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兩岸高等教育交流亮點頻出 青年唱主角

  6月7日、8日,是大陸高考的日子,高三學子們在這兩天步入高考考場,迎接人生中的第一場重大考驗。現在正值升學季,到哪兒去上大學、上什麼學校成為學生和家長關注的話題。

  實際上,近年來,陸生赴臺也是兩岸間的一個熱門話題,作為兩岸高等教育交流的重要一環,陸生赴臺的背後,兩岸各自做了不少努力。那麼,兩岸高等教育交流都取得了哪些顯著進展?青年學生在這其中又扮演什麼角色?今天的《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央廣記者李金鑫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請聽第11集:兩岸高等教育交流亮點頻出 青年唱主角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左)接受記者李金鑫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所長,您好。

  張寶蓉: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張寶蓉,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的老師。

  記者:從1987年兩岸正式開放民間交流以來,兩岸交流隨著兩岸關係經歷了一些起起伏伏。我們看到在2008年之後的這8年間,由於兩岸雙方達成“九二共識”政治基礎,包括兩岸教育交流在內的各領域交流都進入一個飛躍期。張所長,根據您對高等教育的研究經驗,兩岸高等教育在這個時期取得了哪些比較顯著的進展?

  張寶蓉:我本身就是專門研究高等教育,所以歷來對兩岸高等教育的交流互動,以及島內高等教育的發展,我是非常關注的。應該説從1987年以來,兩岸高等教育的交流在所有的教育領域裏面,它始終處於龍頭地位。與其他各級各類教育比起來,它始終是走在最前面的,它所做出的舉措也是最前瞻的,所以我想重點跟大家分享一下,兩岸高等教育交流的進展。

  2008年以來,大陸在兩岸高等教育交流方面有這樣幾個重點亮點措施:一個是中國大陸擴大招收台生,這裡面有幾個體現,首先是招生方式有非常大的突破,從原先的港澳台聯招改為獨立招生,2008年以後,又拓展到免試入學。所謂的免試入學,不是説不要考試,而是我們直接參考台灣島內的學冊成績,台灣學冊考試後,學生是分級別的,有頂標級,有均標級等等。最早我們開放到頂標級,但凡他們學生達到了頂標級的成績,我們大陸高校就直接面試,後來又擴大到前標級,大概是中上成績的學生,他們就可以到中國大陸入學。其次是向台灣招生的院校數量增加了,大陸現在有200多所學校向台灣招生,包括一本、二院校。

  另外一個就是資助力度,對台生的資助和就學保障這塊,大陸的獎學金力度是比較大的,甚至可以達到一半的人能申請到國家專門為台生設立的獎學金。除了國家設立的之外,還有各省專門針對台生設的獎學金,有的學校也設有單項獎學金,像我們廈門大學就有。通過這種資助力度的加大,其實就可以看出大陸是非常積極地在做台生的培養工作。

  第三個是社會保障,開放台生納入到大陸的城鄉健保體系,我想這對於台生在中國大陸,不管是入學還是整個學習過程,再到後面的就業來説,都是一個非常大的亮點。我們這幾年最大的一個突破之一,就是在就業創業出口這塊,我們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

  記者:解決後顧之憂。

  張寶蓉:對,期待更多的台生在畢業之後,能在中國大陸的市場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

  再一個就是校際協議,其實從一開始,我們兩岸項目開放到現在,校際協議都是聯絡、連接兩岸院校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式和載體。2008年之後,我們不但有學校和學校之間的協議,大陸院校跟台灣高校的學校層面的協議,我們還有大量的院係層面的協議,像我們廈門大學很多學院都跟台灣相關的院係簽署了校際的協議,大量的交流活動在院係層面展開。還有多邊的協議,比如説廈門大學、大陸的中山大學和台灣的中山大學之間多邊的這樣一種協議,這樣的一種形式,我覺得也是非常好的摸索,所以在校際協議這塊,我們也有了拓展。

  另外最重要的就是學歷互認,學歷互認是跟陸生赴臺相互捆綁的一個議題,這個議題應該也可以説是2008年以來,繼ECFA和陸客赴臺之後的最為熱門的話題之一。這是30多年來,或者説是近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岸高等教育互動最大的一個突破。

  學歷互認方面,台灣當局是更加迫於自身教育發展的需求,解決島內少子化造成的生源問題,以及院校財政收入問題等等,中國大陸也非常積極地回應了這種訴求,所以我們雙方經過協商,同意進行相互招生,相互承認學歷。其實中國大陸長期以來採取的是實際默認台灣高校學歷,雖然沒有具體到説某一份文件明説我們認同台灣多少個學校的學歷,但其實只要是台灣官方認可的高校學歷,大陸全都認可。

  應該是在2006年的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大陸方面就開始向兩岸正式宣佈,承認台灣官方認可的所有高校學歷,非常正式地向台灣表達出我們的善意,台灣這邊也比較積極地進行回應。從2008年開始,台灣方面研擬出臺《兩岸關係人民條例》的一些修正條文,到2010年“陸生三法”出臺和陸生招生啟動,背後一個最大的支撐,就是開始認可中國大陸部分高校的學歷。最初是41所,現在已經擴大到150多所,當然這總體來説還是不夠的,我們中國大陸優質的高校那麼多,承認這麼100來所是不夠的,但是我想這是非常好的開端,我們也非常期待説以後在學歷互認上,雙方能夠進一步更加對等,這是有利於雙贏的。另外還承認了190多所專科學校,這個專科學校的學生畢業之後,可以到台灣去念學士班。這就是目前兩岸高校學歷互認的情況。

  記者:就像您剛才説的,在推進學歷互認之後,有不少大陸的學生選擇去台灣上學,近幾年來陸生赴臺也是一個比較熱門的話題,您認為這樣的求學經歷能給學生自身的發展帶來哪些提高?

