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兩岸經貿交流30年的四個階段性劃分

  30年來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歷程,根據不同的特點,可以劃分哪些階段?《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6集:兩岸經貿交流30年的四個階段性劃分。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唐所長您好,請先做一個自我介紹。

  唐永紅: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唐永紅,也是我們教育部成立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平台中心經濟平臺的執行長。

  記者:整體來看,這30年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您覺得大概可以分幾個階段?

  唐永紅:綜合起來看,這三十年,大概基本上可以看得出這麼幾個階段。簡單劃分一個階段的話,大概從1987年開始到1993年那個時間階段,兩岸經濟關係的興起階段,體現的是間接性的交流合作方式。1993年自李登輝間接用人政策推行以來,基本上到2000年前,這可以認為是一個階段,這個階段基本上是一個緊縮性的,因為受政治關係李登輝的政策,推動兩國政治目標,經濟政策方面間接受到政治的影響,使得這個階段兩岸關係呈現緊縮性的狀態。

  再後來兩岸都想加入WTO開始,就從2002年開始,我們就看到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進入到蓬勃發展的階段,因為雙方都加入WTO做了進一步的開放,這種開放部分也適用於對方。中國大陸的開放完全適用台灣,但是台灣方面是選擇性的,但是也做了一些開放,這個過程促進了兩岸交流往正常化的方向步伐邁得比較快。

  再後來就是國民黨重新執政台灣,2008年在“九二共識”基礎之上,兩岸開啟了制度化協商談判,推進了兩岸經濟關係的制度化發展,這是這個階段的典型形態,基本上是制度化合作推進經濟關係的發展,制度化成為這個階段最典型的特徵。雖然剛剛講了做得不夠,只是開了一個頭,但是開啟了制度化合作的新篇章,就是兩岸公權力的層面可以攜手合作的階段。

  2016年520過後又是一個轉捩點,現在基本上看起來受兩岸政治關係的影響,兩岸經濟關係又開始進入到一個停滯期,目前現階段基本上處於停滯期,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有可能就會進入衰退期,倒退期。為什麼這樣講呢?從兩岸經濟關係本身的內在動能來看,經過這麼多年,三十年來的交流合作,它的動能有所減緩,就是內在的動能有所減緩。所以我們自從2008年開啟的制度化合作,本身想以政治層面做進一步的政治合作,為兩岸民間經濟關係的發展注入新的動能、政策動力,本來自然狀態的動力已經開始衰減了,現在政策動力又開始衰減的話,現階段目前處於停滯期,下一步很有可能倒退。如果蔡英文民進黨當局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還主動搞“台獨”分裂活動,有可能迫使大陸給它定性,認為它是搞“台獨”分裂活動的話,中國大陸可能會相應地調整對臺政策。

  台灣當局如果不接受“九二共識”的核心意涵,本身不僅不能夠啟動制度化的協商談判,兩會的機制都停掉了,沒有政策動力就不會有新的增長點。之前簽的23項協議在本質上也就失效了,至於實踐層面要不要失效,中國大陸要有選擇性地考慮。因為那23項的簽訂正是基於“九二共識”這個政治基礎,開啟了制度化協商談判簽訂的協議。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政策動力衰減更多,相應地對兩岸經濟關係發展的衝擊就會更大,這是整體方面的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

  當然中國大陸不希望看到這種狀況的出現,也不希望看到因為政治關繫帶來兩岸經濟關係的衝擊,影響到很多台胞的民生經濟利益。所以我們還是希望一方面加強兩岸的聯絡,同時也盡可能的,至少自己單方面力所能及地去照顧到台灣同胞的民生經濟利益。所以我們現階段力所能及能夠做的事情,就是繼續鼓勵民間層面的交流,同時我們在單邊政治措施方面做進一步的開放,比如我們可以考慮提供一些類似國民待遇的政策做法,這樣有助於台胞、台商在中國大陸這邊找到新的投資創業的機會,當然這樣也有助於兩岸經濟在大陸融合發展,兩岸同胞在大陸融合發展。

  從最開始1979年之前,那時候兩岸是根本隔絕的,1979年到1987年,在這個階段基本上還是非法的行為,走私經濟。

  記者:或者是規避了政策,通過其它渠道。

  唐永紅:一直到1987年之後,才逐步從原來的地下經濟,特別是台灣當局開始承認它合法化,開始允許了。原來是地下經濟,最多是寬容、默許的狀態,但是1987年是允許它,但是它的方式是間接的,無論是投資往來,還是貿易往來、人員往來,你要通過第三方,比如通過香港、港澳,通過其它地方,用間接的方式來做。兩岸之間不能直接的簽訂協議,或者直接投資,不能這樣子。那也是因為兩岸政治關係,體現在政治層面的調整産生的經濟交流形態模式的影響,也是階段性的特徵。

