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集:萃取兩岸精華 歌仔戲文化連兩岸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17集:萃取兩岸精華 歌仔戲文化連兩岸

  30年前,兩岸重新打開了民間交流大門,隨著人員往來的恢復,兩岸歌仔戲的交流也步入了新階段。歌仔戲是兩岸文化交流的載體之一,它的産生與發展凝聚了兩岸民間的智慧,也被歷史打上了獨特印記。隨著兩岸關係的變遷,歌仔戲經歷了怎樣的發展?在兩岸隔絕對立時期,兩岸的歌仔戲各自衍生出怎樣的特點?1987年之後這30年來,歌仔戲在兩岸民間的往來中如何實現螺旋式的發展進程?央廣記者穆亮龍就相關話題採訪了閩南師範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鄭玉玲女士。

閩南師範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鄭玉玲(右)接受記者穆亮龍(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今年是兩岸交流30年,從1987年11月份,台灣開放了老兵返鄉探親開始,兩岸開始有了人員的往來,有了經貿的往來,包括我們歌仔戲的往來,能夠有螺旋式互相學習這樣一個過程,也推動這個事業的發展。能不能先給我們介紹一下,兩岸歌仔戲交流大概在三十年分幾個階段,規模上有沒有什麼趨勢性的變化?

  鄭玉玲:歌仔戲當時回傳過來的時候,以邵江海一代的閩南人,因為它的民間藝人也有在我們廈門、漳州都駐紮下來,傳授這個歌仔戲。

  記者:您是説歌仔戲是從閩南發源的,但後來傳到了台灣。

  鄭玉玲:音樂傳過去。

  記者:您指的回傳回來是什麼意思呢?

  鄭玉玲:我們音樂過去之後,在台灣先産生了歌仔戲的萌芽,我們原來只是音樂,沒有表演,有唱的,這個唱腔有唱,音樂就包括唱,包括説,但是沒有身段表演,我們錦歌彈唱,音樂是這樣,是坐著,這樣拿著樂器,然後坐著彈唱。

  記者:這是什麼時候?

  鄭玉玲:身段應該是在明清的時候,明清的時候我們大量的閩南人過去。過去完了以後,首先在台灣宜蘭這個地方,主要是漳州人集中的地方,我們的錦歌傳過去之後,本來只是彈唱,沒有表演,過去之後等於漳州籍的台灣移民,就結合了戲曲身段,就形成了歌仔戲的雛形。當時明清那個時候,台灣屬於福建省。

  記者:當時台灣還沒有設府,還不叫台灣府。

  鄭玉玲:它屬於福建府,福建管轄的這樣一個行政區域。兩岸經常就坐一個船就到了,所以經常回傳過來,回傳過來閩南馬上就興盛起來了。在抗戰時期,日本不讓我們這些地方的東西盛行,不能唱這個歌仔戲,不能表演。

  記者:他們推行日本文化。

  鄭玉玲:不能表演怎麼辦?邵江海,就是我們閩南本地的,邵江海就馬上改良掉,我不是在唱這個調,以另外一種方式改良掉。覺得又好聽,又過去台灣演出,在台灣聽到説這個太好了,馬上當地的台灣又盛行開來,所以這就是吸收了我們這邊的東西。所以説歌仔戲就是在兩地,我這邊有好的東西,馬上回傳過去他吸收,台灣首先先過來,先教會閩南的這些歌仔戲的表演,就是這樣一來二回的歌仔戲就發展起來了。

  記者:後來在1949年以後,兩岸隔絕這38年,一直到1987年,這中間各自有什麼樣的發展呢?發展了什麼樣不同的特色呢?