  張寶蓉:通過我對陸生這幾年的跟蹤調查,我覺得大部分的陸生,因為有了對臺交流的學習經歷,使得他們更加成熟,更加客觀地看待兩岸關係,更加理智地看待中國大陸的社會主義制度和台灣所謂的民主政治,我覺得這是非常棒的。很多的陸生跟我反饋,説現在越來越懂得站在我們中國大陸的社情基礎上、國情基礎上,去思考為什麼我們現階段是這樣的一種社會制度設計,未來要怎麼樣發展得更好,台灣有台灣的優勢,但是台灣也有台灣的不足,他們就更加客觀地看待兩岸的方方面面。所以我是非常鼓勵陸生赴臺這件事情,區域間的高等教育交流本身就應該是無障礙流動的,我覺得應該減少不必要的人為干預。

  記者:其實在兩岸高等教育交流這塊,青年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們也能觀察到,除了剛才談到的兩岸學生進行交換、到對岸去求學,近幾年我們從新聞中也可以看到兩岸的學術交流也越來越年輕化,不管是兩岸舉行的論壇中針對兩岸青年的研討內容越來越多,還是參加學術交流的人員本身也出現了越來越多年輕的面孔。那麼兩岸學術交流這塊的情況又是怎樣的呢?

  張寶蓉:這幾年兩岸的高等教育學術交流,已經從教師層面向學生層面拓展,我覺得這是非常可喜的一個表現。其實陸生赴臺,或者台生到大陸來,我們也可以看出,在這樣的一波教育交流過程中,青年群體的作用越來越凸顯,慢慢成為兩岸高等教育交流的一個生力軍。

  在學術往來這塊也是如此,我們原先就是一直停留在教師層面雙邊的學術往來,現在開始搭建各種各樣的學術交流平臺,讓學生走到前面來,讓他們在這樣的過程中,相互砥礪,相互交流學術觀點、看法,使得雙方的學生都在成長,這是在學術交流出現的一個動向。

  第二個學術交流出現的動向就是越來越多的學術交流品牌在形成。有一些研討會已經堅持了10年、20年,每一年所探討的議題,都是在兩岸教育交流領域非常熱門的,針對性和專利性都非常強的一些議題,這樣的交流探討對於促進兩岸教育的發展是非常有幫助的。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漸漸去掉了原來所謂的追求外在形式的新聞效應,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大家已經意識到這些弊端,慢慢在規避它,而是更加注重一些專業性、專題性,更有內涵的學術交流。

  但是目前兩岸高等教育交流還有一些領域拓展得不夠,有待加強。比如説科研合作這塊,可能是因為兩岸認可體制的問題,這個沒有發展起來,是比較可惜的。特別是人文社科這塊,聯合發表文章,聯合課題攻關等等,相互的刊物認可,還有學術資源共享這塊,做得還遠遠不夠,這塊我覺得是有待加強的。

  另外就是合作辦學,兩岸合作辦學倡導了很多年,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是非常薄弱的一個環節。兩岸之間的這種合作辦學跟國際合作辦學是不一樣的,我們現在沒有自己專門的指導意見或政策法規,所以使得兩岸合作辦學處於一個比較模糊的地帶,合作雙方都不知道怎麼做才會更好。還有像其他的一些雙聯學制等等,這個前幾年也提得非常多,特別是在去年520之前,兩岸很多學界的人都在提,但是到去年520之後就停擺了。還有像兩岸教育交流協議,今天兩岸教育交流的規模已經如此之大,沒有相應雙邊認可的這種制度、政策,我覺得這不太利於後續的可持續發展,或者説質量的提升,所以我個人前幾年也一直在呼籲,要推動兩岸教育交流協議的簽署。

  記者:就是説兩岸兩會簽了23項協議裏面,都不包括教育的?

  張寶蓉:對,不包括教育,全部在經貿這塊,從去年520之後,應該説兩岸政局的變化,也確確實實對兩岸教育的互動往來,造成一個比較大的影響。今天兩岸教育的互動往來的不確定性明顯增強,所以也使得很多的議題現在沒有辦法更深入地去探討,雙方都很難再像2016年520之前這麼熱絡的研討,共同針對一個目標進行研討,這種場面現在幾乎是很少見了。所以我個人還是覺得比較遺憾的,因為我本身作為學教育學出身的人,更多是基於對人才培養的考慮,我覺得還是要回歸教育的基本面,推動雙方的一切交流往來,以促進雙方的文化教育發展為基本出發點。

  記者:好,謝謝張所長。

  張寶蓉:謝謝聽眾朋友,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