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天然獨”並不天然 消除人為塑“獨”任重道遠

  日前,台灣媒體曝光島內教育課程綱要草案中修改了歷史科目教學,將中國史放在東亞歷史中討論。國台辦新聞發言人馬曉光對此回應表示:台灣的歷史是中華民族生息繁衍的歷史,是中華文化開枝散葉的歷史,是一代代中華兒女開發、建設寶島,共同反抗外國殖民統治的歷史,當然是中國歷史的有機組成部分。

  對於台灣當局企圖用“台獨”史觀繼續毒害台灣年輕一代的做法,央廣記者李金鑫採訪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張教授認為,台灣青年從來就不是“天然獨”,而是“教育獨”,“台獨”教科書的遺毒危害輻射深遠,要摘掉他們的所謂“天然獨”標簽,兩岸的教育交流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請聽《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的第13集:“天然獨”並不天然 消除人為塑“獨”任重道遠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教授(左)接受記者李金鑫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張所長,您好。

  張寶蓉:你好。聽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張寶蓉,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的老師。

  記者:我們現在常常在網絡上看到有人用“天然獨”來形容台灣青年,對此您怎麼看?

  張寶蓉:台灣青年“天然獨”這個概念是蔡英文提出來的,她認為今天台灣青年就是“天然獨”,一齣生就是獨立的。她拋出來這個概念以後,大陸一些學者很關注這個問題,也在反駁這個看法,有人認為這個壓根就不是“天然獨”,而是“建構獨”,是人為建構出來的等等。而我通過自身的觀察,我覺得一般的台灣老百姓,甚至比中國人還中國人。他流淌的就是中國人的血液,他們的生活習慣、思想觀念,很多就是在我小時候,家鄉老一輩人這麼教育我們,讓我們那樣做的。

  記者:比如説呢?

  張寶蓉:比如説我們怎麼去處理家庭關係,台灣人對孩子的教育,比如説左鄰右舍之間怎麼相處,家裏人兄弟姐妹之間怎麼相處,這些都和小時候我的長輩教育我的是一樣的。包括我去年在台中住了好幾個月,我在街頭上,或者我去菜市場買到的,吃到的東西,都是我小時候記憶中的那些味道,他們幾十年不會變。所以我看到台灣,反倒想起了我以前的家鄉。

  台灣這樣的一種對舊有的生活或者説價值的傳承,其實就是非常典型的中國人的教育。我不覺得這個孩子一生出來就是“獨”,我絕對不贊同,孩子剛生下來,他哪有“台獨”的概念,他哪知道什麼叫“獨”,什麼叫“統”。他只知道“我是台灣人”,因為我生長在台灣這片土地,就像“我是泉州人”,因為我是在泉州出生的。那麼為什麼長大後會敵視中國大陸,對中國大陸産生一種抵觸情緒、對抗情緒?這樣的一種抵觸情緒實際上是台灣當局塑造、建構出來的,這個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如果沒有這種對抗情緒,其實台灣好多基層的老百姓,真的非常棒、非常好相處的,。

  記者:是一種人為設置的障礙。

  張寶蓉:當時國民黨最初對大陸的一個建構就是“共匪”,形塑一種對抗情緒。後來民進黨上臺以後,又在島內塑造國民黨跟民進黨的對抗,間接導致對中國大陸的一種對抗。所以是在這樣一種不斷的政治操弄之下,台灣民眾跟我們大陸老百姓的心結形成了。其實你説中國大陸對台灣有造成什麼傷害嗎?沒有,我們老百姓之間的相處非常友好,所以我是覺得這個是台灣當局刻意建構出來的對抗中國大陸非常重要的手段。

  記者:就是政治操弄過多地影響了民眾的生活。

  張寶蓉:這個以教育為例就很典型,2000年之後,台灣推出的教科書裏邊所有對大陸的定位,就是“台灣和中國”,兩岸“一邊一國”,就是想要形塑這樣一種理念。這種理念教育下的孩子,今天已經成長為20歲左右這樣的一波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他從小接受教育的時候,接觸到的就是這樣的兩岸關係定位,他自然而然就會受到影響。否則他的本質,他出生的時候是沒有統獨觀念的,所以我覺得這是台灣當局有意的一種政治操弄,所謂的“天然獨”,就是他們的一個説辭,一個藉口,為他們這種政治服務的藉口。

  記者:通過兩岸不斷地進行教育交流,能夠把這種人為加上的“天然獨”的標簽消除掉嗎?

  張寶蓉:我覺得要比較長一個過程,因為教育對孩子一生的影響,對成長的影響,是我們不可估量的。加上其實今天兩岸的交流有局限性,我們不管是來往的人員,還是交流的領域,雖然跟過去相比已經有很大的進展,但是整體來説還是有限的。所以要靠這種交流去影響所謂台灣青年的“天然獨”、所謂的“去中國化”傾向,不是短期可以達成的,我們要有足夠的耐心,我們也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慢慢地持續推動我們的交流,往更加縱深,往更加寬廣的領域,更加多層面的領域,去推動兩岸民間的交流。

  記者:我關注到您曾經用“不怕慢,不怕亂,就怕斷,萬事莫如交流急”來形容兩岸的交流,現在兩岸關係實際上是在往一個不太好的方向在走,您覺得在這種態勢上,兩岸的教育交流會受影響嗎?

  張寶蓉:肯定是會有影響的,去年520之後,兩岸交流的不確定性增強,不穩定性增強,這本身就是受到政治的影響。但是還不至於説使兩岸教育交流中斷,我覺得不太可能發生,至少在短期之內,有可能稍微冷卻一點,稍微緩慢一點,這可能是我們看到的一個局面。兩岸關係的發展,本來就是一個跌宕起伏的過程,起起落落,反倒我覺得慢一點對中國大陸來説是一個很好的思考反思的機會,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好好地反思總結我們過去在對臺教育交流過程中所得到的一些成績成效和經驗或者教訓,我覺得倒是一個非常好的沉澱的階段,所以我也覺得不要太緊張。

  那麼,台灣這邊我相信交流是一個大方向,也不是台灣當局説我想停就停,我想不要就不要,老百姓的想法,他們也是控制不了,左右不了的,老百姓對兩岸教育交流的訴求,我們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對於目前這種階段性的調整,我個人覺得不要過於焦慮,還是看大方向。

  記者:就是説慢下來不怕,它也斷不了。

  張寶蓉:對,看大方向。

  記者:好的,謝謝張所長。

  張寶蓉:謝謝大家,謝謝聽眾,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