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集:兩岸交流不能淺嘗輒止

  兩岸交流30年,增進了兩岸同胞間的相互了解,但近距離接觸也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正面對撞的可能。《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4集:兩岸交流不能淺嘗輒止。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教授(右)接受記者穆亮龍(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教授,您好。

  張文生: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

  記者:我們一再強調兩岸民間交流30年帶來的人員交往的變化,經濟社會的融合在不斷往深入進展,領域也在擴大,但是實際上我們看到的現象是,似乎台灣民眾,尤其是台灣青年,他們和大陸青年之間的彼此敵意似乎並沒有消解,反而有更加尖銳化的趨勢,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反差呢?

  張文生:從網絡或者從一些輿論來看,似乎兩岸青年這種對立化趨勢這幾年開始走向直接對立,而且比較激化,我覺得這是一種表象。這當然也是兩岸關係發展三十年,或者説兩岸關係發展六十多年的一個反映,這也反映了在兩岸關係特殊環境之下,台灣社會思潮的一種複雜性。

  記者:這本身其實也是台灣問題的複雜性。

  張文生:對,它是台灣問題複雜性造成的。要分析起來的話,原因就比較多了。

  記者:我們在回顧這30年的基礎上,如果展望未來,您怎麼看待開放台灣老兵返鄉探親,以及我們現在交流的現狀仍然存在的問題,對於我們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可以給我們一些什麼樣的啟示呢?我們未來應該怎麼走?

  張文生:為什麼表面上看兩岸年輕人這種衝突會比較激烈?其中有一個原因,網絡新媒體的發達之後,使得兩岸網絡上的交流更多了一些。原來兩岸的信息交流實際上是比較隔絕的。

  記者:比較間接的。

  張文生:比較間接的。所以兩岸年輕人沒有辦法直接的對話,現在有了網絡之後,雙方反而可以直接的對話,可以通過新媒體直接的了解,台灣也可以直接了解大陸的信息,大陸今天也可以直接了解台灣的信息。一方面台灣青年介入政治更積極了,但是大陸青年介入兩岸關係也更積極了,這實際上就是信息開放下的發展潮流。

  記者:其實這些思想的對撞原來就有,只不過沒有機會來表達。

  張文生:對,原來沒有機會對撞,現在有了這種新媒體之後,他有了機會對撞。這種交流雖然一開始是互相衝突的,但是從長遠來説,我覺得這種交流比沒有交流好。雙方看到互相的一些分歧點之後,互相爭吵之後,可能還更容易了解,更容易理解,對長遠來説,我覺得是樂觀的,是有好處的。

  記者:反而是正因為兩岸之間有這種敵意,或者有很多矛盾、很多分歧,所以才顯示出兩岸交流更加可貴,而不是我們應該把交流終止。

  張文生:對,這三十年兩岸交流肯定會面臨客觀的問題,其中原因當然主要就是政治的原因,兩岸政治對立還沒有結束,政治分歧還存在,所以在政治的影響之下,兩岸的民間交流也會起起伏伏,也會受到一些影響。但是,兩岸民間交流在某種程度上它相對於兩岸政治關係有它一定的相對獨立性,所以雙方雖然説政治關係起起伏伏這麼多年,兩岸官方也是對立,官方關係也是起起伏伏,但是雙方多多少少其有個默契在這個地方,就是不以政治分歧去干擾兩岸民間交流,所以兩岸民間交流一直還是持續的。

  包括去年民進黨上臺之後,雖然兩岸政治上的分歧更加突出一些,但是兩岸民間交流仍然是持續的。而且我們對兩岸民間交流總得前景來説,應該説還是比較樂觀的,通過這種交流,兩岸在經濟上、文化上,方方面面結合的更加緊密了。

  台灣社會也看到了兩岸交流的好處,特別是隨著大陸經濟實力、社會各方面的影響力壯大之後,台灣方面越來越感到它的方方面面離不開大陸,它經濟發展離不開大陸,大部分人已經看到了。當然,很多人政治上還想跟大陸保持一定的距離,但是他也無法違背他自己的內心,文化上、經濟上、社會上,兩岸的交流是割不斷的,從長遠來説,兩岸的民間交流只會越來越深入,而且將來會越來越廣闊,結合得會越來越緊密。

  但是政治上的分歧,因為它是歷史的原因,不是説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它仍然會對民間交流造成一些干擾。但是民間交流反過來會對政治上的分歧有一些牽制,這是盤根錯節交錯在一起的。從長遠來説,兩岸的這種民間交流,對兩岸的和平、對兩岸的結合、對兩岸的融合,對兩岸的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確實是有好處的。

  記者:我們自身在參與兩岸交流中間也有這樣的體會,不知道您是不是贊同。比如我在上網的時候跟台灣青年做一些交流,我們會有這種觀點的對撞或者立場的對撞。但是在實際生活中,比如我們參加一些兩岸青年學者的論壇,參加一些兩岸青年學生的交流,在和他們一起交流觀點,包括一起生活一段時間的時候,似乎彼此之間也有隔閡,但是我們沒有吵起來。甚至是明知道你的觀點跟我不一樣,立場不一樣,但是我們還是留下了聯絡方式,我們還通過微信、微博,通過各種渠道,我們還保持聯絡。甚至他到北京來我們還可以見一面,就是這種感受不知道您有沒有?

  張文生:這就是交流多了之後,會有更多的包容,更多的理解。如果你初次見面,雙方把統獨立場亮出來的話,很容易對撞,很容易爭吵起來。兩岸學者也是,我們在一起吃飯,聊起來一開始雙方都有點交鋒,但是聊多了之後,雙方都理解雙方的分歧、雙方的立場。

  台灣之所以會有今天這樣的立場,有它一定的歷史發展造成它這種狀況,但是大陸也有大陸的立場。要解決這樣的分歧,可能還要有一定的耐心,要有一定的風度,對大陸來説要有更大的包容心來解決這樣的分歧。

  這個交流確實不應該淺嘗輒止,一見面交鋒之後,統獨對撞之後好像就是變成敵我關係,我想這樣不好。雙方應該更多地了解,了解雙方的分歧之後,應該更進一步去了解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分歧,然後怎麼樣才能夠解決這樣的分歧。

  可以説台灣社會是處於一種矛盾、恐懼、擔憂的狀態。我普遍感覺現在台灣的一代,他確實對大陸是很害怕,大陸又這麼大,而且又發展得越來越強大,他對大陸有一種恐懼感,有時候會有一種無奈感。當然有一些人他會轉變,順應大陸的,但是有一批人就死扛著,實在不行還跟你大陸幹到底。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心態呢?它有它一定的歷史背景,一定的歷史原因,所以這方面對大陸來説也要有更大的包容心,按照習近平主席的説法叫撫平歷史的傷痕,撫平歷史造成的創傷。

  記者:感謝張所長今天給我們做得非常精彩的解讀、分析和總結,感謝您!

  張文生: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