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曾經的隔絕讓融入更難 兩岸婚姻在磨合中求同存異

  自1987年以來,兩岸民間交流從老兵返鄉探親出發,逐漸深入擴展到各個領域,實現了“大三通”的全面開放。同樣走過30年的兩岸婚姻更是被譽為兩岸“三通”之外的“第四通”,可以説是一家牽兩岸,兩岸一家親。

  截至今年5月,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的兩岸婚姻有37.8萬對,這個逐漸壯大的群體扮演著溝通兩岸、融合兩岸的角色。那麼,兩岸婚姻相比普通婚姻有哪些特點?當事人在融入對岸生活的過程中又有哪些困難?記者李金鑫就相關話題採訪了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請聽《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第28集:曾經的隔絕讓融入更難 兩岸婚姻在磨合中求同存異。

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左)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郝主任您好。

  郝紅梅:您好,各位聽眾朋友們好。我是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郝紅梅,大家好。

  記者:郝主任,1987年兩岸民間交流開放之後,兩岸婚姻也是走過了30個年頭,我們中國人有一句俗話叫做家和萬事興,兩岸婚姻的這種結合如果越來越多了的話,對於推動兩岸關係向著積極的方向發展也是有著非常大的作用的。

  郝紅梅:嗯,是的。我想隨著兩岸婚姻家庭的發展,台灣很多同胞以前對大陸不了解的也會通過這個群體慢慢的去了解,慢慢的去認同大陸。目前在台灣的話,可能還有一些民眾他們從來沒有來過大陸,通過台灣媒體接觸到大陸的這種真實情況的報道也不是很多。其實兩岸婚姻家庭也是一個向台灣民眾宣傳和展現大陸真實面貌的一種方式和渠道。

  記者:實際上反過來也是向大陸更多地展現台灣的一個方式,這種促進相互了解是雙向的。

  郝紅梅:對,確實是雙向的。其實很多大陸配偶在台灣,有了一定的基礎之後,他們也特別希望把台灣的一些美食也好,技術也好,能夠帶回大陸,帶回家鄉,然後為家鄉做貢獻。

  記者:就包括,比如説大陸配偶在台灣或者是台灣的配偶在大陸,他們跟鄰里之間的這種關係也是在向當地的民眾展現對岸的一種真實面貌的方式?

  郝紅梅:是。有的大陸配偶到了台灣,可能因為語言的關係,或者説習慣的關係,剛開始可能不太被接受。等過一段時間,他慢慢學會了當地的語言,也能夠慢慢熟悉當地的風俗習慣,很多大陸配偶在台灣的話其實得到了更多的認可和尊重。在這個過程當中,大陸配偶他們其實是付出了很多、很多努力的,有一個陸配姐妹跟我講説要嫁到台灣,心必須強大才可以。

  記者:為什麼?

  郝紅梅:因為到台灣的話,應該説除了自己的先生之外,就舉目無親。大家可能對她剛開始不是那麼認可和接受的。

  記者:排斥。

  郝紅梅:對,而且在這方面的話,台灣當局對大陸配偶是有很多排斥性的政策。而台灣當局的這種排斥性政策可能對社會民眾就會有一定的導向性作用,所以有的台灣民眾本身就會用一種審視的眼光去看大陸配偶,所以大陸配偶從不被認可,然後到被認可的這個過程,是需要花費很大、很大的努力。

  記者:您有沒有了解到一些比較具體的事例呢?

  郝紅梅:有啊,有一個陸配姐妹,她剛開始到台灣,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當老師。可是很多學生家長就會説,我們的孩子怎麼可以讓大陸人來教,其實她教的課也並不差,只不過是因為她身上有一個標簽是大陸配偶。排斥她的理由或者説不接受她的理由就是因為她是大陸人,來自大陸。然後到後來,通過她的努力,她在這個學校裏邊被這些學生們都非常認可,蠻好的。

  記者:學生都很認可她的教學。

  郝紅梅:對,學生們都非常認可她。

  記者:那這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大陸配偶融入到台灣社會的事例。

  郝紅梅:嗯,對,其實這樣的陸配姐妹還有很多。有一次我們赴臺參訪的時候去看望一個大陸的姐妹,她在台灣當協警,就是輔助警察去執法。她是他們那個地方第一個大陸配偶去當協警的,別人就感覺比較奇怪,説原來你也可以當協警,而且能夠做得很好。她説我要努力把這份工作做好,我要努力去做,這樣他們也能夠從我身上看到大陸人並不比台灣差。

  記者:就是因為兩岸的這種長期的隔絕,可能導致了,比如説大陸配偶在台灣想要融入這個社會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但是他們也一直在這樣做。

  郝紅梅:是的,這些姐妹其實不管是從經營家庭,還是説從打拼事業,投身公益等方面,其實都是想更好融入台灣社會,能夠更好地被台灣社會認可,同時也希望通過他們的努力,能使台灣社會、兩岸社會更美好。

  記者:像這種兩岸婚姻家庭他們的下一代,可能對於兩岸的這種認知就比台灣土生土長的孩子可能會有一種更加包容的態度去看待兩岸的關係?

