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盼團圓》精華版

  

  1949,兩岸隔絕,思鄉情切。

  陳阿統(老兵):我離開(的時候),父母還在,什麼時候過世的,我們也不知道,唉。

  1987,交流開啟,家人團聚。

  沈涿良(老兵):那時候第一批坐飛機,有人聲稱站著都得回來,高興啊,嘿嘿。

  2017,融合發展,勢不可擋。

  張文生(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隨著探親的開啟,兩岸民間交流向各個領域開拓。

  戚嘉林(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我覺得民間交流沒辦法阻礙,這是大勢所趨了啊。

  家團圓

  在福建省東山縣,記者見到了台商林盛章。林先生的父親是從東山去台灣的國民黨老兵。30年前,兩岸隔絕,父親想往東山老家寄一封家書、一張照片,都是奢求。如今,林盛章和27歲的兒子回到東山老家,攜手創業。

  林盛章:我現在住在東山,我帶一個小兒子過來這邊,大陸市場很大,他想再拓展一些。

  記者:有沒有也帶著晚輩到爺爺奶奶的墳前去祭掃一下?

  林盛章:每一年清明的時候,我都帶他去祭祖。因為從我們小的時候,爸爸就交代説,福建東山梧龍村,你的祖籍在那邊,即使我沒辦法帶你回去,你也要認得老家。

  記者:也是想讓他把這份親情血脈能傳承下去?

  林盛章:對呀。現在蔡英文的做法,不承認“一中”,還想要“去孔子”,搞得亂七八糟的,感覺這是在搞對立啊。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還有血緣怎麼去切?幾千年的,切不斷,真的是切不斷。

  截至2016年底,兩岸人員往來累計超過1億人次。你來我往的起點,正是30年前分隔兩岸的親人對家庭團聚的期盼。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張文生:

  張文生:雖然兩岸隔絕了將近四十年,但是兩岸天然的血緣聯絡從來就沒有斷過。內外形勢變化之後,它自然而然地就迸發出來。

  在東山縣東沈村,記者打聽到了沈涿良老人的家。老先生今年94歲了,1950年跟隨國民黨軍隊撤退到台灣,1987年成為第一批回大陸探親的老兵。

  記者:在1987年11月份,像您這樣的老兵可以回到大陸來探親了?

  沈涿良:對,那時候第一批坐飛機。大家都想家,有人聲稱站著都得回來,哈哈。要早去登記,要排隊那時候。有的還找不到位,買不到票啊。

  記者:您是很幸運的?

  沈涿良:幸運吶,嘿嘿。我們那時候坐一部汽車,到家裏晚上三點多。全家人,太太、弟弟、弟媳婦、孩子,好像大家都來了。高興啊,叫我吃點心,説吃個蛋吃個蛋。

  記者:您太太見了您,是哭還是笑啊?

  沈涿良:是笑,還哭啊?一回來高興啊。

  記者:還回過台灣嗎?

  沈涿良:我們當兵的同鄉人很多,過年過節都請我們去啊。哈哈……

  如今,探親訪友、旅遊觀光、戀愛婚姻、經貿合作、文化交流、求學創業,兩岸同胞往來穿梭。30年前交流大門開啟的期待與興奮漸漸歸於平淡,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成為新的期盼。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戚嘉林:

  戚嘉林:我覺得民間交流沒辦法阻礙。台灣有38萬對陸配,台胞在大陸有逾百萬人啊,兩岸要不要交往?這是大勢所趨啊。

  

