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集:兩岸青年創業交流方興未艾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9集:兩岸青年創業交流方興未艾。近年來,大陸出臺一系列便利措施,鼓勵吸引台灣青年來大陸創業、就業、生活,為台灣青年提供了施展才華的舞臺。兩岸青年攜手創業,也在交流合作中增進了彼此了解,增強了共識。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教授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唐所長您好。我們看到最新的現象,特別是這兩年,大陸領導人提出,特別重視對台灣青年的交流工作,比如出臺一系列便利措施,來便利台灣青年在大陸的就業、就學、創業、生活等等。對於台灣青年來説,這些措施對他們在大陸創業就業真的能夠産生一些吸引力嗎?

  唐永紅:我在台灣停留也蠻長,每年我都去駐點訪學。其實在我觀察起來,從台灣青年人的角度來看,到其它地方去投資創業,實際上並不是他們最樂意、最首選、最願意的事情,換句話説很多時候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真正願意很樂意在全球市場,包括在大陸這裡做事情生活的台灣青年不是那麼多。所以,在台灣“小確幸”的做法可以反映出他們的取向。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大陸也力所能及地幫到他們,本著以“兩岸一家親”的理念,讓台灣同胞,特別是青年人,能夠分享到大陸發展的機會。在當前的狀態下,中國大陸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大家也看到,提出給台胞,特別是台灣青年人在大陸求學、生活、就業、創業提供更多開放性的、便利性的政策措施。這些就是我們大陸這邊在現階段情況下力所能及地能夠照顧到他們的一些做法。我們前期已經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成立台灣青年創業園等等,好像四十多家了,這都是我們大陸這邊良好的願意,以展現誠意,願意幫到他們。

  不管怎麼樣,中國大陸還是希望能夠促進兩岸經濟關係更緊密的發展。因為我們一直認為,除了兩岸一家親,本來就是一家人這種認知,我們也認為兩岸經濟關係的緊密性的發展,可以達到一個超越經濟層面的一些社會政治效應,這是有助於兩岸和平走到一起的。

  比如兩岸經濟緊密發展,雙方共同的利益就會增加,共同利益增加的基礎之上,兩岸的人民更願意和平發展。更主要的是當共同利益增加過後,有助於雙方共同觀念的養成,也有助於國家認同的建構,最後是有助於兩岸能夠和平走在一起。

  你會看到在目前兩岸政治關係這麼僵持的情況下,中國大陸還是力所能及地採取單邊的一些政策措施,來繼續支持兩岸民間交流合作、兩岸民間的經濟關係發展,也鼓勵台灣同胞來大陸投資創業、生活就業等等。

  記者:所長,我們關注到您最新的行程,一直在關注兩岸經貿交流的發展,特別是剛剛又從天津自貿區考察回來。看到在新時期,台商青年創業的一些最前沿的現象,有實踐的觀察。這次行程下來,您對現階段台灣青年的創業特點有什麼具體的體會呢?

  唐永紅:自貿區建立以來,現在已經批了11個,自貿區它本身是一體對外的,歡迎世界各國各地區的經濟體、投資人來自貿區裏面投資、創業,相應地當然也適用於開放給台資,包括台灣青年人,他們如果願意到我們自貿區來創業,也是非常歡迎的。大家知道,台灣內部因為整個投資創業的環境,現在不是那麼看好。這麼多年來,包括台資都是往外面跑,創業人才很多時候也是往外面跑,包括來大陸尋找投資創業的機會。

  中國大陸自貿區的設立,在我個人看起來,現階段跟中國大陸其它地區比較起來是投資環境、創業環境最好的區域。所以我們也看到很多台商朋友,台灣青年也開始考察自貿區的投資創業環境。事實上已經進來一部分了,他們在自貿區已經在投資創業了。他們在這邊來投資創業,也得結合自貿區這邊的改革開放以及經濟發展方面的需求。比如我們在産業方面,自貿區開放的部分,當然我們本來是對第一産業、第二産業、第三産業都有開放,但是因為自貿區現在空間不夠大,上海自貿區第一期是28平方公里,後面擴展開來之後也只有120平方公里,每個自貿區差不多都這麼大,基本上內部可用的場地已經不多。所以我們在調研中就發現,主要的業態就是走服務業,圍繞著以貿易為核心、為中心的,服務於貿易的一些相關的服務業,這一塊也是比較多的,也是我們目前看到的在自貿區中的主要業態。台灣朋友、台商、台灣青年在那邊創業投資,也基本上90%以上是做這個事,就是做服務業為主的。