  郝紅梅:兩岸婚姻家庭子女我們又稱為兩岸婚姻的新二代,這些孩子因為父母雙方,一方是台灣人,一方是大陸人,他們與其他的台灣孩子相比肯定對大陸有更多的接觸和了解的機會。他們也會通過不管是回大陸老家也好,還是回大陸旅遊也好,都會有更多的機會去認識大陸。另外我們從2013年以來也在舉辦兩岸婚姻家庭子女的交流活動,比如説像今年舉辦的河南的磨心勵志特訓營,還有我們在湖南洪江古商城舉辦的財商夏令營,都是通過大陸孩子和台灣孩子一對一結伴參與的方式,然後讓他們通過習武修文、踐行國學,或者學習商道文化,通過這種方式讓他們,一個是了解大陸、認識大陸,一個是學習中華的這種傳統文化和兩岸的共同歷史,再一個就是讓兩岸青少年能夠真正的結成朋友,我們都覺得這種方式能真正幫助兩岸孩子們能夠相互了解、相互溝通,建立深厚的友誼。

  記者:就是説兩岸婚姻家庭的下一代其實更加是聯絡兩岸的一個天然的橋梁。

  郝紅梅:對,是這樣,而且我想隨著他們年齡的增長,包括以後事業的發展,他們應該在連接兩岸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記者:剛才我們也聊到了兩岸婚姻對於推動兩岸關係的正向發展發揮著一些比較重要的作用,那麼根據您在工作上的了解,現在兩岸通婚的規模是什麼樣子的?還有主要分佈的區域,和發展態勢都是怎麼樣一個情況,給我們介紹一下。

  郝紅梅:截至2017年上半年,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的兩岸婚姻已經超過了37.8萬對,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7000到1萬對的速度增長。從地域分佈角度來看,在大陸兩岸婚姻主要集中在福建、湖南、廣西、廣東、四川等地,而且在福建的兩岸婚姻是最多的。

  記者:閩南人。

  郝紅梅:對,因為目前的話,兩岸婚姻結婚登記必須在大陸配偶的戶籍地來辦,所以通過這個來統計,在福建辦兩岸婚姻登記的已經超過了10萬對。也就是説,佔兩岸婚姻總量的近1/3。

  如果再看看台灣方面的話,按照在台灣辦理相關證件手續的地點來看的話,在台灣有近半大陸配偶其實是生活在台灣的北部地區,中部和南部次之,如果具體到城市來講的話,可能説新北、台北、高雄這種大點的城市兩岸婚姻更集中一些。

  記者: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

  郝紅梅:大家知道台灣的北部跟大陸交流交往會更多一些,更頻繁一些,這樣他們兩岸居民相識、接觸的機會更多,這樣也會促進兩岸婚姻的産生。

  記者:兩岸婚姻家庭它相對於普通的婚姻家庭,它又具有怎麼樣的比較突出的特點呢?

  郝紅梅:相對於普通的婚姻來講,兩岸婚姻肯定會面臨更多的問題和困難。首先兩岸的政策是不一樣的,很多政策之間的銜接可能還有待改善,這樣就會給兩岸婚姻當事人到對岸生活之後這種生活適應問題,就會造成一定的障礙和困難。另外其實最大的問題就是大陸配偶到了台灣的社會融入問題,剛才我們説到了台灣當局對大陸配偶是有一些排斥性政策的,而且這個排斥性政策會涉及到大陸配偶在台灣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入臺手續,還有在臺定居權益,還有工作就業等等方方面面的,都會讓大陸配偶在台灣的生活這種融入過程會更加不便。

  另外兩岸婚姻當事人他們還要面對更多的兩岸習俗差異的問題,還有價值理念的差異。因為畢竟大陸跟台灣這種教育體系和一些價值觀念,包括政治制度差異比較大一些,兩個人生活到一起,肯定生活中也會有一些分歧,這樣會影響到他們的生活。

  記者:都説相愛容易相處難,就在相處過程當中他們可能就是比在同樣的生長環境當中結合的這種伴侶需要磨合的地方更多。

  郝紅梅:對,生活就是這樣,求同存異。

  記者:好的,謝謝郝主任。

  郝紅梅: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