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苦澀與幸福,三十年兩岸婚姻的變遷

  

  今年是海峽兩岸開放民間交流30週年,1987年以來,從老兵婚姻開始的兩岸婚姻走過苦澀與沉重,走過謹慎與無奈,不斷向著幸福與平等邁進,一段段酸甜苦辣的兩岸婚姻,折射出兩岸關係不斷變遷的時代光影。

  30年來,兩岸婚姻走過哪幾個階段,每個階段又有怎樣的特點?記者李金鑫就相關問題採訪了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請聽《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第27集:苦澀與幸福,三十年兩岸婚姻的變遷

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左)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郝主任您好。

  郝主任:您好,各位聽眾朋友們好。我是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郝紅梅,大家好。

  記者:今年是海峽兩岸開放民間交流的第30個年頭,30年來兩岸的民間交流從老兵返鄉探親開始,逐漸深入擴展到了各個領域,我們知道從老兵婚姻開始的兩岸婚姻也是隨著兩岸的民間交流走過了30個年頭。那麼根據您的觀察,隨著兩岸關係的不斷變化以及兩岸局勢的發展,兩岸的婚姻它呈現出了哪些階段性的特點?

  郝紅梅:兩岸婚姻到目前為止大概可以分為三個階段。最開始就是大家比較熟悉的老兵婚姻,在1987年兩岸民間交往恢復以後,很多台灣的老兵他們因為在1949年的時候到了台灣,這時候他們回到大陸以後,有的老兵因為一直單身,所以家鄉的很多親人朋友覺得他孤身一人在外面生活,沒有人照料起居,所以就給他們介紹一些大陸的女性,這是最開始的兩岸婚姻。

  到後來隨著兩岸關係的發展,很多台商、臺企到大陸,這些台商和臺企的臺幹,他們和大陸居民之間的婚姻,形成了第二階段的兩岸婚姻。

  再後來兩岸婚姻就又發生了很多變化,現在的兩岸婚姻很多的都是因為就學和就業相互結識,自由戀愛,然後結婚的,這應該説是一種新式的兩岸婚姻,也是一種情感基礎比較好的,更能夠反映婚姻真實狀況的兩岸婚姻。

  記者:就是説現在這種兩岸婚姻是更正常化的一種。

  郝紅梅:是的。它一方面是感情基礎比較好,再一個是兩岸婚姻已經恢復了兩情相悅的這種原始的面貌。

  記者:郝主任剛才您介紹了兩岸婚姻走過這30年經歷了三個階段,那麼我們先來看老兵婚姻這個階段,他們當初是因為兩岸的隔絕而耽誤了自己的終身大事,那麼以老兵婚姻為主的這種兩岸婚姻具有什麼樣的特點,他們更多的是為了什麼去結合呢?

  郝紅梅:當時的老兵婚姻應該説更多是為了更好的生存,然後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因為當時的老兵年齡偏大,身體狀況變差,他們有需要人照顧的這種非常現實的需求,在這個階段可能説生存和生活的需求在婚姻當中佔到比例就會更重一點。但是如果到了現在的話,我想現在的兩岸婚姻跟當時的老兵婚姻就會形成一個比較明顯的對比。現在的兩岸婚姻當事人他們是為了追求這種婚姻幸福,為了追求美好的愛情,然後才會結合,而並不是説為了改善生活,為了生存本身的目的。

  記者:當時為什麼會選擇回大陸來找伴侶呢?

  郝紅梅:因為兩岸關係的特殊情況老兵也會想過幾年就回大陸了,回去再找嘛,然後就一直拖,一直拖到1987年。有很多老兵那時候還沒有結婚,就是被兩岸關係給耽誤了。

  記者:所以那個時候87年一開放,好多老兵他們就回大陸相親去了。

  郝紅梅:畢竟離家幾十年,回到家裏的話,兄弟姐妹各種親戚就會覺得你看年齡這麼大了還是一個人,然後就給介紹大陸女性,這種情況就會比較多一些。

  記者:剛才提到了在兩岸婚姻發展的第二個階段是台商臺幹在大陸找到了他們各自的伴侶,那麼我們也知道,在2000年之後島內是陳水扁上臺執政,當時的兩岸關係相對來説又會緊張一些,那麼這種兩岸政局的變化對於他們那個時候的兩岸婚姻家庭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郝紅梅:兩岸關係的話對兩岸婚姻家庭的幸福肯定是有影響的,如果兩岸局勢緊張,那麼矛盾肯定也會增多,他們對家庭和事業肯定也會有擔憂。其實兩岸婚姻,我用一句話來表達,大陸配偶跟台灣居民結婚之後,就像大陸是娘家,台灣是婆家,如果婆家跟娘家打起來了的話,大家想想那會是一種怎樣的心情。

  記者:對,肯定就不是那麼輕鬆的心理。

  郝紅梅:對,對他們的這種正常的生活肯定也會有影響。而且之前的時候兩岸之間沒有直飛航班,他們都要到香港、澳門等地方轉機,也是非常的不方便,現在兩岸通航之後,不管是航班各個方面都非常方便。

  記者:根據您剛才的這些描述來看,這三個階段的兩岸婚姻它其實跟兩岸關係的變化,以及兩岸局勢的發展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打上了比較深的時代的烙印。

  郝紅梅:嗯,是的。而且兩岸婚姻已經走過了三個階段,也走過了30年,所以兩岸婚姻目前為止,與以前的兩岸婚姻有了很大的變化,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個方面是婚姻質量提高,當事人更加注重感情基礎,自由戀愛結識的比例增加,而且他們對婚姻家庭質量有了更好的經營。第二個大的變化是他們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善,現在的兩岸婚姻,尤其是大陸配偶,他們面對在臺融入等方面的困難明顯的就表現出他們的迷茫少了,思考多了,抱怨少了,行動多了,他們表現出更加積極樂觀的精神面貌,這是非常可喜的一個變化。第三個變化就是大陸配偶到了台灣,他們為了爭取自己的權益,為了生活中各方面有一些朋友相互幫助,所以很多當事人自發成立了社會團體,通過團體的方式來開展互幫互助,聯誼活動,維權交流,而且這些團體之間相互協商、溝通合作的趨勢日漸明顯。這三個變化也説明隨著兩岸民間交往的深入,兩岸婚姻家庭也在成長和發展,而且已經成為一種影響兩岸關係融合,民間交流深入一個很重要的力量。

  記者:其實我們也經常聽到説兩岸婚姻是除了三通之外的第四通,你覺得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形容呢?

  郝紅梅:是這樣。因為兩岸婚姻,這個大陸居民跟台灣居民之間的這種婚姻,它是一種血脈親情的溝通方式。因為自古以來,家庭就是社會的細胞,婚姻家庭是民族血脈傳承的基石,而兩岸婚姻家庭就是連通兩岸同胞的一個血緣紐帶。在兩岸婚姻發展過程當中,這個兩岸婚姻家庭群體也把萬萬千千的兩岸同胞,把萬萬千千個兩岸的家庭給緊密聯絡起來,他們通過這種愛情、親情,還有友情,能夠把兩岸同胞之間的心給聯絡起來,搭建了這種心靈溝通的橋梁。所以我們一直在説,兩岸婚姻家庭就是傳承兩岸中華血脈,傳承兩岸愛情親情,也是傳遞兩岸和平發展信念的重要力量。

  記者:好的,謝謝郝主任。

  郝紅梅: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