  當然,客觀上來看,也可能影響到一部分他們本來想做農業、製造業的台灣青年創業的議題。所以我們調研過後,我們建議下一波的改革開放應該要在這部分,包括自貿區的空間方面加以擴展。讓自貿區有足夠大的空間,給那些從事農業、製造業的外資,包括台資、台商,台灣青年人願意來這兒投資創業的,給他們有足夠的創業空間可用。所以這是我們在這次調研中發現的一個問題,也是把它作為向上面提出自貿區進一步改革開放的一個方向。

  記者:現階段,特別是這兩年,大陸方面特別重視台灣青年和大陸青年之間的交流,因為青年人正好處於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包括國家認同的培養的重要階段。

  唐永紅:是,台灣青年人一齣生,生下來就受到他們“去中華”的教育影響長大的,在他們眾多的綠色媒體的影響中成長的。所以你會看到,青年人對國家的認同會更低一些。當然青年人的價值觀還在養成,所以這時候也許交流還能夠起一點改變性的作用,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強調青年交流、青年工作的(原因)。

  記者:因為經貿的交流帶來了兩岸人員的大規模往來,有的統計説,現在在大陸生活的台商,包括家屬已經200萬了,還有説來過大陸的台灣人已經上千萬了,這個數字是不是除了經濟利益之外,能夠對兩岸民眾之間大規模的深度接觸交流,産生一些抵消內心敵意的消息,更客觀的認知彼此,增進彼此的了解,減少一些像“茶葉蛋事件”之類的誤會,有沒有這樣的促進作用?

  唐永紅:基本上交流最後的成效是什麼樣子是由多元因素決定的,但是總體上來看,有交流總是比不交流好一點。交流也會産生誤會,但是交流深度夠的話,也可以避免誤判,也能夠建構一些共同的觀念,這是需要的。但是決定交流最後的狀態的成效是由多元因素決定,這裡面除了我們剛才講的經濟緊密關係的發展,有共同利益,有共同觀念之外,另外一方面還是取決於雙方各自內部的教育體系和輿論體系的牽引,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小孩子生下來就是受教育體系影響長大的,普通大眾受媒體影響而了解社會,認知很多的事情。交流真的要有效地起到促進兩岸關係能夠和平發展,甚至和平統一的作用,實際上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基本上取決於兩岸雙方各自內部的體系,能夠通過一些手段,包括教育的手段,媒體的手段,去牽引民意,形塑民意,讓兩岸各自的人民往同一個方向移動。

  意識形態的工作是很重要的事情。這些年的交流是非常多了,比以往都更加頻密,可是你會看到從國家概念方面來講是更加疏離,並不因為交流的頻密,至少在國家認同方面上目前看不到有正面的作用。從兩個數據上看到好像是有點背離的情況,通常我們認為交流頻密過後,國家認同是要相應提高的,但是實際層面我們看到的數據是剛好相反,所以這裡就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一個問題。

  我是這樣看這個問題,雖然我們希望通過交流,包括共同利益,拉近兩岸的心理距離,包括建構認同,我們大陸方面是很希望這樣子的。可是在台灣的當局,台灣的社會教育體系,它的媒體體系並不是這樣子在操作的,他們剛好是往相反的方向在影響台灣民眾關於兩岸到底是一個國家還是兩個國家這麼一個國家認同方面的。所以你會看到,交流希望把兩岸拉近,可是他們內部的體系,包括教育輿論體系都在把兩岸拉遠,這樣它會抵消兩岸交流産生的效果。

  實際上交流的地方是有限的,特別是那些生活在台灣的人,絕大部分人生活在台灣,是受台灣的教育,受台灣媒體影響,即便來大陸交流的時候,也是短暫的交流,所以這個多和少之間最後對台灣同胞關於國家認同方面的影響作用都是不一樣的。這也是大陸為什麼堅持蔡英文當局、民進黨當局必須清楚明白地講清楚兩岸到底是一個國家,還是兩個國家。因為你清楚明白地定位兩岸關係,承認兩岸是一個國家的話,你必須按照它們相關的法律規範,通過他們的教育體系、輿論體系來影響他們的民眾。

  記者:這才是根本性的問題。

  唐永紅: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台灣人就説,就這樣子交流就行了嘛,幹嘛一定要説那麼清楚。因為你清楚明白地定位兩岸關係的性質,那你就必須有責任、有義務在各自內部的體系中形塑民意和形塑你的意識形態。這是很重要的,這是關係到兩岸最後能不能通過交流走到一起的最重要的東西。

  我一直認為交流有正向的作用,但是它需要條件的,交流比不交流好,但是交流真正要達到我們的目的和作用,它需要有條件的。雙方的內部體系,包括教育輿論體系要往同一個方向牽引,而不是剛好相反的操作,也不能因為兩岸交流目前看起來成效不明顯,就完全不交流了,不能這樣操作。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