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我每年帶孩子回老家祭祖

  台商林盛章的父親是從福建省東山縣去台灣的國民黨老兵。30年前,兩岸隔絕,父親想往東山老家寄一封家書、一張照片,都是奢求。如今,林盛章和27歲的兒子回到東山老家,攜手創業,兩岸血脈親情切不斷。

  《系列訪談:親歷兩岸民間交流30年》今天播出第8集:我每年帶孩子回老家祭祖。央廣記者穆亮龍採訪台商林盛章先生。

台商林盛章先生(左)接受記者穆亮龍(右)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林先生,今年是兩岸1987年11月份開放去臺人員30週年,您的父親也是東山人,也是跟著當時的國民黨軍隊去的台灣,1987年以前也沒有回來過?

  林盛章:1987年之前都沒有回來過。

  記者:您今年應該50歲有嗎?

  林盛章:我55。

  記者:您出生是在?

  林盛章:我1962年。

  記者:那時候其實到1987年已經是25年了,1987年的時候25,那時候對父親、對家鄉的一些感覺,各方面那種思念可能都比較清楚了。

  林盛章:非常清楚,因為我小的時候,從小像類似一個眷村長大,周圍全部都是有一些東山人,一些外省人都居住在一起,那時候思鄉很重,我們小時候都看,我講我爺爺奶奶、祖父祖母,沒有辦法聯絡,他都透過新加坡的一些親戚帶著書信,下去聯絡。我印象中很深,我爸爸為了寄一張照片,我那時候差不多是七歲,我弟弟是五歲,還有一個三歲,我家三兄弟,照一張全家福的照片,寄來東山。

  記者:您那時候五歲?

  林盛章:我那時候六歲,差兩歲,一個六歲,一個四歲,一個兩歲,我弟弟,我媽媽抱著一個光頭這樣。為了那一張照片,還托新加坡有人到台灣去,帶著這個書信到福建東山,我聽我爸爸講説,我奶奶看到那一張照片,一直哭泣,因為我爺爺很早就過世了,我爸爸沒有幾歲,我爺爺就去世了,我爸爸很思念我奶奶,只有她一個人在生活,剩下侄子那邊在照顧我奶奶,這種感情我們能體會出我爸爸很想念家,很想念東山的奶奶,寄了一張相片,在她生前有看過,那張照片我們家還保存著。

  記者:當時您經常會看到您的父親對家鄉的那種思想,有什麼表現能看出來嗎?

  林盛章:跟我媽媽時常提起老家東山這邊的情況,經常提起,還有一些老鄉聚在一起,都會講東山一些往事,因為他在荊門服役,當了十年的兵,到台灣。

  記者:是在台北嗎?

  林盛章:在台北,感覺沒有希望回來大陸了,一直非常想念,只好落地生根,娶我媽媽。

  記者:還沒請教您父親名諱是?

  林盛章:林海南。

  記者:現在還在世嗎?

  林盛章:不在了。

  記者:當時他走的時候,離開大陸年齡是?

  林盛章:19歲。

  記者:那時候還沒成家吧?

  林盛章:在這邊還沒成家。

  記者:成家的時候在台灣,年齡得有40歲?

  林盛章:我爸爸成家的時候30幾歲,我是1962年生的。

  記者:1987年前夕,我們現在看到一些電視的畫面,包括一些圖片能看到,當時我記得是何老先生那個台灣老兵説“我要回家”,背後寫著字,那種場景你當時見過嗎?走上街頭去申請。

  林盛章:那是走上街頭了,媒體報的不是很多。

  記者:那個您見過嗎?

  林盛章:有印象。

  記者:在那個時間段,您的父親有沒有一些情緒的變化?或者也參與這樣的行動?

  林盛章:是有那個情緒,當時台灣那邊也是在戒嚴,也不能講太多,那一張照片都是我發的,第一次來東山人家拍的,你看那個情景,那個眼神,那是非常感動。

  記者:你看後面門上的門楣,寫的對聯上還特別應景,春意盎然。

  林盛章:這個是在梧龍村村部裏邊的,這些老的很多都不在了。

  記者:這是哪一年?

  林盛章:1988年過來。

  記者:當時他在準備來的時候,做的準備工作你還記得嗎?

  林盛章:有,他非常興奮,當時因為可以領台幣20萬,非常興奮,準備要買金子,帶一些東西,都有充分的準備。我們有成立一個同鄉會,隨時都在同鄉會裏面討論,各家有人先回去,有什麼親戚。

  記者:最後真正成形的時候,是他一個人回來的?

  林盛章:第一次他,還有一些鄉親,因為東山很多鄉親。

  記者:都在一起回來,家裏人第一次還沒有跟他一塊過來?

  林盛章:我媽媽好像第二次跟他一起來,隔年又來了,來了很多次。

  記者:第一次來了又回去之後,跟你們怎麼講的呢?

  林盛章:跟我們不會講,因為我們從小時候,爸爸都跟你交代説,你是福建東山梧龍村,你的祖籍在那邊,我們小時候都這麼跟你講,即使我沒辦法帶你回去,你也要認得老家,我印象都很深。

  記者:當時您的父親寄一張全家福到大陸來,大陸的家人有沒有也寄一些照片到台灣去?

  林盛章:沒有,那時候都沒辦法,因為我現在要找尋我奶奶的照片也找不到。

  記者:當時您父親回來探親的時候,您的奶奶還在世嗎?

  林盛章:不在,因為接到照片以後,好像隔年以後亡身了。

  記者:他回到東山來探親的時候,家裏還有些什麼人呢?

  林盛章:家裏一些侄兒。

  記者:他的兄弟還在嗎?

  林盛章:兄弟都不在了。

  記者:也不在了,也很遺憾,都沒見上。

  林盛章:有一些老輩的,還是有見一些人,1988年的時候還有見一些人。

  記者:有沒有也帶著你們這些,對您父親來説一些晚輩,到爺爺奶奶的墳前去祭掃一下有沒有?

  林盛章:因為我現在住在東山,連續兩年、三年清明的時候,我都祭拜。

  記者:當然您的父親跟東山這邊的家人,侄子,親戚,肯定感情是比較深的,我們從這個照片也能夠看出來,像您這一代,包括您的後代,你現在應該也成家,有孩子了。

  林盛章:有,我小孩都很大了。

  記者:年輕的這一代,他們後代之間這種親情還有嗎?是不是淡了還是濃了?

  林盛章:我的感覺沒那麼濃,因為我們這一代還有感覺,我感覺我兒子對祖籍這邊,我現在帶一個小兒子過來這邊。

  記者:有多大了?

  林盛章:27歲。

  記者:工作了。

  林盛章:現在跟我一起工作。我會帶他去祭祖,帶他去老家走走看看。

  記者:也是想讓他把這個心情血脈能傳承下去。

  林盛章:這個血脈肯定要傳的,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還有血統都是存在的,那改變不了的,那個切不斷,這個血緣怎麼去切,我們的祖先是在這邊,幾千年的,這種血脈傳承下來,切不斷,真的是切不斷。

  記者:他願意到大陸來工作嗎?

  林盛章:因為這個平臺比較小,大陸市場很大,結果他的思維説這邊要做的比較單調一點,他想再拓展一些,因為現在東山縣的經濟發展不像大城市那麼發達。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