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民間訴求推動兩岸教育交流向前發展

  每年5月底到6月中,是陸生申請赴臺念大學的報名時間,但上星期才剛出爐的招生簡章名額卻大縮水,不少私立學校招生人數少了一半。島內校方坦言兩岸氛圍是陸生大幅減少的主要原因。

  教育交流一直是兩岸交流中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它和兩岸交流的其他方面一樣,也是兩岸關係發展的風向標。自1987年11月兩岸打破長達38年之久的隔絕狀態以來,兩岸教育交流也經歷了30年的發展歷程。今天的《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央廣記者李金鑫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請聽第10集:民間訴求推動兩岸教育交流向前發展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左)接受記者李金鑫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所長,您好。

  張寶蓉: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張寶蓉,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的老師。

  記者:今年是從1987年台灣開放老兵探親以來的第30個年頭。從開放老兵探親之後,兩岸的民間交流深入到包括經貿、婚姻等各個領域,兩岸教育交流也是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根據您的了解,兩岸教育交流整體經歷了怎樣的歷程?

  張寶蓉:其實從1987年開始,教育是最早開放的領域之一,因為考慮到當時文教這塊是比較弱政治化的,所以當時一下子就開放了兩岸高校人員往來、教師往來,從這個時候就拉開了序幕。

  其實在那之前,兩岸也有交流,但那時候是單向的,是我們中國大陸單方的以招收台生為突破口。真正雙向的互動其實是從1987年開始的,1987年到1992年,應該是處於雙向互動的起步階段,這個時候比如説雙方開一些研討會,互相到對岸去參訪,比較簡單的人員往來這樣的一些方式。

  到了1993年,由於汪辜會談之後兩岸關係明顯朝向一個比較好的態勢發展,這個時候兩岸教育作為民間交流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就開始慢慢地熱絡起來。這個時候應該説我們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態度就更加積極主動,台灣這邊也是為了配合兩岸民間對教育交流的訴求,也採取更加主動的態度。比如説從1993年之後,他們開始多方派人到中國大陸來考察我們的教育制度,考察我們各級各類學校的發展狀況,在這樣一個基礎上,就草擬了一個學歷互認的辦法和認可學校的名單。

  兩岸比較熱絡的狀態,大概一直持續到了1998年左右。因為1998年之後,隨著台灣當局“戒急用忍”政策的推出,兩岸的一些像學歷互認的政策等等就延宕了,就停下來,全面擱淺了。中國大陸這邊倒是不受影響,我們還是持續推動對臺教育交流的進程。比如説校際協議在這幾年有了較大的發展,還有招收台生在這幾年也有了一個比較明顯的進步,在招收台生的高校數量上,包括台生到大陸就讀的數量上等等,都有了一個較大的進步。這大概是在1992年到2000年這樣的一個階段,兩岸教育雙向互動的一個發展階段。

  到了2000年之後,大家都知道隨著台灣內部的政黨輪替,陳水扁上臺之後,特別是到2003、2004年以後,對於中國大陸的一些對臺交流政策,他就開始表現出一些比較抵觸的言行或者做法。比如説陳水扁曾多次公開説,不承認我們中國大陸的學歷,至少在他任內是不承認的。以致于這個時期也是近三十年來兩岸關係最為緊張的階段之一,同時兩岸政局的變化,也導致兩岸公權力部門之間對於教育如何交流,如何制度化建設,以及雙方的溝通這塊,基本上停擺了。

  這個時候,倒是在民間,由於有了前面十幾年互動的基礎,2000年之後,其實民間對於兩岸教育交流的訴求是更加高漲,勢頭髮展更快,所以在這個階段兩岸教育交流出現了一股“官冷民熱”的態勢。這種“民熱”主要體現在,比如説簽署校際協議的高校越來越多,兩岸教育界的人員往來、學術往來、科研合作等等陸續熱絡。這大概是兩岸教育互動往來的一個快速發展的階段。

  記者:也就是説在兩岸關係相對緊張,兩岸官方也比較冷的時期,兩岸民間的教育交流依然是比較熱絡的?

