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集:從交流、合作到傳承 兩岸歌仔戲踏實走出每一步

  今天的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繼續播出第21集:從交流、合作到傳承 兩岸歌仔戲踏實走出每一步

  歌仔戲在兩岸流傳甚廣,頗受民眾青睞,也因此,歌仔戲憑藉頑強的生命力,在兩岸間的交流發展每一步都走得很紮實,即便是在兩岸隔絕時期,歌仔戲的交流也從未真正斷過。

  兩岸歌仔戲的研究者和從業人員也從最初的交流走向攜手合作,更將眼光聚焦在了未來的傳承。那麼,在兩岸政治形勢再次不那麼明朗的今天,兩岸歌仔戲的發展面臨哪些新的挑戰?未來兩岸歌仔戲的合作前景又是如何?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先生,就相關話題接受了央廣記者馬藝的採訪。

廈門市台灣藝術研究院院長曾學文(右)接受記者張希達(左)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曾院長,您好。從歌仔戲在兩岸的雙向交流來講,因為它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種傳承,有很多共通的東西,所以即使在隔絕了那麼長時間之後,能夠在恢復交流的那麼短的時間內有一個爆發,大家對對腔,可能一台戲就出來了,這個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是難以找到的,因為它沿襲的東西,傳承的東西是一樣的。對此您應該深有感觸?

  曾學文:是的。我去年在北京的一個兩岸歌仔戲交流的會議上,我發言的題目就叫《兩岸的文化二維碼》。因為現在二維碼,一掃馬上對接了,尤其在兩岸政治這種紛紛擾擾的狀態下,兩邊的文化就是一個二維碼的對接。比如説現在的年輕人沒有看過以前的山伯英臺的戲,但印象當中一説山伯英臺就知道是中國的故事,這個是我們共同的理念,放到歌仔戲它就是一部戲,再放大來看它就是文化。台灣的政治再怎麼變,但它依然還是我們中國文化、閩南文化的一部分,中國文化不是今天才有,它是幾千年在這塊土地上積累出來的。

  記者:已經刻在我們的基因裏面。

  曾學文:對,更重要的還在精神上面,比如説閩南很多諺語俗語,“吃果子,拜樹頭;吃米飯,敬鋤頭”。很簡單,根源哪來,飲水思源,就從這幾個方面就可以感覺到,我們跟台灣是處於共同的文化空間裏面,這是深入到我們血液裏面,骨髓裏面的東西。

  記者:所以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我們希望通過歌仔戲的傳播、繼承、發展、創新,傳遞出什麼?

  曾學文:從未來的發展來講,我首先要説一點就是兩岸對歌仔戲的求大同、存小異,這點是我們在這些年發展最重要的一個方向。這麼多年來,我們兩岸的所有學術討論,談同的多,其實應該也看到異的方面。今天我們在做兩岸工作,更重要是要看到它異的地方是哪,這個異恰恰是我們今天要尊崇和保護的,再把它歸納到同的框架裏面來。我覺得歌仔戲有這個好處,它形式上可以各種各樣,但最本質的那些觀念,至今兩岸不變,比如説中國人講求的忠孝節義,仁義禮智信等等,雖然戲講的是不一樣的故事,但這些本質的東西還是在這裡面,這是我們不變的一個共同的基底。

  我去年在一個學術會議上講到一個問題,就是説我們現在兩岸在文化交流當中,除了朝前看,應該還有往後看的文化觀。我們往後看是著眼年輕一代,怎麼樣把不同的新生代人員納入到共同文化的這個河水裏面。

  我在發言當中舉了一個例子,上海世博會上把《清明上河圖》做成了3D,在台灣展出的時候,不管是年輕人、老年人,它的觀眾是創歷史最高的。什麼原因?我就講老年人透過這幅畫,看到了他們過去所讀到的歷史上的名畫,而年輕人是衝著3D來,透過3D來看到文化的東西。路徑不一樣,但我們的共同點是要讓你看到這個畫裏面的精神是什麼,就是中國人的文化在裏面。所以我們未來的合作,今天大陸要吸引台灣青年,要從這些具體的事項著手,包括我們做歌仔戲,要透過這些新鮮的形式,等他認同了這個劇種,我們再講故事,講一個走進心裏的故事,故事裏透露的就是這個劇種的根:兩岸一家通、兩岸一家親。

  記者:其實管説台灣的政治情況怎麼樣,但實際上還得看戲。以前兩岸的交流還挺多的,現在交流也隨著兩岸關係的變化變少了,也沒有過去演出了,有沒有您的一些朋友給您打電話説,怎麼不過來到台灣來演出?我們還等著看戲?

  曾學文:從兩個方面來講,一是台灣它在資金資助方面,可能減少了;第二個在審批方面,也有一些政治上的阻礙。但以我的歷史經驗來看,民間的這種渴望度是會反彈的,當你如果突然之間交流越來越少的時候,我想有很多人,他還會再提出這樣的一些事情。不能因為政策的影響,而損傷到兩岸最根本的東西。我覺得可以以不同方式來做這樣的一些交流,雖然演出少了,但是現在來談合作的多了,所以在合作當中,我們也是在儘量做到不止是簡單的合作,一定要做得有意義。

  我有一部戲是《阿搭嫂》,台灣戲曲學院要演,我説我先派幾個人去教。為了兩岸合作,我一分錢都不要,我們還順帶給台灣培養種子,就是著眼年輕人,著眼未來。培訓結束的時候,台灣的校長和團長給我發短信叫做“學生欲罷不能,哭著留著老師”。6月份他們的一波學生來我這培訓七天,我們這裡讓他吃住,然後教授他,我們在播什麼?播我們傳統文化的東西,他也願意來學。這個戲像漣漪一樣,它從一個小劇目擴大到整個文化,擴大到兩岸年輕人,至少你在這個情感紐帶上,要不斷擴大它的影響力。

  再比如,去年的民間藝術節在金門辦,原本我們也在想,蔡英文上臺以後,我們把這麼重要的活動挪到台灣去辦,我們心裏還是忐忑。沒想到一跟金門那邊一説,他們非常支持,他們就講,這是金門自兩岸重啟交流以來,規模最大、人員最多、活動盛況最好的一次文化交流。我們的開幕演出是演了我的一個戲,叫《大稻埕》,非常成功,這部戲就講一個家庭在1895年的迅速變化,演出效果非常好。金門的文化官員接受採訪時説,他説用震撼來表達最準確。

  所以在政治層面這麼難的狀態底下,我們更需要做細微的工作,這細微的工作可能是台灣學者過來的時候我們給的一杯茶,一個問候。他能透過你,透過我,來感受到大陸對台灣的熱情。反過來再看就是説台灣的院團願意演你的作品,就還是因為民眾之間的這種精神是共通的,一演出,感情馬上就對位了。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