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去中國化”去不掉兩岸的同源同腔同調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16集:“去中國化”去不掉兩岸的同源同腔同調。今年是兩岸民間交流重啟的第30個年頭,歌仔戲是兩岸文化交流的重要部分,在兩岸隔絕對立38年之後,兩岸的戲迷為何一交流接觸就有天然的親近感?最近民進黨當局祭出多種“去中國化”手段,限縮兩岸交流,兩岸的文化聯結能否被人為割斷?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閩南師範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鄭玉玲女士。

閩南師範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鄭玉玲(右)接受記者穆亮龍(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今年是兩岸交流30年,從1987年11月份,台灣開放了老兵返鄉探親開始,兩岸開始有了人員的往來,有了經貿的往來,包括歌仔戲的往來。其實在此之前已經有通過電波,或者説通過帶當時的錄像帶悄悄地過去,或者從他們那邊帶回來悄悄看。因為那時候福建這邊發展還可以,他們去觀摩、去學習,是暗地裏的這種交流,沒有面對面,但是通過一種介質去交流。之後隨著兩岸人員的往來,可以帶動一系列的交流。兩岸逐步開放之後,我們的文化交流也起來了,一個是連接閩臺之間的一種文化的連接,即便現在“台獨”也好,“去中國化”也好,但是這個連接是斷不掉的。説歌仔戲你也不要聽了,你聽也聽不懂,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它已經融入到血液裏面了。

  另外,兩岸交流對於歌仔戲本身這個文化的發展,也是可以互相促進,能夠有螺旋式互相學習的一個過程,也推動這個事業的發展。我們想,歌仔戲作為兩岸文化交流的一個代表,比較典型的代表,來展現我們兩岸交流三十年,在文化層面整個的脈絡和它的意義,對於我們未來發展有什麼樣的啟示。對於兩岸具體的交流,比如説演員的同臺演出,兩岸歌仔戲交流大概在三十年分幾個階段,有沒有什麼明顯的特徵,比如我們學生之間的交流,是怎麼展開的,規模上有沒有什麼趨勢性的變化,包括對我們藝術本身,比如同臺演出和之前各自演出,有什麼樣的區別?對我們從業人員來説,本身的素質和我們歌仔戲本身的發展,有什麼樣的推動作用?這方面我們想請您談一下,能不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稍微系統一點的,我們組織兩岸青年人在文化交流方面,特別是歌仔戲的文化交流方面,開展了什麼樣的工作?

  鄭玉玲:你説的很好,因為我前前後後多次去台灣調研,也深感到年輕一代的文化認同太重要了。我這麼多年搞傳統藝術這塊的研究,我都深感到請他們年輕人來看一看,我們閩南這塊的藝術跟台灣你在地的傳統藝術,就是一模一樣的,一樣的源根。因為我們歷史是這樣,閩南明清時候帶過去,在那駐紮。台灣的孩子們,年輕一代他也知道他的祖先,大部分80%、90%就是我們福佬人,福佬人就是閩南人,台灣叫福佬人。融合在一起,同臺演出,就讓孩子們説這個就是一樣的,效果非常好。你再怎麼樣説台灣的孩子們過來一看,這都一樣的,我們這種認同感就特別的強。

  記者:您剛才給我們談了兩岸青年演員或者學子同臺演出歌仔戲的一些特點。從專業角度來説,兩岸專業的演員或者編劇、導演之間的交流,帶動了歌仔戲本身的發展出現了什麼變化呢?

  鄭玉玲:有,我不説具體的劇目,我就説從我們研習營這邊開始説,參加研習營的兩岸高校,一個是台南大學,台南大學有一個專門研究歌仔戲的老師,他是挂靠在文學院下面的一個歌仔戲研究中心。為什麼我們上次歌仔戲專門請她過來,因為高校的歌仔戲研究中心,一定是要挂靠在台灣下面的一些歌仔戲團體。學生一邊研究的同時,就是直接深入到劇團裏面去學習,叫藝術實踐,唱念坐打,學習角色,學習劇目,這些劇團的老師們,給他們排練,排練完了之後,最後這些學生一定要在學校做個彙報。