  張寶蓉:對。

  記者:那我們可以想象,在2008年以後,兩岸官方恢復對話,給民間交流增添助力、提供制度支持的時候,兩岸教育交流應該有一個質的飛躍。

  張寶蓉:真正的飛躍階段是在2008年以來,其實這個應該也是跟經貿等其他領域差不多,也就是説受到兩岸關係的大環境影響,兩岸教育進入到了大交流、大互動的飛躍階段。這個階段就出現了一系列的突破,不單是兩岸公權力部門之間已經有了公開的往來,包括公開的,還有私底下的溝通,以及雙邊的協商,並且兩岸開始換位思考,我們想要出臺的很多對臺教育交流的政策,我們會站在台灣那邊的角度去思考,台灣他出臺的一些大陸政策,也會試圖做到換位思考。

  另外我們還進行了一系列輿論的準備,輿論的亮招,比如説我們有國共論壇,國共論壇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就是兩岸教育交流。包括兩岸高校學歷互認、相互招生、青年就業創業、兩岸交流協議的簽署等等,一系列的議題其實就是在國共論壇裏面先拋出來,在兩岸之間形成一種媒體的輿論,媒體的造勢,從而營造出民間的輿論等等。這樣就使得兩岸教育交流的整個層級拉高了,從原來的民間推動、院校推動,變成為是雙方官方助力、市場推動,院校和民間唱主角這樣一個形式,所以在這個時候,制度上或者説內在機制上已經發生了一個變化。

  記者:我們也看到兩岸之間,特別是福建一帶,特別多兩岸中小學、大學之間的交流。

  張寶蓉:我覺得不管是中小學,還是職業教育,高等教育,都有了一系列非常大的拓展。以中小學教育來説,中國大陸在對臺的台商子女學校的就學方面,做出了一系列綠色通道措施,使得台商子女在中國大陸就讀非常的便利。特別是台商比較集中的城市,我們有開設台生專班,也更加支持設立和發展台商子弟學校的發展。

  還有中小學教育這塊,以前中小學是比較少跟台灣簽署校際協議的,但是2008年之後,上海、福建、甚至是天津的不少中小學,都開始跟台灣的一些基礎教育簽署校際協議,為兩岸基礎教育的往來奠定較好的基礎。像廈門跟台灣金門,在這方面就有非常密切的往來。

  除了校際協議,中國大陸還開設了大量的涉臺教育基地,這是加強兩岸教育交流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突破口。

  還有一個就是經典教育,也是值得推廣的一部分。我們在2008年之後,開始引進台灣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和教科書,我們進行自己的加工之後,開始在中國大陸的中小學裏面推廣。

  另外在職業教育方面也是可圈可點。職業教育這塊,應該説是2008年以來我們中國大陸試圖重點突破的方向,這其實也是跟中國大陸的教育發展方向是有關係的。因為正好是在2000年之後,大陸的職業教育發展邁上了一個非常大的臺階,大陸整個職業教育的發展目標越來越明確,所佔的比重也越來越大。在這樣一個發展的緊要關頭,我們也非常急需借鑒先進的職業教育經驗。

  台灣的職業教育發端于日據時期的職業教育,到了60年代的專科教育的重點發展,再到70、80、90年代的基礎學院科技大學的發展,它的整個發展過程,確實是有非常多可值得借鑒的經驗。不管是體系,還是職業教育和勞動力市場結合的程度,以及人才培養模式等等,他們都有一系列的經驗和教訓,所以大陸也正是瞅準了這種比較好的經驗,大力推動對臺的職業教育交流。

  記者:我在廈門採訪期間,注意到廈門大學有不少台灣學生,高等教育交流應該是兩岸教育交流的重頭戲?

  張寶蓉:對,應該説從1987年以來,兩岸高等教育的交流在所有的教育領域裏面,始終處於龍頭的作用。就是説與其他各級各類教育比起來,它始終是走在最前面的,它所做出的舉措也是最前瞻的。我們2008年以來有幾個亮點舉措,一個是中國大陸擴大台灣招生,我們現在有200多所學校向台灣招生。另外一個就是我們的資助力度,獎學金力度是比較大的,通過這種資助力度的加大,也可以看出大陸在非常積極地做台生的培養工作。另外一個是社會保障,開放台生納入到大陸的城鄉健保體系。再就是學歷互認,學歷互認與陸生赴臺是相互捆綁的一個議題,這是30多年來,或者説是近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岸高等教育互動最大的一個突破。因為有了學歷互認進程的推進,所以現在兩岸高校招生,特別是陸生赴臺才會成為熱門話題。

  記者:好,謝謝張所長。

  張寶蓉:謝謝聽眾朋友,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