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兩岸青年從隔閡到認可需要細水長流

  兩岸青年的交流,往往從求學時期開始,是兩岸教育交流的重要一環。在這個過程當中,兩岸青年從開始階段的不了解和不理解,逐漸成為攜手前行的好夥伴,也成為未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維護者。

  今天的《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央廣記者李金鑫就兩岸教育交流的相關話題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請聽這個系列的第12集:兩岸青年從隔閡到認可需要細水長流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左)接受記者李金鑫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所長,您好。

  張寶蓉: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張寶蓉,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的老師。

  記者:兩岸教育交流處於一個不斷擴大的過程,它實際上對於兩岸本身來説是一個雙贏的事情,您覺得擴大兩岸教育交流對於積極推動兩岸關係發展有什麼意義?

  張寶蓉:經過這二、三十年的發展,今天的兩岸教育交流已經成為推動兩岸關係發展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兩岸教育交流到什麼程度,就可以大概判斷出兩岸關係發展到什麼程度,或者説它已經扮演了兩岸關係溫度計的角色。

  通過我們目前對參與到兩岸教育交流的這些人員或者學生的訪談或觀察中,可以看得出來,但凡是有參加到兩岸教育交流中來的這些師生,或者相關人員,他們對於兩岸關係的正面認知是更高的。像今天很多的台生和陸生,他們就非常贊同自己的這種選擇,不管是選擇到大陸,還是選擇到台灣,他們認為自身這樣的一種選擇,對於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有相當積極的正面作用,我覺得這本身就是教育交流對兩岸關繫帶來的非常正面的功能。因為有了這樣的一些交流,很多人就會換位思考,我覺得換位思考是相當重要的,不是我站在大陸這邊猜測台灣,也不是台灣站在島內的立場來猜測大陸,彼此相互猜測,這只會更加不利於兩岸關係的發展。

  今天交通這麼便利,兩岸交流方式如此多樣,平臺這麼多,我真的非常期待有越來越多的人,願意加入到兩岸交流的大隊伍中來。所以包括我目前正在做的關於台灣青年到大陸來的這樣一些議題,都是基於促進兩岸關係朝向更好方向發展這樣的出發點,來提出我自己的對策和建議。因為我在台灣完整待過一年,平時每年都不間斷地在兩岸間奔波,對於台灣這邊的民情,也更多從我本身就是閩南人這樣的角度去體察,所以也更加容易去理解台灣人的一些想法,也更加理解台灣從過去發展到今天的曲折的發展過程。我覺得交流絕對是化解誤解的一個最主要的路徑,所以我願意以我個人的力量或者説帶動身邊更多人的力量,去推動兩岸教育交流,包括其他的民間社會的交流。

  記者:您剛才也提到,您經常往來于兩岸,您又是從事教育工作的,肯定也接觸到了非常多的台灣青年和大陸青年,您覺得他們身上各自有什麼特點呢?

  張寶蓉:應該説今天的兩岸青年有一些共同的地方,因為確實是受到全球化的影響,受到了信息化時代的影響,新技術革命等等,當然他們身上有很多的共同點;同時兩岸青年都是中國人,身體裏流淌著相同的血液,本身就決定了有很多特質是一樣的,比如説都很努力上進,都遵循儒家傳統的道德、家庭的禮儀等等,本質上沒有大的區別。但是我們也要客觀認識到,台灣特殊的歷史境遇,使得他們所處的社會制度跟我們不一樣,教育背景不一樣,因此我這幾年通過一些近距離的接觸,也感覺到今天的台灣年輕人不管是政治取向上,還是文化取向上、價值觀念上,或者説生活態度上,多多少少還是有跟大陸年輕人不一樣的地方。

  比如今天大家説到台灣年輕人的時候,頭腦裏面立刻蹦出一個詞:“小確幸”,這個“小確幸”,我覺得在某種程度上確實存在的,為什麼會是這樣?我覺得跟兩岸長期隔絕,以及台灣本身比較強的島民意識有關。台灣的格局、資源、腹地,台灣人所能接觸到的人和事,跟中國大陸比起來確實完全兩個樣。這種情況下,他們更多考慮的是自我:我想要怎麼樣,我這樣做我的價值在哪,更多會考慮到這些。相比之下,中國大陸的年輕人,在格局、集體觀念、競爭意識方面,明顯要比台灣年輕人強很多,或者説我們中國大陸的孩子一齣生就決定我們要跟別人競爭。這是完全不一樣的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年輕人,所形成的不一樣的特質。

  像文化上也是如此,中國大陸的孩子從幼兒園教育,到中小學,大學,整個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體系下成長起來的人。大陸年輕人所接受到的文化教育,文化氛圍,或者説整個文化的積澱,跟台灣是不一樣的。台灣的文化當然中華文化是主流,在主流之下又有很多支流,不管是荷據時期宗教文化的影響,還是到日據時期的日文化的影響,到國民黨遷臺之後的歐美文化的影響,包括到今天全球化的影響。也正是因為他們這種多變,所以他們很少對“我們的根在哪兒”這種問題進行思考,他們就覺得這個OK,這個好,這個棒,我就採納這種文化,這是他們的一個特點。

  另外,我覺得跟台灣當局的文化建構是有關係的。特別是2000年以來文化教育的“去中國化”建構,也使得今天的台灣青年很少去追問自己“我文化的根在哪”,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是糾結的,搖擺的,模糊不定的,他沒有一個非常清晰的文化圖景。

  記者:在兩岸青年教育交流的過程中,除了剛才咱們談到的消除一些表面上對於對岸的一些偏見和誤解,在增加台灣青年的國族認同和文化認同上有沒有幫助呢?

  張寶蓉:這個問題非常重要,是我們這幾年非常關注的問題,也是我們所推動的一切教育交流活動所試圖達到的目標之一。我們所有交流的最終目標,當然是為了促進祖國和平統一。

  但是在今天,我們首先要立足基礎性的交流,把一些基礎的文化教育交流所涉及到雙邊的一些認知差異,雙邊操作的一些技術手段的差異等等,先溝通清楚,掃除乾淨,實現雙方的無障礙溝通。這樣本身就是減少誤解,減少摩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過程,交流中增強了認識,增強了互信。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再讓台灣青年真正地認識到中國大陸的優越性,我們的文化優越性,制度優越性,社會優越性等等,當我們的這種優越性,或者制度自信,充分地向台灣年輕人展示出來的時候,我想它自然而然就是一種認同,所以我覺得要從基礎做起,把基礎做好,把這個過程做好,自然結果就好了。這是一個細水長流的過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變,所以先把基礎做好,先把任何一個交流項目活動做好。

  記者:只有當台灣青年真正認識到大陸這邊的優越性的時候,他才會産生那種認同感。

  張寶蓉:對,其實這種交流過程,既是促進相互了解的一個過程,也是促進我們自身不斷成長的一個過程,所以我們一方面要交流,一方面要加強自身的建設,加強自身的吸引力。

  記者:説到成長的過程,我感覺兩岸青年的交流也是一個相互學習的過程。

  張寶蓉:是的,確實如此,因為今天兩岸青年各有優勢,各有不足,在相互交往的過程中,大陸青年可能學會了我們也要很謙卑;台灣青年來到大陸以後,突然間大開眼界,原來大陸已經大到他們無法想象。我覺得這對於雙方青年的成長都是非常有幫助的。

  記者:好的,謝謝張所長。

  張寶蓉:謝謝聽眾,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