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交流讓兩岸歌仔戲碰撞出新火花

  今天的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繼續播出第20集:交流讓兩岸歌仔戲碰撞出新火花

  2008年以來,在兩岸大交流的背景下,兩岸歌仔戲的交流合作也熱絡非常。由於各具特色,兩岸歌仔戲的研究者和從業者決定在合作中,以中華文化特色為同,以台灣大陸各自優長為異,就這樣求同存異,碰撞出新的火花,找到兩岸新的共通點。

  歌仔戲《蝴蝶之戀》就是兩岸合作的産物,火遍兩岸歌仔戲界,它的劇本創作者、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先生,接受了央廣記者馬藝的採訪。

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右)接受記者張希達(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曾院長,您好。從您創作歌仔戲,到這種雙向的交流,這樣一步一步走下來,現在兩岸的共融性已經非常強了。但是我們也希望能夠保留一些雙方很本真的東西,才能讓它更好地往前發展,不要説你的吞掉我的,或者我的吃掉你的。您認為,我們要通過歌仔戲的這種傳播、繼承、發展,傳遞出一種什麼信息來?

  曾學文:2008年,我們做了民間藝術節,其中一個重要的是就是兩岸歌仔戲的多種追求,因為我們發現歌仔戲今天能夠百花齊放,得到那麼多人喜歡,就是它沒有像傳統京劇説一定要怎麼樣怎麼樣,它具有多種可能性。年輕人演的歌仔戲跟我們傳統的不一樣,所以我們就把年輕人,把各種各樣的,比如公家團隊、私人團隊各種團隊收納包容進來,讓人家感受到歌仔戲的百花齊放。

  記者:包容性很強。

  曾學文:非常強,今天你看到的台灣歌仔戲就是很現代的一種形式,它就是隨著時代的進步而進步。

  記者:比較接近市場?

  曾學文:它就是市場決定的,就是觀眾喜歡,所以台灣每做一部電視歌仔戲就有一首歌流傳。從音樂來講,兩岸的發展不一樣,台灣的新曲新調特別多,我們大陸是板腔體特別發達。過去台灣沒有像我們這樣作曲,就把我們作曲人員請到台灣,才開始有歌仔戲的音樂設計,所以今天台灣的作曲跟我們模式相似,是把我們這套理念帶過去,他們來學的。所以兩岸的交流也是在互相學習,我覺得特別好,就是説求大同、存小異,兩岸歌仔戲一定不要趨同,在大同的情況下,應該鼓勵百花齊放。所以我們在編排《蝴蝶之戀》的時候,台灣的語言怎麼説,就保留兩個作曲人,大陸一個,台灣一個,就是保留各自的特點。

  歌仔戲今天的舞臺表演和學術為什麼進步那麼快,為什麼它沒有脫離觀眾?跟著時代一步一步往前走,就是兩岸之間有比拼,叫做兩岸比拼,閩南人最愛説打拼、比拼,表面是交流,私下是用比拼,但比拼有好處,兩岸在進步。尤其兩岸之間談合作的特別多,即使現在紛紛擾擾,但是歌仔戲界,我從來沒有聽過有聲音説這個大陸文化不是台灣的,而是説這個是我們共同的文化,都是以這樣的心態在對待,包括我們在對兩岸年輕人的教育當中,也在注重這點。

  所以我一直覺得這種跨越兩岸的歌聲,不是你要隔斷就隔斷的,這是隔斷不了的。兩岸歌仔戲交流當中有一條,就是彼此尊重,不能小看對方,這一點我覺得很重要。

  還有一個就是像兄弟一樣,1993年,明華園第一次到北京參加亞運會,我在機場接明華園的時候,很多戲迷排在機場等著,很多都不是閩南人,有的從揚州過來,有的從廣州過來。當時明華園過來的的樂隊,只來了大概主鼓、主弦那麼幾個人,她只打一個電話,廈門歌仔戲這邊就一波人到北京去,就很願意幫她。像我們去台灣演出,因為運費很貴,我們就提前告訴台灣那邊講説什麼東西你那邊幫我準備,他們也都很樂意。所以兩邊彼此相互學習,又像兄弟一樣相處,這是很重要的。

  在我看來,未來兩岸的歌仔戲交流會往合作方面不斷拓寬,因為兩岸幾十年的交流,應該是從你看我我看你,走到兩岸雙贏可以開拓市場等等方面來。從我做《蝴蝶之戀》開始到現在來看,需要克服的不是理念分歧、不是政治,而是運作體制的問題,我們排一個戲可能要一兩個月,我們是公家團隊,而唐美雲是私人團隊,她要靠演電視來養她的歌仔戲團。所以那個時候特別感動,唐美雲晚上在攝影棚拍電視,然後坐第一班的金門船過來,晚上大概再坐五點鐘的船回去。就為了趕那個戲,憑什麼?就憑著一股雙方之間為了歌仔戲的默契。

  後來《蝴蝶之戀》取得成功,每次演出,不管在大陸、還是在台灣,很多人都哭,哭的原因不是我寫戲有多好,而是這個點是幾十年來兩岸的中國人,都遇到的分隔的東西。

  讓我特別感動的是,在北京舉辦記者會的時候,唐美雲説,她每次演這個時候都會掉眼淚,她説她每次都想到她鄰居的伯伯,到台灣以後終身沒娶,一直想著老家的老婆,所以她每演到這裡的時候,就會掉眼淚。所以我在台灣演出的時候,很多人説這個故事就像是我講給你聽的,是在講我弟弟,或者是講我的誰,其實就是這個故事是太多兩岸中國人有這樣的經歷,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切入點。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