  記者:彙報演出。

  鄭玉玲:同時,孩子們在學完傳統的劇目之後,又排大學生的生活,這樣的一個題材,這樣的一個內容能夠用歌仔戲的形式錶現出來。

  來到我們這裡交流了之後,跟我們的學生可以同臺演出,馬上排馬上演。因為唱腔、曲調都是一個樣的,我們只要把唱本對一下。台灣的孩子有一個特點,他很靈活,台灣的孩子都會説閩南話,所以他們就是信口拈來、出口成章的閩南話,這個倒真是值得我們向他們學習的地方。因為排歌仔戲唱腔全部都是用閩南話,出口成章,整個唱腔調子也很平,所以馬上來來來,我們閩南師大的學生,你台南大學的學生,我們一起來排一個這樣的劇目。一二三馬上説了,現場馬上排,這在無形中就是一種交流。有一個拉弦的,後場伴奏,一二三,排它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起來了。無形中比如説我唱一句,我扮這個角色,你唱一句。我們的孩子,他們的孩子,這樣對唱的過程中,一下子就是一種共鳴,兩岸就很親。這個就是説語言也一樣,唱也一樣,表演也可以同臺,這樣子整個文化的認同就形成了。回去之後,不光台南大學,好幾個大學,就是説這些大學的孩子們,出去之後唸唸不忘。所以説這個交流太重要了,甚至我們這裡頭研習營還産生了一兩對的姻緣。

  記者: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鄭玉玲:有一個台灣的是成功大學的女孩子,她是個碩士研究生,被我們學校的一個小男生吸引來了,就成了一對。這個是非常有意思的,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

  記者:因戲結緣。您談到兩岸青年學生在一起交流的時候,有很多的收穫,但是您也説比如大陸更加注重傳統,原汁原味的特色,台灣更加注重一些創新和時代感,跟時代的結合,這中間有沒有對撞呢?有沒有衝突呢?對一個東西的認識會不會有分歧?

  鄭玉玲:排練的過程當中,肯定對這個劇目的處理要磨合。比如説其中的唱腔,台灣更自由一點,能夠把一些流行的唱調,隨機融入進去。像這樣的一個做法,當然學界有不認同的地方,説你這個太打破傳統的東西了。

  記者:您第一次看到兩岸的青年學子同臺演出歌仔戲的時候,您看到的氛圍是什麼樣的?心裏的感受是什麼樣的?

  鄭玉玲:這個是非常激動的,同源同腔同調,語言相同,音樂相通,一表演起來馬上一説即合,又表演同一個劇目,所以表演起來其實就是像一家人,沒有任何的隔閡,感覺特別好。我們兩岸的孩子們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一樣,這種感覺。比如説我用閩南話唱的唱腔,一唱出來,他就能夠和一聲,同樣用另外一句能夠跟上,你一句,我一句,在一個臺上演同一個劇目,孩子們馬上就覺得這個特別親切。因為我們從小受的教育,台灣就是我們的一家人,對台灣的孩子來講,他就倍感親切,原來就是這麼回事。因為在台灣,特別是台南,南部的這個地方,他們那兒有的時候“台獨”也是挺嚴重的,但是你這樣交流一下,孩子們這個結馬上就打開了,效果真的非常好。所以説我們通過文化橋梁的這個紐帶,有的時候起到非常好的效果,潛移默化的,叫做文化的認同,文化自信。

  記者:潤物細無聲。您剛才談到了特別是在台灣某些地區,比如南部台灣地區的“台獨”思潮的問題,或者台灣年輕人的“統獨”傾向的問題。我們也看到在島內有一些文化現象,比如説有人曾經把他們叫扯鈴,我們叫空竹,説這個是中國的東西,我們應該拋棄它,否定中國文化。像歌仔戲也是中華文化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種種的“去中國化”現象也好,搞“台獨”的一些動作也好,能夠把歌仔戲去掉嗎?從台灣文化裏面能抹去嗎?

  鄭玉玲:抹不去。祖籍在閩南的台灣人,這個數量很龐大的。歌仔戲等於跟閩南話一樣的道理,傳唱非常普及,抹不掉,這點是家喻戶曉。

  記者:他有沒有可能説這個是台灣文化,不是中華文化。

  鄭玉玲:這點是有一些“台獨”分子會做的,認為這個是台灣文化,台灣唯一的地方劇種,其實應該是閩臺兩岸的地方劇種,不是台灣唯一的。台灣的地方劇種,你的源是在我們閩南,是我們這邊帶過去的,而且是兩岸共同培育的一個劇種,唱的都是一樣,這個事實就是這樣。這個都是同根同源的,我們是一家人,你的祖祖輩輩就是我們這邊人,你的祖籍就是在這。

  記者:感謝鄭院長今天就兩岸歌仔戲文化的交流,給我們做了非常深入系統的介紹和您個人感受的分享,謝謝您。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