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衝破阻礙的兩岸婚姻還需政策保駕護航

  

  由於島內政局變換,以及兩岸政策對接不夠通暢等原因,給兩岸婚姻家庭平添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和阻礙,兩岸婚姻的當事人也比普通的婚姻家庭付出了更多。所幸,隨著民眾訴求增多,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等相關服務機構應運而生,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為這些跨海峽結合的有情人排憂解難。

  《系列節目:兩岸民間交流30年專家談》今天為您播出第30集:衝破阻礙的兩岸婚姻還需政策保駕護航。記者李金鑫採訪了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

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左)接受央廣記者採訪(你好台灣網 圖)

  記者:郝主任您好。

  郝紅梅:您好,各位聽眾朋友們好。我是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郝紅梅,大家好。

  記者:從去年5.20以來,我們也知道兩岸關係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兩岸的政局出現了不是那麼明朗的這種態勢,根據您工作上的了解,您覺得兩岸關係的這種變化對於兩岸婚姻的結合它有影響嗎?

  郝紅梅:兩岸關係的變化肯定對兩岸婚姻家庭的生活會有影響的,有的大陸配偶他們就會真的擔心,因為他在台灣生活,如果台灣的社會,台灣當局對他們抱有敵意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感到自己不安全。他們在大陸的家人肯定也會擔心他們。但我想只要我們大陸更加強大,更加富強,只要我們能夠堅定地跟他們站在一起去支持他們,我想他們也會更加有信心來面對各方面的困難。

  其實30年來,兩岸關係波波折折,風風雨雨,起起伏伏,應該説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兩岸的民間交流沒有斷,兩岸之間的通婚也在繼續,兩岸婚姻的數量也在上升,兩岸婚姻家庭也在發展。所以我想不管兩岸關係、兩岸政局如何變化,都沒有辦法阻擋兩岸同胞之間的這種血脈相連的聯絡,也沒有辦法阻擋兩岸有情人追求幸福的腳步。

  記者:人為製造的這種障礙我覺得最後還是抵抗不了兩岸民眾想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這種態勢,民眾的訴求還是能夠衝破這種阻礙的。

  郝紅梅:對啊,愛情沒有邊界。不管兩岸關係的發展變化,我想都沒有辦法阻隔這種愛情、親情、友情和同胞之情。

  記者:那麼兩岸社會和兩岸家庭對於兩岸婚姻的態度又是怎麼樣的呢?

  郝紅梅:在兩岸通婚的中早期,當時的當事人確實會由於兩岸差異和社會偏見的存在,比較容易有來自家庭或社會的壓力,比如剛開始的時候,很多大陸配偶到了台灣,有的台灣人就會問,你們家裏有電視嗎?或者類似的問題,就會讓大陸配偶比較尷尬,就會感覺被瞧不起,這種壓力就會比較大。但是隨著兩岸婚姻質量的提升,以及兩岸民間交往的深入,兩岸同胞也對兩岸婚姻的態度更加包容了,兩岸婚姻也得到了越來越多的祝福。

  記者:從政策層面的話,您覺得兩岸政策層面對於兩岸婚姻家庭他們的這種權益保障,還有哪些改善和上升的空間呢?

  郝紅梅:首先兩岸之間不管是結婚登記,還是出入境等方面的政策,都有一些不能完全對接的地方,可能大部分都沒有問題,但是遇到一些特殊情況可能就會有一些不順暢的地方,就會給當事人造成一定困擾。大陸方面,在建設服務型政府,希望我們政府服務窗口能夠更加人性化,便利化。這方面進步還是比較大的。台灣方面,當事人的訴求其實主要集中在排斥性的政策方面,定居、就業還有探親等各方面的政策。

  記者:其實還是應該從民眾的權利出發,以人為本,少一些政治上的考量來更多的去解決兩岸婚姻家庭的困難。

  郝紅梅:對。其實兩岸婚姻當事人他們之間的結合只是為了能夠追求幸福,能把這個家庭維護得更好,能生活的更好。他們這種目的和初衷是沒有任何政治色彩的,沒有任何其他的目的,所以我覺得我們不應該把他們這種兩岸婚姻附加任何其他色彩,應該淡化兩岸關係對他們的影響,使他們能夠更加自由的追求他們所要的生活。

  記者:郝主任您覺得目前來講,兩岸婚姻的當事人他們的這種正常的權益應該怎麼樣去得到保障呢?