  再後來到李登輝提出“戒急用忍”政策的時候,差不多整個90年代,基本上看到是一種比較從緊的狀態,他提出“戒急用忍”,包括“南進政策”等等,這些都對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産生一個緊縮性的效應。它政策從緊了,影響到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有緊縮的狀態。

  但是畢竟它擋不住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以及兩岸民間交流合作的需要,所以到後面雙方要加入WTO,雙方都各自在政治層面做進一步的開放,這樣讓兩岸經濟關係開始走向正常化。在這個基礎上,同時兩岸從工人層面來看,我們稱它為往工人一體化的方向來走,就是兩個分工合作就開始越來越緊密。

  直到馬英九上臺,國民黨再次執政台灣,2008年的時候又開啟一個新的篇章。這個時候因為兩岸有“九二共識”,兩岸的政治關係比以前更好,兩岸政治關係比較好的情況下,雙方的經貿政策更加的開放,同時雙邊還可以合作起來,攜手合作,促進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所以我們就看到,雙方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之上,啟動制度化的協商談判,推進兩岸經濟關係制度化發展,包括後面“三通”的實現,陸客入臺,陸資入臺,以及簽了最重要的標誌性的協議,就是ECFA,就是從制度性的層面,推進雙邊經濟交流合作,甚至往一體化的方向發展,來促進一體化發展。

  那時候開始,他八年任期,直到2016年520前夕,我們就看到這8年是有史以來,兩岸關係也是取得空前的進程,相應的兩岸交流合作,兩岸經濟關係也取得前所未有的明顯的一種成效。特別是從階段性特徵來看,就是制度化合作成為這個階段的一個代表,這種合作促進了兩岸民間層面的經濟關係發展,也為兩岸民生經濟帶來一定的福利。

  遺憾的就是當年馬英九當局沒能夠抓住時機,大開大闔地推進這種制度化的合作,變得我們陸客入臺、陸資入臺、ECFA都只邁出一小步。比如陸資入臺開大門不開小門,我們進去的遠不如預期多,ECFA也是做了539項的267項貨品貿易全面進出口這部分,服務貿易11項對9項,所以他只在正確的方向邁出一小步。

  實際上,客觀上來講,因為你當時推進的制度化合作剛剛在起步,只做了10%都不到的事情,當然不可能産生太大的成效,很多行業、沒有開放的行業不可能獲得什麼好處的,特別是像配額的方式開放,開放給誰,開放那麼少,開放10%,開放給誰的時候,那一定是內部政治經濟遊説的結果,一般大財團容易拿到這個清單,所以客觀上會造成少數人獲益,或者大財團容易獲得好處。這不一定是主觀上故意這樣子,但是在客觀上因為以配額的方式推動的時候,客觀上會造成這麼一個後果,所以反而就留給反對者以反對的把柄。但是台灣的反對者很多時候是為反對而反對。當然他們也許有他們的考慮,也許他們不想跟我們有太過緊密的聯絡,這是政治上考慮。但是從民生意義上來講,他們也承認,兩岸關係正常化、自由化,包括陸客入臺,陸資入臺,ECFA如果能夠大開大闔的全面推進,對他們的民生經濟是有幫助的,也能夠讓更多人獲得好處,這是在民生經濟領域方面,他們其實自己內心深處是認可的,意願上他們不想跟中國大陸走在一起。

  另外在認知上存在一個問題,他們認為太過緊密的經濟關係會影響到他們政治的主體性,特別是那些以民進黨為代表的企圖追求“台獨”的人士,認為這個會影響他們的政治目標,他們的政治目標、政治定位就會影響到兩岸政治關係穩定發展,進而也會影響到經濟關係的發展。

  包括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都看到了,2016年520之後更明顯,因為民進黨當局到現在為止,並沒有表示認同兩岸是一個國家,所以兩岸關係的政治基礎趨緩,政治關係明顯影響到經濟關係的發展。至少兩岸就無法再進一步的協商、談判,推動兩岸的經濟制度化合作,進而促進兩岸民間關係的發展。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