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兩岸民間交流乃大勢所趨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15集:兩岸民間交流乃大勢所趨。兩岸隔絕對立38年後,交流的大門為何還能打開?臺民進黨當局頻頻出臺規定限制公務人員、退役將領等赴大陸參訪,能否阻礙兩岸民間交流進程?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戚嘉林先生。

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戚嘉林(圖片來源:華廣網)

  記者:戚主席您好。

  戚嘉林:您好。

  記者:在1945年8月份之後,台灣回歸到祖國。但是這個回歸之後的時間並不長,到了1949年,兩岸又進入了敵對、對立、隔絕。這個時代一下過了38年,一直到1987年11月份,從台灣老兵返鄉探親開始,兩岸才重新打破了長達38年之久的隔絕對立的狀態,開始交流交往。這個交往是從家人的團聚開始的,但是後來我們發現它帶動了人員的往來,帶動了商貿的交流,帶動了文化的交流,甚至現在有教育的交流,各個方面領域的交流正在逐步地拓展,也在深化。您對於1987年那次兩岸交流大門推開的事件,現在30年過去了,您怎麼看那個事件的意義呢?

  戚嘉林:我在回答這個事件的意義之前,我先多講幾句話。就是1949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那是一個歷史的轉捩點,雖然那個是在冷戰的時期,島內整個封鎖、封閉,但是因為那麼大量的人,當時台灣人口只有600萬,外省人去了91萬,這麼樣大量的外省人政權過來的話,事實上立刻止住了“皇民化”的影響。事實上日本統治我們五十年,最後日本八年他的“皇民化”,就是日本化的影響應該是相當深入。那一次蔣介石政權到達台灣的話,已經就終止了日本文化的影響,切斷了跟日本文化的這個聯接,加上內地來的91萬人,迅速在30幾年之間跟本地人的結合,這也就使得日本的文化完全退出台灣。今天我們大陸的同胞來台灣觀光,第一個你會感受,台灣完完全全是一個我們中國化的社會,雖然我們有的思想不一樣,但是是一個中國化的社會。

  記者:比如飲食。

  戚嘉林:街上招牌、文字、書籍統統都是完全中國化的社會了,比香港還中國化,所以這點對我們統一大業來講,非常有正面的影響。

  當然第二個影響,1987年開放兩岸探親,那是蔣經國去世之前,對兩岸做的最大的一個貢獻。實際上在戒嚴年代,那是用恐怖的法律來切斷兩岸的連接。那次在他逝世前,他能夠開放,就是除罪化,這點很重要。你除罪化以後,兩岸人民在交往,他除去恐懼感了,台灣人不會再被逮捕,不會再被迫害,開啟了兩岸的大交流。30年來大陸這樣寬容的政策之下,實現當時“葉九條”,台灣人民來大陸,來去自由,真正來去自由,我們沒有逮捕過任何一個人。30年來都來去自如,投資幹什麼,大陸也提供了種種便利,各個地方都有台辦、台聯的服務,不但提供便利,還有很多優惠政策,所以台灣才能走到今天。我們至少有一百萬台灣同胞在大陸生活、經貿、從商、定居,這個就是我們在書寫台灣和兩岸現在的歷史。我們今天的努力,在十年以後來看,就變成歷史了,這個是在冷戰時期不可想象的。像我們小的時候,在台灣的宣傳之下,大陸是“匪區”,大陸是“共匪”。

  記者:1987年的時候,您多大年齡?

  戚嘉林:30多歲,但是那個時候我是公務員,當然只能從報章雜誌上看到,大陸沒來過,一直不能來。

  記者:那個時候像島內何文德老人,國民黨的老兵,走上街頭,穿上那個要回家,想家那些字樣的衣服,走上街頭去做一些示威遊行或者請願也好,那種場面您見過嗎?

