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戲如人生 歌仔戲承載兩岸悲歡離合

  在台灣和大陸閩南地區傳播甚廣的歌仔戲源起大陸,在台灣得到延伸,從此隨著兩岸歌仔戲演出人員的往來程螺旋狀發展。

  在歌仔戲以及演出人員身上,濃縮了一部兩岸從隔絕到重新恢復往來的人間悲喜劇。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18集:戲如人生 歌仔戲承載兩岸悲歡離合。央廣記者張希達採訪了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先生。

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右)接受記者張希達(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請曾院長給我們介紹一下,歌仔戲在兩岸民間老百姓的生活裏面,它的影響和份量,是怎樣的?

  曾學文:從1987年之前到1987年台灣同胞可以回來探親,在兩岸的文化交流當中,我一直認為歌仔戲是我們兩岸血脈聯絡最重要的一個文化代表。

  記者:為什麼呢?

  曾學文:因為歌仔戲的起源是在我們閩南,就是過去我們講的錦歌,明末清初以後,隨著閩南人傳播到台灣,錦歌在台灣不斷演唱當中,到20世紀初在台灣形成了戲,所以我們現在講歌仔戲,它的根在大陸,形成在台灣。歌仔戲開始成熟的時候,慢慢融入了一種新的很鄉土味的東西,觀眾很喜歡。它從形成戲到成熟進入劇場這個階段,大概只用了十年時間。

  記者:這麼快。

  曾學文:那個時候台灣的劇場剛剛開始興起,台北的劇場已經在演歌仔戲,非常紅火,戲商就把歌仔戲引到廈門,所以20世紀20年代,廈門就開始在傳唱歌仔戲。它為什麼會很容易在我們閩南傳唱?就是因為它的唱腔的基本是gua a hi,所以一回來以後,大家很容易耳熟能詳,馬上就成戲。所以我們常常在寫史的當中,用一句“像雨後春筍一樣,在閩南各地傳播開來”,確實是這樣子。

  歌仔戲能在兩岸迅速傳播開來,它有幾個元素特別濃郁,唱腔是歌謠,就是兩岸民間我們大家傳唱的歌謠;第二個,它的語言都是共通的,尤其是漳州話、廈門話和台灣話比較接近;第三個,它所演的故事就是家長裏短,而且多是愛情故事。還有一個因素,因為台灣整個的社會文化跟閩南一樣,那個時候女性的地位特別低,閩南婦女又特別忍辱負重,所有的事情都是閩南婦女在擔著,婦女當中很多不如意的情感,或者很多內心的東西,她通過看戲能夠抒發出來。所以在進入劇場以後,歌仔戲的一大特點就是哭調特別多,你一算起來有四十幾個哭調,這個是其他劇種沒有的。甚至過去報紙上的廣告,它會講今天演悲情大哭戲,請你們多帶幾條手帕,特此廣告。

  在興起之後,有一段時間歌仔戲是受到當時的知識分子反對的。是在台灣被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當時的知識分子,他們有高昂的愛國熱情,他們認為歌仔戲在台灣是唱得哭哭啼啼,認為唱的是亡國調。再有就是,認為歌仔戲都是講才子佳人的愛情戲,會削弱人們的愛國熱情。這當然是特定歷史環境下的一種有失偏頗。

  大概到了抗日戰爭的時候,日本人佔領廈門以後,兩岸之間船都不通了,當時在大陸的很多台灣藝人就趕緊回去了,有部分還留在這邊。到了1945年兩岸又開始通船的時候,兩岸歌仔戲又是融合的。再到1949年以後,像大陸的都馬班1949年底到台灣演出,就沒有回來了。沒有哪一個劇種像歌仔戲這樣在整個的傳承發展年脈當中,人的生命個體是和劇種勾連在一起的。

  1949年以後,歌仔戲在大陸被叫做薌劇。1952年,當時我們所有的傳統戲曲在定位的時候,就講説海峽兩岸分隔了,台灣還沒解放,我們就不叫歌仔戲,因為歌仔戲流傳在薌江,那就叫薌劇,所以我們定名叫薌劇,台灣還是叫歌仔戲。所以在80年代,我做中國戲劇歌仔戲史的時候,看了很多台灣資料,有台灣學者搞不清楚錦歌和薌劇,就有理論上的打架,認為歌仔戲不是大陸傳過去的,一直到了1989年、1990年,台灣學者到大陸交流,兩岸30多年紛紛擾擾的爭吵一下子就豁然開朗,歷史就串聯起來了。

  從我的經歷來講,即使在1987年之前兩岸還處於隔絕狀態,歌仔戲在閩南地區的影響都特別深入。它是從哪來?像我這個年代的人,70年代末是看台灣電視,當時在沿海最吸引人就是大概6點半到7點半檔的歌仔戲。葉青大家最熟悉,還有楊麗花、黃香蓮,後來還有楊懷民等等,所以即使在七、八十年代,就是這種聲音透過電波、透過電視收錄,當時就覺得那種傳統味道,親切可感,朗朗上口。因此,歌仔戲是在兩岸還沒有恢復探親之前,已經在民間流傳了。所以當時台灣歌仔戲就是透過電視和電波,在我們閩南沿海地區深入民心。還記得我1984年請葉青來做我們戲曲演員評委的時候,她到那天,戲迷就在外面等著,他們之前在電視上就看過她,很欣賞她。

  同時大陸的歌仔戲也在影響著台灣,比如説我們廈門歌仔戲劇團1985年到新加坡演出,非常轟動,新加坡當地媒體説:“有傳統,也有現代,讓人耳目一新”,當時廈門電視臺就錄製了大概十幾部舞臺歌仔戲,後來錄像帶就透過民間管道流傳到台灣,影響也很深。因為1989年,在我們第一次舉辦的歌仔戲兩岸學術會議上,台灣有好幾個學者和演員,一下飛機第一句就問我,就要找大陸的一個歌仔戲演員張璇璇,説看過她的《狀元與乞丐》和《殺豬狀元》,我説為什麼要找她?他們就説廈門的錄像帶在台灣的民間很傳播,他們很喜歡我們大陸歌仔戲,因為他覺得我們大陸歌仔戲的舞臺藝術要更強,兩邊的路子不太一樣。

  1989年,我們舉行兩岸戲曲研討會,也是兩岸演員第一次同臺演出,我們把台灣的著名歌仔戲演員廖瓊枝請過來。她來的時候沒有帶樂隊,她要演一段《梁山伯與祝英臺》,我就把我們歌仔戲的主銜,我們叫頭銜師父,叫過去配合她。那天下午廖瓊芝説我要什麼調,他馬上不出幾分鐘就可以給出什麼調。我太感嘆了,那個時候應該是分別了40年,一曲馬上串聯起兩岸的脈絡。那天廖瓊枝一個人,一會唱山伯,一會唱英臺,大陸觀眾第一次感受到台灣歌仔戲演員的魅力。那個時候廖瓊芝就給大陸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同時我們也給她表演看。

  我就覺得其實不管兩岸社會怎麼樣,但文化始終是相同相通的,尤其歌仔戲這種,最民間最代表性的東西,它的精神是沒變的。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