  鄭玉玲:有,台灣的歌仔戲,從表演形式來看,結合了很多新的元素,時尚的元素,包括霹靂的的這種東西都出現了。因為多元的這種元素,這是台灣地域的特點,它就這樣,多族群融合,原住民也好。

  記者:更加包容開放一點。

  鄭玉玲:甚至把日語的一些單詞,都可以融進來,因為當時日本也打擊,日據時期我們唱歌仔戲,結果翻版的,就是把一些台灣閩南人也是很會變通,你不讓我演,我可以穿成和服式的,你把日本的民謠也融進去,日本警察來説,我現在就唱著你們的那個東西,所以台灣它是這樣一個夾縫裏面産生出多元的這種包容性。

  記者:日據時期那麼嚴苛的外部政治環境之下,有這個政治環境的約束,但是他們還是在想辦法,能夠聽到這個歌仔戲,能夠傳唱下去。

  鄭玉玲:偷偷地想辦法,各種方法來傳承這個歌仔戲。

  記者:後來到1987年一打開了之後,甚至在1987年之前已經有通過電波,或者説通過帶當時的錄像帶悄悄地過去,或者從他們那邊帶回來悄悄看。因為那時候福建這邊發展還可以,他們去觀摩、去學習,其實暗地裏的這種交流,沒有面對面,但是通過一種介質去交流。到1987年一下子開放,人員可以往來了,那個時候彼此對對方的歌仔戲發展這種認識,那種衝擊是什麼樣的?好像你們怎麼歌仔戲還能這麼唱,是不是給自己也有一些啟發?

  鄭玉玲:這個對大陸是有啟發的,因為我們大陸歌仔戲的流傳,沒有像台灣這麼家喻戶曉,特別是剛剛開始真的是舉步艱難。這幾年非常重視,加上兩岸的交流,加上對臺這樣一個平臺,所以可以説這幾年比較好一些。要不然前幾年,真的這些老藝人們的生存,還有年輕人的知曉度和聽唱度,確實會比較少。所以這也會帶來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創新,如何在保持傳統東西的同時創新。同時在兩岸交流的過程中,確實能感受到台灣之所以能夠傳承的這麼好,這樣的一個規律,給我們大陸的歌仔戲界,不管業界也好,表演界也好,都有一個很大的啟示。如何在傳統中走創新之路,讓青少年能夠接受,以青少年能夠接受的更易學、易記、易演的這樣一個方式。年輕一代如果不學的話,最後就是沒辦法傳承下去。

  記者:您第一次看到兩岸的青年學子同臺演出歌仔戲的時候,您看到的氛圍是什麼樣的?心裏的感受是什麼樣的?

  鄭玉玲:這個是非常激動的,同源同腔同調,語言相同,音樂相通,一表演起來馬上一説即合,又表演同一個劇目,所以表演起來其實就是像一家人,沒有任何的隔閡,感覺特別好。我們兩岸的孩子們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一樣,這種感覺比如説我唱出來,用閩南話唱的唱腔,一唱出來,他就能夠和一聲,同樣用另外一句能夠跟上。你一句,我一句,在一個臺上演同一個劇目,孩子們馬上就覺得這個特別親切。所以説我們通過文化橋梁的這個紐帶,有的時候起到非常好的效果,你不用該怎麼喊,潛移默化的,叫做文化的認同。

  記者:潤物細無聲。對未來的兩岸歌仔戲的文化交流,特別是對於青年人之間的交流,您覺得還有什麼樣的建議,推動它進一步發展?

  鄭玉玲:我感覺到一個是文化部門對兩岸交流平臺的搭建,還要進一步加強,兩岸之間交流的這種手續,不要那麼繁瑣。

  記者:簡化手續。

  鄭玉玲:還有一個是包括高校之間,包括兩岸之間的這種聯合辦學,學術研究現在是多了,共同出一本書,出一些專著,出一些系列的文獻,比如説人才培養、聯合辦學。還有一個,學歷上面的認可,等於説聯合培養項目。比如説我們可以説3+1,或者是2+2,我這邊學兩年到你高校,像這種等等多渠道、多方位的聯合辦學,要大力扶持。

  記者:感謝鄭院長今天就兩岸歌仔戲文化的交流,給我們做了非常深入系統的介紹和您個人感受的分享,謝謝您。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