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兩岸婚姻是兩岸親情的結合延續

  1987年開放台灣老兵返鄉探親也讓組建跨越海峽的兩岸婚姻家庭成為可能。《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2集:兩岸婚姻是兩岸親情的結合延續。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右)接受記者穆亮龍(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教授,您好。

  張文生: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

  記者:談到兩岸婚姻家庭的發展歷史階段,也是比較有特色的。最初期的時候是台灣的老兵娶大陸的新娘,並且當時大陸的新娘也有各方面的考慮,其中經濟也是不可回避的因素。後來台商多了,兩岸人員往來多了之後,有一些介紹的婚姻,在年齡、知識結構等方面,就相平等一些。再到現在,我們看到很多台灣的學生到大陸來上學,在學校裏可能兩岸的青年學生之間會擦出愛情的火花,包括在共同創業中間,也有兩岸的青年男女有自由戀愛的傾向。對於這種階段性的發展,您是否也有觀察?

  張文生:對,兩岸婚姻確實走過了這樣的歷程。一開始主要是老兵探親,然後打開這個大門。當然老兵探親直接帶來兩岸的婚姻,當時台灣有很多老兵去台灣之後沒有結婚。

  記者:畢竟年齡也大了。

  張文生:年齡也不小。當時兩岸經濟差距還是比較大的,所以有一批老兵回到大陸來,在大陸又結婚,娶了大陸的新娘。所以,直接推動了1949年以後兩岸婚姻的開啟,實際上也是從老兵探親開始的。

  台灣的這些老兵在經濟條件方面,當時比大陸的一般老百姓要強一些,所以有一些大陸的新娘出於經濟方面的的考慮嫁過去,但是這種婚姻就造成年齡上的差距會比較大一些,有時候當然也會造成婚姻的一些質量問題,導致婚姻的不穩定。這是初期的婚姻,這也無可厚非。

  當然隨著兩岸交流多了以後,隨著人員、旅遊、觀光、文化、教育各方面交流多了之後,兩岸婚姻逐漸向年齡層次縮小的方向發展。但是它還是不對稱的,台灣新郎娶大陸新娘的多,就是大陸女的嫁過去的多一些,這當中當然有經濟上的考慮,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但是,隨著大陸經濟的發展,近年來大陸經濟社會各方麵條件改善之後,兩岸的婚姻越來越走向對稱或者是平等的狀態。除了大陸新娘嫁過去之外,也有大陸新郎娶台灣女的,使得兩岸的婚姻有更加平等的狀態,也使得兩岸婚姻實際上各方面質量會更高一些。

  包括很多留學生,包括大陸留學生和台灣留學生在國外認識之後結婚的也有。因為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很多台灣學生到大陸學習,在這個過程當中也有結合的,也有到大陸經商結合的也有。所以,隨著時間的發展,兩岸婚姻有了共同事業基礎、感情基礎,婚姻質量會更高一些。有一些典型的,像台灣的大S和汪小菲,有一定的事業結合的性質,也是引起兩岸關注的。

  記者:我們通常説和諧的家庭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因為家庭是社會最小的單元。其實在兩岸社會也是這樣的,有了這種兩岸跨越海峽的婚姻,組建跨海峽的家庭,對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其實有一定的穩定基礎的作用。所長您怎麼看兩岸婚姻家庭對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反過來的推動作用?

  張文生:兩岸婚姻家庭對兩岸和平穩定、兩岸的交流合作實際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因為兩岸婚姻家庭,雖然是兩岸一男一女的結合,但是實際上是更多社會關係的結合,是兩岸兩個家庭的結合,甚至是兩岸不同文化背景的結合。它使得雙方在文化上、社會關繫上,各方面要相互適應,要相互了解,也促使雙方會有更多的交流。

  當然,通過兩岸婚姻的話,它還有更多的渠道介入兩岸的事務,甚至在兩岸經商、創業,兩岸婚姻把兩岸的文化、教育、社會、經濟各個方面都帶動起來。所以兩岸婚姻雖然是一個婚姻的紐帶,但是對兩岸關係的促進作用是方方面面的,會帶起一連串的。包括兩岸婚姻的下一代,他的認同就不再是簡單的單方的認同。

  記者:這其實也是對當年台灣老兵返鄉探親,從親情開始的一種延續,也是一種親情的力量?

  張文生:對,它實際上是兩岸親情的結合,使得下一代普遍在認同父親的同時,會有母親的認同,會在認同台灣的同時,對大陸的認同感也會強一些,這對強化下一代的中華文化的認同來説,對於中國的認同來説,是起了實際作用的。

  記者:把中華文化認同這種似乎很高大上的情感,一下子具體化了,在兩岸婚姻家庭裏面就是這樣的一種狀態。其實在現實中我們看到,近些年,特別是在台灣島內,也有跨海峽的家庭面臨很多的問題、障礙,比如陸配的問題,甚至有一些大陸新娘比一些外籍新娘所受的待遇還要嚴苛。您怎麼看待這種障礙?

  張文生:我想這實際上是台灣當局設置的人為障礙,是對兩岸婚姻的一種歧視。台灣當局認為他有所謂的安全上的顧慮,以所謂的安全為藉口,所以對大陸新娘嫁到台灣去之後的入籍年限比其它國家和地區的外籍新娘要長。像原來規定大陸新娘是八年,就是説結婚到台灣之後8年你取得身份證,8年取得身份證之後好像還要10年才能去考公教這些公職。

  記者:對工作也有限制。

  張文生:對,一般來説到台灣去必須18年才能在公職機構服務。當然在各界的呼籲之下,壓力之下現在把入籍的時間縮短了兩年,改為了6年。但是你入籍6年之後,再有10年才可以去公職機構服務,所以我覺得這個限制是一個嚴重的歧視,對大陸配偶的話是極不公平的。

  我碰到過一個大陸新郎,娶了台灣的新娘,到台灣去定居。他就説當他拿到台灣戶籍的時候,台灣的兵役署,就是內政機構馬上給他寄服兵役的通知,就要求他服兵役。但是他要去公職機構服務的話,他還得10年,他就覺得這不公平,憑什麼我拿到身份證馬上就要我服兵役,為什麼去公職服務的資格還要我10年。他覺得這是不對等的,不公平的,好像只有義務沒有權利一樣。

  在這個過程當中,確實我們也感覺到,雙方在這些方面應該有更多的善意,要有更多的溫情來解決其中的一些障礙。如果有一些更加靈活的政策措施的話,它會讓當事人感到更加溫暖一些。

  我也碰到過一個,他不是兩岸婚姻的,就是廈門原來一個青年,他父親是原來台籍的,他是以台籍家庭的身份回去台灣定居。回去台灣之後,台灣方面就通知他要去服兵役,因為台灣是義務兵役制。後來他提出來説,我在大陸服過兵役了,能不能抵台灣的兵役,後來台灣方面説可以。我想這就是一種靈活處理的措施。當然,台灣方面可能有他的考慮,服兵役的本身目的是對他進行軍事訓練,既然在大陸有過軍事訓練了,他在台灣就沒有必要再來訓練一遍了。

  記者:大陸對於這種跨越海峽的婚姻家庭,我們的政策是不是有優惠呢?有優待呢?是不是平等呢?

  張文生:我覺得大陸方面實際上給的善意是挺大的。我知道有一位北大法律系畢業的學生,嫁到蚌埠去了,就到安徽財經大學那邊去當老師。當地在各方面給他提供了比較優惠的政策,解決了他的住房、職稱,各方面問題都幫他解決了。

  記者:感謝張所長今天給我們做得非常精彩的解讀、分析和總結,感謝您!

  張文生: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