  戚嘉林:見過,因為何文德就是我們老鄉,湖北人。我們從大陸來,我們當然懷念我們的家鄉,只是在那個時候我們不敢講。我們要想懷念大陸的話,被人家舉報以後,我們就變匪諜。台灣有條罪名,知匪不報,知道了你不報告都不行的,都是有罪的。在那麼恐怖的氣氛之下,當然通通都不敢提。何文德他那個時候為了推動老兵返鄉,我所知道他跟他太太離婚,故意離婚,準備被逮捕一個人去坐牢的。等於説那個年代,他講出所有外省人的心聲,居然來台灣30幾年不能回家。當然蔣經國事後看到書面報道還有照片,據説他還是很動容,他還認為不應該對不起那一代的外省人,最後他沒有逮捕他,反而開放探親了。

  開放探親的時候,我記得政府允許老兵申請返鄉的時候,每天排著長龍,那幾個月好像就有十幾萬人回來,也就是在台灣戒嚴年代,30年來的反共教育,一夜之間瓦解。人是被強迫之下,把自己家鄉講成匪區。在我們中國歷史上,我們也有分裂,南宋、南宋,我們南宋的政權沒有被北宋的河北、山西都講成匪區,講的那麼不堪。像我小時候我就很反對,我湖北省怎麼會變成匪區,我絕對沒有這樣子罵過我自己的故鄉。只要政府一除罪化,所有反共教育一夜之間瓦解。對故鄉的眷戀,對故鄉的情是人性的一部分,對故鄉的懷念不是政權,什麼制度這些所能替代的。

  記者:但是我們也看到去年開始,就已經有島內看到一些報道,説是台灣一些公務人員,包括一些退役的將軍,退役的一些軍人,從島內到大陸來參加一些參訪活動,也是不被允許的。包括制定“保防法”,要用立法來禁止這些人的往來,是不是跟當時的情形正好是相反的?

  戚嘉林:他就是將時光倒流,回到反共戒嚴年代,我非常反對的。現在變成法律來嚇人了,制定“保防法”,“保防法”很恐怖的,按照草案來講的話,保防人員可以不要任何的證據,可以到任何的工廠,公司,還有個人家裏就可以搜索,只要我認為你有危害安全。比戒嚴年代,白色恐怖時期還恐怖,連搜索票什麼通通都不用。所以蔡當局一提出“保防法”,全島人都反對,綠營、藍營都反對。這牽扯到隱私權,牽扯到保防人員他可以無限上綱來進行逮捕搜索。當然他們是講這個退將,説他是忠貞怎麼樣,從這個角度來質疑他恐嚇他,“保防法”激起全島憤怒以後,後來又改成“反滲透法”。他就是想把相關的事情變成法律,而且不是行政命令,就是恐嚇兩岸的交往。想想看台灣人當時在戒嚴年代,被阻絕在美國,不能回到台灣的時候,他們不是天天控訴,回鄉是人的權利,他們天天喊自由,民進黨起家不是天天講要求自由,今天掌握政權的時候,就要限制別人的自由,限制別人返鄉的權利。至於退將的話,我認為退將何罪之有,他們是發揚黃埔精神,當時創立黃埔軍校的時候,就是要統一中國。孫中山為了統一中國,沒有武力,所以建立一支有武裝的部隊,軍事的武裝力量。現在變成主張統一,好像變成有罪了,這種奇特的現象。

  記者:戚主席,我們看從1987年到現在,兩岸民間交流開啟了30年了,除了退將的問題,除了“保防法”或者是“反滲透法”的問題,我們也看到比如像“一中承諾書”的問題,就是大陸的學生到台灣去就讀,説要簽訂一個承諾書,就是台灣的學校不向大陸的學生灌輸“台獨”等等的理念,保證一中的問題。有很多媒體就在分析説是種種的舉措,可能會給兩岸民間交流造成一些阻撓或者一些障礙。您覺得未來的兩岸民間交流,會不會因此走下坡路,或者是民間交流能不能被阻礙掉?

  戚嘉林:我覺得民間交流沒辦法阻礙,大勢所趨了。即使你用訂定成法律的形式也沒有用了,法律定出來,就是要情理法,你要執行得下去,現在根本就執行不下去。台灣有38萬對陸配,你説兩岸要不要交流?台胞在大陸有100萬人,兩岸要不要交往?這是大勢所趨,不是弄幾個法律來嚇人。法律定出來要能夠執行,執行不了就沒有用,像“一例一休”就到現在還執行不下去。

  記者:感謝您,也對您奔走兩岸,為祖國的和平統一做貢獻,向您表示敬佩。謝謝您。

  戚嘉林:哪哪。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