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一帶一路”給兩岸經貿交流帶來新機遇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7集:“一帶一路”給兩岸經貿交流帶來新機遇。30多年的兩岸經貿交流發展歷程有過起伏,但整體看兩岸經貿關係日益密切。從現實看,大陸提出的“一帶一路”、“十三五”規劃,給台商帶來了機遇,但能否抓住機會也面臨挑戰。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唐所長您好。這三十多年的兩岸經貿交流的歷程,它有過起伏,但是整體來看兩岸經貿交流是越來越密切的,從現實來看也是有機遇、有挑戰。現階段比如我們大陸提出的“一帶一路”、“十三五”規劃,是不是能夠給台灣的投資者、台商帶來新的機遇?

  唐永紅:你剛才問到幾個方面的事情。

  第一,因為兩岸經濟關係發展到今天的狀態,特別是中國大陸經濟在轉型,它相應地會對台灣同胞、台商在大陸的投資創業等帶來一些影響,有機遇也有挑戰。

  第二,台灣同胞、台商能不能夠分享到“一帶一路”中的機遇問題。

  就第一個議題而言,兩岸經濟關係在將來發展過程中,到底面臨什麼樣的機遇和挑戰,這跟中國大陸的經濟轉型是緊密相關的。基本上在我看起來,中國大陸正在面臨四個方面的經濟轉型,對今後的兩岸經濟發展,以及台商、台胞在大陸尋求發展帶來深刻的影響。

  一是從要素投入層面來看,早年我們是粗放型的大規模投資,用勞動力、土地來促進經濟發展的,不太考慮效率的問題,到底單位要素的生産力怎麼樣我們不太考慮,早年我們的招商引資,是來者不拒,這個階段已經開始過去了,我們稱它為粗放型的發展階段。現在轉型要逐步往集約化的方向轉型,注重提高要素的産出力角度來看,我們以前是招商引資,現在可能是挑商選資,你想來我還不一定要你呢。環境污染的我可能不想要你,你大規模的使用我的戰略性資源的、土地的等這些我可能也不太歡迎你,這樣就意味著對那些傳統的大規模的使用大陸的戰略資源,包括土地,以及對環境污染的投資企業,包括台資企業、台商對他們是不利的,就是搞粗放型經濟的台資企業,在中國大陸尋求機會和再發展是很困難的事情,這是對他們的挑戰。

  當然有利有弊,中國大陸強調集約化,你如果是能夠抓住這個事情,能夠做集約化的生産,通過技術轉移升級,能夠提高要素貢獻力的,這些企業中國大陸剛好提供一些扶持性的政策,剛好利用這個扶持政策,取得集約化發展的機會。這是從投入端看到的。

  二是從産出端會看到一個現象,以前兩岸合作的時候,台灣的資本、技術,大陸的勞動力、土地,我們把産品賣向國際,是外銷市場為主的階段。今天看起來已經發生變化,外銷不是那麼容易,而中國大陸經過三十年的成長之後,自身內部市場開始成長起來,內需成長起來。內需成長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大陸産業鏈發展起來,對中間産品的需求也增加;二是生活水平提高之後,對終端産品、消費産品的需求也在增加,這個內需是蠻龐大的市場。這種情況下,中國大陸也開始提出,以前靠外需,現在要靠內需的轉型,以前是更多靠公共的投資,甚至國有企業,今後一段時間可能要靠私人投資,或者民間資本、外資,包括台資,相應這種調整,在政治層面就明顯的體現,你如果繼續走外銷市場恐怕會比較困難。

  另外機會在哪?我們鼓勵內銷市場,也會鼓勵你把更多的投資機會給私人資本包括外資,也包括台資,所以你可以看到在終端這個環節,在轉型過程當中也會有挑戰,也會有機遇,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這個機會。

  三是産業層面。我們看到中國大陸以前是農業大國,這三十年基本上實現工業化到後工業化階段,整個産業結構形態在發生轉變,工業化的高度發展之後,相應需要服務業發展,特別是生産性服務業、配套性服務業要跟進。另外剛才講三十年的成長,大陸人開始收入水平有所提升,消費需求也發生變化,比如以前只是要吃飽了就行了,現在我們要保健,生活性的服務業提出了需求。工業的發展要求生産性服務業,生活水平提升要求生活性服務業提升。這樣就意味著今後一段時間,就台商而言,他們在大陸做傳統的製造業部分也許沒有那麼多機會了,但是如果他願意做新興産業或者現代服務業,可能面臨著廣闊的機會。

  四是發展理念方面,我們以前是強調效率優先、兼顧公平,採取非均衡的發展戰略是不得以而為之,但是它客觀上會造成對公平照顧不夠,體現在對勞工權益照顧不太夠。階段性過後,我們開始同時強調公平跟效率,就意味著將來對加強勞工權益的保護,包括我們要讓更多的人共同富裕,這意味著從短期來看,廠商對勞工成本有所提升。這幾年他們都有所提升,他們一直在抱怨勞工成本已經開始提升了,短期上是對他們的挑戰,因為他成本上來了,他認為是不好的方面。但是從長期來看未必是壞事,當這個社會中的廣大的勞工、基礎民眾的收入水平提升過後,他們會衍生出更多的需求出來,這些需求可以讓廠商有更多的投資經營生産的機會,比如你可以進行更多元化的産品經營生産。比如我們以前都是穿同樣的衣服,那麼我們現在可以穿不同品牌、規格、款式,等等各方面的衣服,多樣化的投資經營就有可能實現,為你進行多樣化的生産和轉移升級提供了空間,提供了需求。這些轉型過程中都有挑戰,都有機會,就是看我們台商自己能不能在這個轉型過程當中抓住這些機會。

