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血脈親情推開兩岸民間交流大門

  自1987年11月兩岸打破長達38年之久的隔絕狀態以來,兩岸民間交流往來快速發展。政治的隔絕對立擋不住期盼團圓的親情力量,30年來,兩岸民間交流從親情出發,實現了從人員單嚮往來到雙嚮往來,從返鄉探親、旅遊觀光、商務考察到商貿往來、經濟合作、求學就業、文化交流,從“小三通”到“大三通”的深入發展。當然,其中也出現了起伏波折。

  為回顧兩岸民間交流30年的發展歷程,給兩岸關係未來發展帶來啟迪思考,特別邀請多位專家學者分析點評,推出《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播出第1集:血脈親情推開兩岸民間交流大門,央廣記者穆亮龍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右)接受記者穆亮龍(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教授,您好。

  張文生: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

  記者:今年是兩岸交流30年。兩岸從1987年11月份打破了兩岸隔絕對立38年之久的隔絕狀態,開啟了兩岸民間交流的歷程。交流是從台灣老兵返鄉探親開始的,從親情的力量開始,後來又延續到了兩岸的經貿交流、婚姻家庭、兩岸青年的創業、學生的交流等等各個方面,兩岸和平交流的大門就一下子打開了。現在回過頭來看30年前那次台灣老兵返鄉探親,在兩岸關係發展史中的地位和作用,您怎麼評價呢?

  張文生:從1987年以來,兩岸開啟交流,其中民間交流佔據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兩岸從1987年以來開始交流溝通之後,最開始就是從以親情為紐帶探親交流開始的。在這個過程當中,當然各界都做了努力,特別是台灣的這些老兵,為了返鄉探親,在台灣發起了“返鄉探親運動”,對於突破台灣當局當時執行的“三不”政策,應該説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實際上包括當時剛剛成立的民進黨,都對老兵返鄉探親有過支持。所以從兩岸開啟民間交流大門來看,應該説親情是一個動力,台灣社會各界順應這樣的時勢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包括1987年當時蔣經國已經處在暮年,他也看到這種潮流已經不可阻擋,他覺得要對歷史有個交代,最後他也沒有阻攔,堅定地開放老兵返鄉。

  雖然從1947年以來,兩岸隔絕了30多年將近40年,但是兩岸天然的血緣聯絡從來就沒有斷過。所以在內外形勢變化之後,它自然而然地就迸發出來。在推動兩岸民間交流方面,這種天然的、血緣的、情感的聯絡是起了非常大的突破性作用的。

  當然,隨著這種探親交流的開啟,民間交流向多元化、各個領域開拓。從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來,在民間交流當中最活躍的就是經貿方面的交流。特別是台商到大陸投資,這麼多年應該説是非常積極的,而且台商投資的總量也不斷地增加。這些台商到大陸投資,應該説對於大陸這30多年的改革開放事業是做了貢獻的。

  記者:特別是在改革開放的初期。

  張文生:對,這也使得大陸的經濟二三十年來有了很大的改變,台商帶來了資金、技術、管理、經驗,這些方面對於大陸的經濟發展應該説都是有很大的貢獻。當然除了天然的親情,還有經濟利益的紐帶,文化和社會各方面的交流也是不斷拓展,從教育交流向文化演出、藝術、新聞、學術方方面面的領域拓展。應該説從1987年以來,它使得兩岸民間在各個方面的結合越來越緊密。

  而且這個交流,一開始單向的比較多一些,就是台灣來大陸的多一些,台商對大陸單向的投資多一些,台灣到大陸來進行文化、社會、體育各方面的交流要多一些。但是,隨著形勢的發展,特別是2008年以來,兩岸交流就逐漸進入了雙向的交流,包括2008年實現了兩岸直接的雙向的“三通”之後,這種雙向的交流就更加密切了。現在不僅僅是台胞大量來大陸探親、旅遊、文化、教育、經貿各個方面的交流,也包括大陸居民到台灣去觀光、旅遊、探親,各方面的交流也都越來越密切。

  記者:在1987年11月份之前,就有很多台灣老兵通過種種渠道,比如託人從海外轉交信件,或者悄悄採取其他的途徑到大陸來,對這種行為您怎麼看呢?