  兩岸婚姻,喜結浪漫情緣。

  黃志道:真的純粹是因為緣分。

  陳:我先生他是一個非常睿智的人,這個是最吸引我的。

  打破偏見,回歸愛情本質。

  陳:他媽媽一直都跟他説,“不要娶大陸的女孩子”。

  黃志道:如果説台灣這方面有所改變,實際上對兩岸的互相了解,會有很大的幫助。

  郝紅梅:不管兩岸政局如何變化,它都沒有辦法阻擋兩岸有情人追求幸福的腳步。

  情團圓

  洪雙飛:到了金門,很多人問,你們大陸挺不錯啊,為什麼要嫁來金門。我就開玩笑説,我爸爸以前炮打金門,所以我現在來金門,哈哈。

  説話的人叫洪雙飛,福建晉江圍頭村人,1992年她20歲,嫁給了金門小夥陳應超,是村子裏第一個嫁到台灣的年輕人。圍頭村是距離台灣金門島最近的大陸漁村, “八二三”炮戰曾在這裡打響。59年前,洪雙飛的父親洪建財在炮戰中表現英勇,受到部隊表彰,被稱為“戰地小老虎”。當時的洪建財很難想象,多年後,自己與對岸由“冤家”變成了“親家”。

  洪雙飛:他不敢講,他叫他的朋友來講

  記者:還是有點害怕?

  洪雙飛:對,來問我爸,看可不可以把女兒嫁給他?

  記者:你爸當時能同意嗎?

  洪雙飛:我爸爸是那種比較開明的爸爸,他不會説以前他炮打金門,哈哈。

  記者:那你嫁到金門的時候,兩岸開放交流才5年嘛,感覺還有那種緊張的感覺嗎?

  洪雙飛:金門以前駐兵比較多,後來我去的那幾年兵就已經慢慢在撤退了。

  記者:你有沒有跟你在金門的街坊鄰居聊一聊,他們是怎麼看當年的“八二三炮戰”的?

  洪雙飛:其實金門很多老人的祖籍都是在大陸,他們會講以前打仗的時候是怎樣怎樣,可是他們就不會説怪誰,或者誰不對。

  記者:那你到了金門,嫁過去之後,生活上能習慣嗎?

  洪雙飛:金門的一些習俗什麼的,跟這邊都一樣,比較像我們閩南這邊。

  記者:是,比如説大家都説閩南話。

  洪雙飛:也是很愛拜拜呀什麼的,哈哈。

  記者:現在這麼多年了,大家相處久了,是不是慢慢就自然一些?

  洪雙飛:可能是別人看我們的眼光有點不一樣,可是我們自己心裏其實是沒什麼差別。

  繼洪雙飛之後,先後有 143位圍頭新娘嫁到台灣,遍佈台北、高雄、台南、台中、金門、澎湖等地。昔日炮火相向,今日卻姻緣相融,圍頭新娘奏響了兩岸和平發展的幸福樂章。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給出了一串幸福的數字。

  郝紅梅:截止到目前,在大陸辦理結婚登記的兩岸婚姻已經超過37.8萬對,而且這個數字還在以每年7千到1萬對的速度增長。在大陸,福建的兩岸婚姻最多,辦理婚姻登記已超過10萬對。

  陳贇,一位廈門80後女孩,2005年在一次海峽公益活動中,與台灣小夥黃志道結緣,相戀5年,組建了家庭。如今,夫妻倆共同經營著一家月子中心,事業做得風生水起。

  陳:我們是通過一次公益活動認識的,為了幫助先天性耳聾的孩子,捐贈人工耳蝸。我先生他們是捐贈方,當時我在醫院工作。

  黃志道:真的純粹是(因為)緣分。

  陳:哈哈,我先生他是一個非常睿智的人,不管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給了我很大的幫助和引導,這個是最吸引我的。

  黃志道:我太太她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而且她對我們這段關係非常真誠地對待,這是我們能夠持續下去的很重要的原因。

  陳:他媽媽一直都跟他説,“不要娶大陸的女孩子”。沒想到,最後還是……

  黃志道:有時台灣的確是會對大陸的女孩子有一種刻板印象。

  陳:第一次見面比較冷淡,到我們真的結婚了以後,我的公公、婆婆其實是敞開心扉去接受我的。那時候因為懷孕生孩子,要回台灣生。我一去,我婆婆給我買了好多衣服,公公幫我安排産檢,各方面都比我預期的要好。