  這是總體層面,我們會看到在大陸經濟轉型過程中,對兩岸經濟關係的影響,以及對台灣青年人在大陸創業投資可能帶來的影響。

  另外中國大陸為了支撐經濟的發展,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台灣也基於它的一些訴求,包括政治上的訴求,比如擺脫對單一市場的依賴等等,它也提出“新南向”,這些政策當然會對台灣同胞、台商帶來影響。就“一帶一路”而言,他能不能夠分享到“一帶一路”帶來的一些機會,這裡面是要看具體情況的。

  總體層面而言,如果兩岸能夠合作起來,是比較有助於台商、台胞分享到“一帶一路”的機會的,但是這裡取決於兩岸政治關係,就是這個僵局能不能打開。如果兩岸能夠有一個政治共識基礎,繼續攜手合作,那麼這些事情可以很好的處理的,有助於台商、台胞在大陸“一帶一路”建設過程當中分享到其中一些機會,這是比較容易抓得住的。

  否則如果不能處理好這個關係的話,從嚴格意義上來講,中國大陸首先會支持自己內部的一些企業,包括國有企業和民間資本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在任何一個經濟裏都會做這種事情,都會這樣操作的,這也是合乎常規常理的。如果這樣的話,在台灣的台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當然中國大陸採取允許在大陸的外資企業,包括台資企業能夠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項目,在大陸的台資企業可以分享到這個機會的。

  我們的政策,原則上是屬於屬地原則管理,我們在中國大陸的內資企業、外資企業都可以參與“一帶一路”的建設,也就是意味著在大陸的台資企業是可以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有可能有機會分享到其中一些機會的。那在台灣的台資企業恐怕就很困難,因為按照屬地原則,他不屬於在中國大陸註冊的企業。

  記者:我們看到台灣當局也是在去年“520”之後也提出來新南向的政策,他們試圖尋找其他的出路來遠離親近大陸的方向,大陸的政策有沒有給他們一些吸引力,或者給他們創造一些新的機會?

  唐永紅:新南向政策的提出,它有它的經濟考慮,更有它的政治考慮,它能幫到台商多少本身就是一個問題。實際上台商説他們已經早就去南向地區了,比台灣當局啟動南向更早,他們該去的都去了,重點是台灣當局推動新南向能不能幫助他們民間企業的發展。

  首先,如果從幫助島內經濟發展的角度來講,無論你是鼓勵對南向地區的投資,還是鼓勵對南向地區的出口,促進對南向地區的出口是有助於台灣內部GDP成長的,幫到內部的企業和就業群體工資有可能提升。對南向地區的投資也是期望它能夠帶動南向地區買台灣島內生産的産品,這樣幫到內部經濟的成長。

  另外一方面,也希望這些海外投資能夠順便引進南向地區投資台灣,這樣以投資的方式促進台灣GDP的增長。如果達不到這個目的,南向政策,至少對台灣GDP、經濟的成長,勞工就業就沒有什麼幫助。當局要促進南向政策,它就只有兩個方面的作為可以做到,一方面單邊的一些政策措施,比如剛才提到的鼓勵投資,鼓勵出口,這是他可以操之在我的,它想做就可以做的。

  另外要真正幫到自身島內産品的出口的話,是要跟南向地區簽定協議,FTA之類的經貿合作協議的,這部分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南向地區基本上是中國大陸的經貿夥伴,中國大陸一貫立場是反對我們的邦交夥伴跟台灣簽訂官方性質的合作協議,反對他們進行官方層面的合作交流的。在兩岸關係政治基礎形成之前這個是不樂觀的,實際上它就簽不了FTA之類的協議,這樣他很難打開南亞地區的市場,也就幫不了台灣出口多少。如果帶動不了海外投資台灣是沒有用的,那完全要求是資源凈流出的,對台灣反而不利的。

  另外南向地區目前為止不是單一的統一的市場,它現在18個經濟體,18個國家,基本上都是分開的,都是你是你,我是我的。除了像印度這些地方是比較大的市場之外,其它都是比較小的市場,實際上進入一個小的市場也是要花很多交易成本的,交易成本很高,而規模效益的取得很困難。面對18個經濟體,一個一個的突破也是比較困難的事情,這跟中國大陸市場不一樣。進入中國大陸市場,是在13億市場都被人享有了,交易成本低,而享受到的規模效應是很大的,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這是從它島內發展經濟的角度來看。

  那麼,對島內的台商、台灣人在南向地區中有沒有什麼機會?當然多多少少是有些機會,有助於台灣內部的投資人、台商,甚至願意到南向地區就業或者創業的人,可以剛好利用當局的鼓勵政策,鼓勵投資、鼓勵貿易政策,可以在這些地方有所加持。但是事實上很多台商朋友,他們都先於當局已經去那邊了,他們真正在那邊適合他們發展的基本上都已經去了,那新的還沒有去的台商、民眾,包括青年,是否能夠切切實實地抓住當局南向政策中的一些機會,不是那麼太樂觀的事情,我們還得觀察。

  我前段時間去越南考察“一帶一路”建設和“新南向政策”的時候,在越南的台商朋友,就強烈呼籲説“一帶一路”倡議和“新南向政策”合作,才有助於他們台商在這些地方把握機會,所以他們提出強烈的呼籲。我們當然理解他這種訴求了,問題的關鍵就是台灣當局的選擇。

  記者:合作要有機會。

  唐永紅:對,他必須要回到合作的基礎上來,承認兩岸是一個國家的政治基礎上來。

  記者:才有談的可能。

  唐永紅:對。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