  郝紅梅:目前來講當事人的權益應該説是分四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他們自己去通過行動去爭取權益,這應該也是比較普遍的現象。再一個方式,是他們通過互幫互助的方式來解決。第三個方式就是他們通過向兩岸婚姻家庭服務機構,或是有關的服務團體去求助,這些機構或團體接到這種個案求助之後協調解決。比如我們中心就會通過網站、郵件、電話或者是其他的單位,或是台灣團體轉介過來的個案,協調解決具體問題,這是第三個層次。最後一個層次,是通過各種渠道和方式去向有關方面和有關部門去反映他們的訴求,希望有關政策和舉措能夠更加便利和改善。

  記者:你們接到這種求助的需求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呢?

  郝紅梅:這種需求的主要分為這麼幾類。第一個是諮詢,比如説他不了解辦理婚姻登記的手續應該怎麼樣去辦,大概需要多長時間,到什麼地方去辦,這是諮詢類的。第二類是協調求助,比如當事人在辦理有關證明手續過程中遇到問題,當地部門不了解相關政策,不知道怎麼辦的,我們需要去協調。第三類就是幫扶求助,比如去年2月台南地震時,維冠大樓倒塌了,裏面有三戶兩岸婚姻家庭,當時這些當事人家庭因為大樓的倒塌,受災非常嚴重,我們中心的領導率隊去看望他們,而且給他們送上救助金,急難救助金。雖然錢不是很多,但是大陸娘家人專程去看望,送上一份心意,當時還是非常、非常感動的。

  記者:這是辦了很多實事。

  郝紅梅:應該説能夠幫助他們解決一點問題的,不過我們的力量畢竟還有限,我也希望兩岸各界能夠有更多熱心人伸出手,然後去幫助他們。

  記者:郝主任你們海峽兩岸婚姻家庭協會和服務中心,剛才您也介紹了,它給兩岸的婚姻家庭提供了很多像諮詢、求助這樣的服務,也辦了很多實事,那麼它當時誕生的時代背景是什麼樣的?是在什麼樣的需求之下産生了這個服務中心呢?

  郝紅梅:隨著兩岸民間交往的深入,以及兩岸婚姻家庭的發展,兩岸婚姻當事人的訴求肯定也越來越多,他們的訴求範圍從婚姻締結,拓展到生養、就業、養老、醫療、公證、教育、戶籍、出境、生育等等各個領域,這麼多領域都有他們的訴求,在這種情況下,成立兩岸婚姻家庭專門服務機構,來為他們提供更加專業和有效的服務,就是一種大勢所趨。

  所以我們協會和中心就在這種情況下成立的,協會和中心成立之後,其實主要解決了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是搭建服務平臺,為他們提供各種專業服務,通過我們把有關部門,還有一些服務機構的力量整合起來,然後共同為當事人服務。第二個是搭建交流合作平臺,比如剛才海峽兩岸婚姻家庭論壇就是一個特別好的讓兩岸婚姻家庭和有關服務機構、服務團體,還有社會各界相互了解交流的一個很好的機會。第三個是為有關部門改善政策,完善政策,出臺舉措提供一些決策參考,在這方面的話,我們通過各種渠道和方式蒐集整理當事人的訴求,並就有關重點問題進行調研,來提出我們的意見建議,希望有關決策部門在完善政策的時候來加以考慮。

  記者:郝主任剛才我們也聊了很多,您也從事兩岸婚姻家庭工作也是有很多年了,您希望兩岸婚姻的戀情或者兩岸婚姻的家庭,在未來有一個怎樣的發展?

  郝紅梅:我們希望有一天兩岸有情人對幸福的追求不會再誤解,希望兩岸婚姻家庭也不需要再為兩岸局勢的變化而憂心。我們也希望兩岸一家親的理念能夠得到更多兩岸同胞的認同,同時也希望兩岸社會能夠越來越美好。

  記者:好的,謝謝郝主任。

  郝紅梅:謝謝。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