶台灣的妻子來看大陸的妻子,所以産生了第二次離別。第一次離別看到是老公被國民黨人抓走,第二次離別看到是老公被台灣女人帶走。他來了,把他老婆帶回家了,不能留下他老公,還要送他老公跟台灣女人回去,留下來的還是她孤零零的老太婆。你説為他守寡值得嗎?當然不值得,但是怎麼來解釋海峽兩岸的問題呢?我經常這樣説,天上有銀河,王母娘娘一生氣,拿金釵拿起來一劃,把牛郎織女隔在銀河兩岸,但是她有良心,一年允許他們相會一次,就是七夕。而人間有道海峽,這道海峽像這條銀河,因為歷史的原因,造成了兩岸的分離,把丈夫隔在海峽東,把妻子留在海峽西,沒想到漫長的38年以後,才允許兩人相會,就這麼沒道理。

  這些妻子真的是辛苦,好多人問我,這些女人的命運怎麼樣?後來我也總結了八個字,這些女人的命運只有八個字來概括,含辛茹苦,感情重創。她不改嫁,承擔了他丈夫全部的責任,丈夫留下了孩子,要支撐這個家,裏裏外外都是她一個女人,她不含辛茹苦,這些都是物證,石磨,這些都是以前的落後勞動工具,而這些工具都是這些老太婆用過的,體現了她們含辛茹苦的生活狀況,這些年大概在30歲左右的人守寡,在這種年齡段守寡,她不感情重創嗎。但是38年我們調查了,38年以後老公回家了,每個家庭依然存在,沒有一家是家破人亡的,所以説妻子就是家,妻子在,家就在,妻子不在,家就沒了。

  我們來個假設,這些妻子在他老公一年、兩年、三年、五年、十年沒回家,這些女人,“算了,算了,回不來了,改嫁了。”如果這些女人都改嫁了,那38年後老公回來還有家嗎?我敢説大部分沒有,快40年了,父母親都死了,妻子改嫁,有孩子也隨母親改嫁,不隨母親改嫁,變成孤兒,孤兒也不見得留在家裏面。

  所以我們那邊擺一個破鏡子,好多人説“館長,你們銅缽村大團圓了,為什麼要擺這面破鏡子?”我説,團圓了不錯,你看海峽姐妹慶團圓,一夫兩妻慶團圓,但是還不是一個破鏡子?由於這樣的原因,他們家裏的鏡子被打破了,現在人給送回來了,他們是團圓了,但還是一面破鏡子。我們中國有句老話,破鏡難圓。既然是悲劇,不允許悲劇重演,這樣來解釋我們無以破鏡重圓的內涵,是這麼一個道理。

  記者:好,謝謝您,館長。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