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兩岸歌仔戲交流促進共同發展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繼續播出第22集:兩岸歌仔戲交流促進共同發展。

  同源一脈的兩岸歌仔戲藝術有怎樣的共性,各自又發展出怎樣的特色?央廣記者馬藝、張希達就相關話題採訪了廈門歌仔戲研習中心主任林德和。

廈門歌仔戲研習中心主任林德和(左)接受記者馬藝(右)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林主任,説起歌仔戲,應該説歷史也還是比較悠久的,特別是從研習中心的角度來講,我想它是能夠更深入的對歌仔戲進行更系統的研究。我們知道在1990年的時候,10月份台灣成立了一個台灣歌仔戲學會,這個學會和我們現在研習中心有沒有一些業務方面的交流?

  林德和:其實我們廈門有台灣藝術研究院,台灣研究院它目前承接的就是專門研究台灣的一些地方的文化情況。我們這個研習中心,從我們中心來説,因為我們是從劇團更名為中心,雖然我們也致力於研究這方面,但是目前因為更改過來還沒有幾年的時間,我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在創作、排練、演出這塊,這一塊的任務是相對比較重的。至於研究這方面,除了幾個研究人員有時候寫寫文章,關於歌仔戲這方面內容的情況,還有跟全國的一些院團情況進行比較。

  我們團跟台灣的關係是非常密切的。我記得從我第一次,老實剛剛説的1990年的這個時間段,當時主要有一個台研院,是很早,廈門很早的跟台灣建立這種溝通的。

  記者:台研院是指咱們廈門這邊?

  林德和:是,台研院是國務院政府指定的一個對台研究的機構,也是在我們局,台灣藝術研究院。相對説他們會比我們清楚很多,因為他們致力這方面的研究,經常有學者的來往。我們團,老是要説團,説習慣了。應該説我們團主要是跟台灣的那些也是團的合作,就是資源互補的,跟台灣明華園也是相對……

  記者:明華園,也是演歌仔戲的?

  林德和:明華園在台灣是比較龐大的歌仔戲機構了,因為它是家族式的,但是它有九個團,這個家裏面有九個團,一個孩子帶著一個團,影響很大,也經常到我們大陸來,包括北京什麼都有去。因為他們演的那個是會飛來飛去那個,跟我們不一樣,我們主要是以傳統的演出,又加上我們曾經跟台灣的唐美雲我們合作過,也就是合作過一台戲叫《蝴蝶之戀》,《蝴蝶之戀》我們獲得了國家“五個一”優秀工程獎、文華大獎這個劇目。所以當時我們也去台灣巡演,在台灣引起了轟動,它叫文化的“破冰之旅”。

  我這邊經常有台灣的著名藝人來我這邊談合作,因為我們大陸現在有一個好,他們很依賴我們的資金,他們來跟我們合作其實他們就是尋求資金的一些怎麼來合作。在我們這裡前不久,台灣也是比較出名的歌仔戲演員雅芬(音),也剛來沒有多久,也是來談,希望有機會能夠跟他們團合作。

  我是第一次進台灣是2001年,當時歌仔戲“百年歌仔”在台灣舉辦。

  記者:這是哪年的事情?

  林德和:2001年,“百年歌仔”在台灣舉辦,我當時是很榮幸的被選上了福建的代表,福建總共派出了二十來個人,而我是負責打鼓。漳州出了一個拉弦的主弦,我們廈門就是我去打鼓,各地出了一些演員,完了包括到台灣,所有台灣演員的鼓都是我們打的,就是合作。在那邊排練,演出在台灣的宜蘭,因為宜蘭是歌仔戲的誕生地。因此從那次以後,慢慢歌仔戲就開始進入台灣,那是台灣第一次,是小節目,小節目進入了。接下來後面這些年,很多年我們一年最少是一次赴臺,後面是兩次,一次就是半個月,甚至相對更長的時間都有,因為一次都要演一二十場。

  記者:都是巡臺演出嗎?

  林德和:對,也有在劇院裏面很多,台灣的大劇場我們幾乎都演遍了,歌仔戲又有一個特殊,它不單單能夠在劇院演出,我們在台灣連續四年“鄉音之旅”,到鄉村裏面的,一演就是半個月,環境非常好。

  記者:其實在民間演出恐怕才是回歸歌仔戲本身的東西?

  林德和:是。經過這麼多年,台灣歌仔戲在台灣是很盛行的劇種,他號稱是他們的國劇。我們到台灣演出以後,沒有想到大陸的歌仔戲比我們這邊好。我們也老是説,我們在互相學習,因為文化進去以後,我們其實都在互補,因為歌仔戲這個劇種,你説都不認識,但是那個腔調一拉出來,你也能唱我也能唱,就是劇種的問題在這裡。

  記者:所以這樣的話,這種合作其實是很順暢的,沒有什麼生疏的地方。

  林德和:剛開始的時候會有點擔心,因為當時牽扯到政治的原因,黨派的問題,我們也很擔心人家不喜歡我們演的也有,説我們是要去統戰,我説我們只是演出,我們把文藝帶到台灣,讓台灣人民也知道説,歌仔戲根在我們大陸,形成是在台灣,這個是沒有錯。但是在發展過程當中,它是相互的,我們以前學了很多台灣的東西,現在台灣也學了我們很多東西,所以這是互補的。在台灣的目前的歌仔戲名藝人裏面,幾乎跟我們團都相對比較少了。

  記者:比如説?

