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兩岸經貿交流前景受制于政治決斷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8集:兩岸經貿交流前景受制于政治決斷。央廣記者穆亮龍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分析未來兩岸經貿交流的前景及影響因素。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如果展望以後,您是怎麼來看待兩岸經貿交流未來的發展趨勢,或者你有什麼樣的期待?

  唐永紅:今後一段時間兩岸經濟關係發展的方向,包括它的態勢是上升還是衰退等等,都取決於四大因素的綜合作用:一是經濟全球化的態勢。二是雙方的經濟發展態勢。像中國大陸依然維持前三十年的中高速增長,現在6%、7%的速度能夠維持的話,這樣也是有助於今後經濟關係發展的。台灣那邊是寄予不了什麼期望的,單邊的經濟發展來促進兩岸經濟方面發展的作用是有限的,實際上現階段兩岸經濟發展的動能主要是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方面提供的,除了全球化宏觀環境之外。三是從互補性的優勢方面。中國大陸改革開放的成長,雙方在互補性的基礎之上,競爭性態勢已經越來越明顯,這樣來看,很多人都認為這會影響到雙方經濟關係的發展,的確會帶來衝擊影響。但是我一直認為,市場經濟本身就是競爭和合作並存的經濟形態,有競爭性並不意味著就沒有合作的機會,競爭又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很重要的機制。

  記者:有可能激發一些新的動力。

  唐永紅:對。所以我們要保持良好的心態,雙方應該在競合中求得發展。舉個例子,雙方都有能力生産某一種産品,比如手機,但是因為手機的客觀層面存在的差異性,以及我們主觀消費需求偏好的差異性,這兩個差異性會決定我們同樣可以産生合作關係。比如他們生産HTC,我們生産華為、小米等等,你看我們雙方手機都還在相互賣給對方,在合作層面依然存在,如果我們願意華為企業、小米企業跟台灣生産手機的企業,兩個生産同樣産品的企業能夠合作起來,比如合作研發,可以共同提升自己的技術言語能力,甚至還可以共建品牌。關鍵你要有一個良好的心態,兩岸之間要儘量減少競爭帶來的不利的方面,獲得更多的競合的好處的話,就必須調整自己的觀念,不能老是單打獨鬥。單打獨鬥就是你是你、我是我,我們兩個之間一定是競爭很明顯的,如果我們願意放棄單打獨鬥這個理念,我們願意合資,你我就變成一家,那這樣我們就可以把雙方的互補性優勢整合起來,競爭性就下降了。所以這樣子的話,我們就可以在當前的情況下,通過合作來整合雙方的互補性優勢,來尋求再發展。

  四是兩岸政治關係的問題。因為台灣是一個選舉社會,存在政黨輪替的可能性,這樣的政黨輪替會衝擊到兩岸關係的和平穩定發展。這種政治關係的動蕩會對經濟關係的影響産生明顯的衝擊和形塑,所以我不會預期兩岸經濟關係會風平浪靜,它要前進也是曲折前進。

  另外,暫時性拋開兩岸的階段性的政治關係問題,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總體上的確是上升的。但是我們要看到,最近幾年以來,基本上靠民間的內在的動能已經在衰退之中。這種衰退也是正常可以理解的,因為隨著中國大陸開始自身的經貿夥伴逐漸的多元發展,所以台灣對我們而言,重要性在逐步逐步地降低,它也會影響到兩岸經貿關係的緊密性的發展。再加上台灣方面經濟關係也不太願意跟我們更緊密的發展,所以這些因素都造成近幾年來,雙邊的投資貿易數據都在衰減之中。

  比如前些年的時候,台商投資中國大陸,佔整個台灣對外投資當中的比重超過80%,現在已經衰退到50%以下,40%多了,這幾年都不過半,而且還有下降的態勢,至少是在投資領域衰退蠻快的一件事情。

  因為我們的投資和貿易是緊密相關的形態,所以相應的貿易這塊的動能也明顯很難再上升,我們本來想希望通過ECFA減免關稅提供政策動力,但是前期只做了10%不到,後面又做不了了。所以整個兩岸經貿關係的緊密性發展是存在問題的,是存在明顯的動能不足也很正常。

  所以我們只是希望説,兩岸的當局要體任到兩岸政治關係會影響到我們兩岸經濟關係是否更能夠充分的整合雙方的互補性的優勢,讓兩岸經濟關係照顧兩岸的民眾、兩岸的民生經濟。

  如果政治關係問題處理得好,雙方願意融合發展,走在一起的話,其實我認為還是有進一步上升的空間的,至少衰退的勢頭還可以擋住,晚一點呈現還是有可能的,這部分的關鍵還是取決於政治上的決斷和選擇問題。

  記者:其實兩岸經貿的發展,本身也能夠給台商帶來一些經濟利益。

  唐永紅:台商來首先是為自己利益賺錢來的,他不是來幫助你的,主觀上他是這樣的,但是客觀上他對我們是有幫助的,因為投資是推動經濟增長和就業的很重要的一架馬車,特別是早年的港澳臺的商人對中國大陸客觀上的確起到相當大的貢獻。因為當年中國大陸剛剛改革開放之初,外商不敢進來,對我們不太了解、也不太願意進來,那個時候港澳臺的商人因為對我們中華文化比較了解,所以進來的比較多,那時候客觀上對我們改革開放和發展起到相當大的作用,但是它主觀層面不是來幫你的。

  隨後隨著經貿的多元化,我們市場經濟機制的確立,加入WTO,國際社會開始放心在我們這兒投資了,我們經貿夥伴已經很多了,所以港澳臺佔我們外資的比例比較低了,它對我們經濟貢獻就小了。

  今天很多台商就説對我們有貢獻,説我們現在要回饋他們,這種道理是不成立的,因為回饋在當時已經成立了,在當時還給他們超國民待遇了,不是説現在要回饋的問題,他們這種論述是錯誤的,他們説他們當年台商有幫助中國大陸發展,而現在中國大陸發展了要回饋我,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了,它當時也賺了很多錢,也享受了我們特殊優惠的政策,已經回饋他了,當期就回饋完了,不是説現在我們要回饋,沒有這個概念。

  我們在ECFA談判中,他們提出惠臺讓利一説,説我們當年曾經幫助你們,你們現在發展起來,要回饋我們,要懂得感恩,所以你們現在要讓利,這是根本沒有道理的事情。當時他們既然接受兩岸是一個國家,“九二共識”,就本著兩岸一家親,是兄弟,我們雖然窮,他們是富人,我們是窮人,我們成長得快,但是我們人均GDP才是他們的1/3,實際上人家是富人、我們是窮人,但是我們體量大,規模大,又為了促進國家統一工作,所以我們當時就不跟他計較,親兄弟也不明算帳,就讓利。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既然他們承認兩岸是一個國家,是兄弟,我們不計較太多的經濟利益,我們窮也讓一點,我們讓得起,我們體量比較大,也沒有關係。但是像臺現當局,已經不承認兩岸是一個國家了,那就不是兄弟了,還能讓嗎?讓利就更沒有政治正確性了,所以觀念上要改變,要以共同利益為導向來推進兩岸的合作交流,而不是什麼台灣優先,這個東西已經寫進了“十三五”規劃中,看到沒有,“要互利共贏”,在理念上已經做了調整。

  記者:感謝唐所長今天就兩岸交流三十年來,兩岸經貿交流的歷程、現實,包括未來得發展趨勢跟我們做得比較深入的解讀,並且提出您個人非常獨到的觀點和期待,感謝您,謝謝!

  唐永紅:謝謝,再見!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