  張文生:這確實也反映了兩岸血緣親情的聯絡是非常強大的紐帶。兩岸雖然處在這種分割狀態之下,而且台灣當局是嚴令禁止台胞到大陸來的,當時如果被台灣當局發現的話,有可能負上刑事責任。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是有不少的台胞想方設法跟大陸這邊的親人取得聯絡,甚至見面,這個事例也是很多的。

  197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之後,兩岸民間通過書信方面的聯絡就已經比較多了,通過第三地,比如他先把信寄到香港去,然後通過香港轉到大陸來,很多兩岸的親人是通過這種方式取得聯絡的。

  當然也還有一些當時兩岸的親人約定雙方在香港見面,當然也包括有一些台胞到香港或者到東南亞,或者是到美日,然後悄悄地回大陸來探親的也有。這方面的突破,反映了兩岸的親情確實不是人為的政策或者説人為的政治上的因素能夠阻攔的。

  實際上在1987年以前,也有一些零星的台商到大陸來投資的,也是通過第三地的方式。

  記者:註冊在第三地。

  張文生:比如他在香港,然後到大陸投資,或者是東南亞,或者海外其它國家地區,以中轉的方式到大陸來投資。

  記者:您剛才談到了,當時台灣地區領導人蔣經國先生晚年的時候,他好像試圖打開兩岸交流的大門。其實我們看到,大陸這方面的政策,當時是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是更加重要的作用。不是説台灣單方面允許台灣老兵返鄉探親,好像兩岸交流就打開了。

  張文生:對,大陸從70年代末以來,就在政策調整,一直在向台灣方面招手,特別是在1979年1月1日,全國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

  記者:開啟“和平統一”。

  張文生:對,就提出要和平統一,在廈門這邊停止炮擊。實際上就是單方面地終止了戰爭行動,也歡迎台灣同胞回大陸來探親,包括經商、觀光交流。這一直是大陸方面積極爭取的方向,大陸方面應該説從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已經改變了原有的解放台灣的政策。

  記者:我們的門先打開了。

  張文生:我們的門先打開,一直對台灣當局是敞開的。但是台灣當局,當時還在蔣經國主政時期,當時推出了一個“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交流”,這“三不”政策阻止了兩岸民間的門進一步敞開。一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後,台灣方面的內部政治局勢也開始發生變化,包括1986年民進黨成立,包括台灣社會轟轟烈烈的社會運動在不斷地展開,蔣經國晚年他自己也感覺到世界在變,潮流在變,國民黨不能不變,所以他不得不適應這種形勢。大陸當時從文革轉入改革開放,政策上也發生了變化。從國際上來説,上世紀70年代末中美建交,台灣當局在某種程度上失去了美國的保護傘,所以外國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內外環境變化之下,促使蔣經國在兩岸政策上發生變化。

  記者:您覺得,台灣老兵返鄉探親,選擇在1987年11月份,這個時間是偶然的還是必然的,還是兩種因素都有?

  張文生: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應該説台灣走向開放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各種內外壓力之下它必然會開放,但是它選擇什麼時候,哪一天,當然它是有一定的偶然因素的。

  記者:並且選擇以台灣老兵返鄉探親這種方式,是不是也有必然和偶然因素的綜合?比如它不是從經貿交流開始,也不是從通航開始,它是從台灣老兵返鄉探親開始。

  張文生:對,這是有客觀的要求,就是老兵返鄉,在當時的台灣社會要求特別強烈,有很多老兵痛哭流涕,發起老兵返鄉運動,引起台灣社會各界的同情,甚至民進黨都表示同情、表示支持。在這樣的壓力之下,蔣家把他們帶到台灣去的,他們也感覺到要對歷史負責,要有一個交代,所以把當時對他們來説壓力最大的這一塊,就是老兵返鄉的這一塊,從這一個開啟大門之後,兩岸民間交流就成為不可阻擋的潮流。

  記者:當時台當局出臺這個政策之後,它有了政策的調整,允許台灣老兵,包括台灣的一些同胞返鄉探親之後,在兩岸社會引發了什麼樣的反響呢?

  張文生:當然在兩岸社會都産生了很大的影響,首先就是隔離了三十多年將近四十年的親人能夠見面了,可以團圓了,見面之後確實雙方有很多的親情交流,當然也有政治上造成了個人命運創傷的感覺。所以這方面的影響當時是非常大的,使得兩岸有更多的時間去相互了解。大陸的親人會問台灣的親人,在台灣這幾十年怎麼過來的。台灣的親人也會了解大陸的親人,這三四十年的時間是怎麼過來的。雙方了解對方不同的社會經歷。

  記者:感謝張所長今天給我們做得非常精彩的解讀、分析和總結,感謝您!

  張文生: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