  林德和:比如説唐云云、徐雅芬(音),包括更早的那些電視歌仔戲演員葉青都有來往,他們來廈門也會來拜團。

  記者:能不能給我們回憶一下2001年到台灣去的時候演出的盛況?當時您一開始演出的時候是什麼心情,真正合作起來,台下的觀眾給您的反饋又是怎麼樣的?因為我知道,演員在演出的時候他很大的一種激情是來自於觀眾的反饋?

  林德和:2001年我是第一次去台灣,當時的年紀還是相對小了一點,但是那次到台灣以後我們也很震撼,因為我們當時一走到宜蘭,它整個城市就像節假日一樣,就像大節一樣,到處都插著旗,因為台灣很習慣插著旗,什麼百年歌仔,整個宜蘭都是,走到哪都是插著旗。

  記者:團長也是很受感染?

  林德和:對,台灣當時對大陸的歌仔戲還是非常不了解的,他們完全沒有想到。比如説我在打鼓,他們本子拿過來,我們走一遍,就能開始了。後面我認識了很多台灣的鼓師,現在我一到台灣他們都會來找我,林老師來了,我們這些同行都會這樣來見面。他們這方面的交往還是很不錯的,因為他們也很注重交流,我也曾經有過被台灣的戲校,本來要請我去教課。

  記者:所以這種交往起來,應該説用文化,用歌仔戲,把大家都凝結在一起,所以我講這個文化恐怕沒有地域的限制。

  林德和:沒有,文化肯定是沒有地域的,我們都了那麼多地方,只要有歌仔戲的地方都不存在有差異的問題。

  記者:你剛才講的通過這樣的演出,通過這樣的交流,跟台灣的歌仔戲團的很多鼓師也成了朋友了,大家可能不僅僅是簡單的合作問題,通過這種交流,通過這種溝通,也建立了很好的朋友之間的感情,所以中間是不是也有一些故事可以和我們分享?

  林德和:台灣對樂器的需求,對打擊樂東西的需求非常大,然後他們那邊又不是生産的地方,只要我們有帶人去他們就會托我們帶點東西,我看有人身體上就背著七個樂器,就這樣背著,到機場就有人拿走了。在我們這邊是很平常的一種樂器,包括我在用的這個數板,還沒有演完就有人來交代説,林老師你那個板能不能不帶回去了,賣給我們吧,因為我們這邊很少,但是我們正常,我回去有機會幫你買,因為那是公家的東西,我是不能給你的。

  記者:其實能將出這個話也説明跟您是朋友了,不是朋友也不能辦這個事。

  林德和:包括他們台灣因為跟廈門的地緣關係,他們也經常來,現在都比較好朋友了。台灣歌仔戲演員在那邊是明星的很正常了,幾乎都是從歌仔戲走出來的,因為台灣歌仔戲是一個和重要的舉重,歌仔戲最多了。因為曾經在60年代、70年代的時候,台灣最盛行的是電視歌仔戲,當時很出名,我們老是在家裏面偷偷收看著的那個歌仔戲,就是那個。

  記者:這樣的話,在您的印象中,比如台灣這些歌仔戲的一些名家,他們第一次過來跟我們進行合作的時候,這種景象也是讓他們覺得很感動的?

  林德和:是,因為他們現在頻頻的有人過來跟我們談合作,他們也是想把歌仔戲發揚光大,一坐下來就是談戲了。

  記者:就是談專業方面的。

  林德和:談專業的,就是説戲了,就是演員的情況,舞臺的情況。

  記者:歌仔戲因為它的特性,所以它存在著閩臺兩地的觀眾應該説戲迷是非常多的,所以它在兩岸的民眾之中,它這種生活之中佔的位置是不是也很重要?

  林德和:歌仔戲的受眾面,據我們了解,因為閩南語的受眾面大約在6000多萬,光台灣就佔了很多,佔了一半以上。接下來就是東南亞一帶的華僑,我們(11:00),我現在發現,像我們地方舉重也不限制于在閩南,我們也去北京演出,也去南京演出,到處都有去。

  記者:為什麼這兩地的戲迷、觀眾這麼喜歡歌仔戲?

  林德和:因為從我對歌仔戲的了解,其實歌仔戲是悲戲為主,因為我從小學藝,學歌仔戲,單單哭調就有幾十種,為什麼老一輩會創下那麼多的所謂的哭調呢?就是唱腔以哭為代表呢,就是那個年代,那個年代生活太苦,所以唱出來的就是在哭。

  記者:其實也是一種情感的宣泄?

  林德和:對,一種情感的宣泄,所以歌仔戲的音樂很美,它主要的特色,我認為它還是在音樂,可能你們也都有聽閩南語歌曲,台灣的閩南語歌曲,其實就是從歌仔戲演變出來的。所以像我們歌仔戲的演員,我們要學唱那種歌其實很簡單。就像連戰他到廈門的時候,他説我小時候就是喝著地瓜湯、看歌仔戲長大。那個年代,這邊因為當時也沒有電視,什麼都沒有,他只能欣賞的也就是歌仔戲。閩南這一帶,特別漳州、廈門這一代,又以歌仔戲為重要的,特別是漳州因為歌仔戲早期叫薌劇,它本來就是歌仔戲,後面因為種種原因改為薌劇,因為湘江,因為那條水的原因,因為那個江的原因,後面就改成薌劇。我們團在1981年的時候又改回來了,又改為歌仔戲。但是現在國家所有的文件的下發,也就是歌仔戲(薌劇),它是承認歌仔戲,所以目前漳州還是叫薌劇,所以目前只有我們那個團叫歌仔戲。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