  黃志道:是,真正會達成信任的過程,是實際在生活中有機會認識她,看到她的所作所為。

  陳:其實現在的婚姻已經沒有這麼多地域的限制了,在520之前,是往一個非常良性的(方向)發展。對我們在台生活的這些大陸配偶,對於民眾,對於台灣經濟,都是非常非常好的助力和推動,我覺得沒有必要倒退。因為現在往來已經非常常態化了,你沒有必要去做太多的限制。

  黃志道:而且,在這方面,如果説台灣這方面有所改變,實際上對兩岸的互相了解,會有很大的幫助。

  陳:還有民眾互相之間的認識,其實會少掉很多隔閡。

  隨著兩岸關係的巨變和大陸的發展進步,兩岸婚姻逐漸從大家熟知的老兵婚姻回歸愛情本質。海峽兩岸婚姻家庭服務中心交流聯絡部負責人郝紅梅:

  郝紅梅:兩岸婚姻家庭就是傳承兩岸中華血脈,傳承兩岸愛情親情,也是傳遞兩岸和平發展信念的重要力量。不管兩岸政局如何變化,它都沒有辦法阻擋兩岸同胞之間的這種血脈相連的聯絡,也沒有辦法阻擋兩岸有情人追求幸福的腳步。

  

  從前,他們懷著赤子之心,一腔熱忱。

  王江明:我見證了中國經濟的發展奇跡,非常榮幸能夠參與到這個大潮裏面。

  後來,他們抱著躊躇滿志,追夢青春。

  呂紹園:就是想自己出來創業自己做,當初來的時候好像是回到自己家的感覺。

  現在,兩岸同胞彼此扶持,互利共贏。

  吳小貴:相互幫忙,資源整合。

  唐永紅:讓兩岸經濟關係照顧兩岸的民眾。

  商團圓

  在福建省廈門市,記者見到了老台商王江明。他1997年從台灣淡水來到大陸,經營著一家麵包體驗店,見證了大陸經濟從剛剛起步到振翅騰飛的過程。

  王江明:那時候的景象跟現在完全不一樣了,以前旁邊都是低矮的破舊房子。現在是做得非常漂亮,老百姓有錢了,生活水平提升了。我其實這十幾年見證了我們中國經濟的奇跡,我也是非常榮幸能夠參與到這個發展的大潮裏面來。

  記者:這是不是也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很多台商選擇到大陸來創業工作?

  王江明:對,這絕對是一個因素。這十幾年來,更多的台灣同胞和大陸同胞彼此認識。台灣的青年到大陸來創業,這是一個潮流,一個趨勢。

  祖國大陸推行的改革開放,推動了兩岸經貿的新發展,經貿交流成為兩岸民間交流最主要的載體。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

  唐永紅:台灣當時在資本技術以及管理方面有優勢,大陸在土地成本、勞工成本、市場方面有優勢,這種互補性就為兩岸經濟關係的發展提供了潛在的條件和基礎。

  隨著大陸經濟的騰飛,在大陸活躍的台灣同胞,也發生了從老台商到新臺創的轉變。

  精於“閩南茶道”的吳小貴是土生土長的福建人。他原本在廈門經營一家創投公司,隨著兩岸青年創業基地越來越多,吳小貴和他的團隊開始更多考慮,如何向來大陸創業的台灣青年提供支持。

  吳小貴:我2014年開始籌劃,2016年我們拿到國家級的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開始把大陸的資本和平臺,跟台灣的産業相融合。我們的負責人,跟實際的操盤手,主要都還是台灣同胞,這樣就解決了落地信任的問題,促使更多的台灣年輕人到這邊來創業。

把吳董你覺得台灣青年在大陸創業有什麼優勢嗎?

  吳小貴:他們的思維比較縝密,更有服務意識。他們的服務意識對我們大陸的團隊是一個很大的促進作用。反過來,他們市場跟格局的不足,會被大陸的這些同事拓展,這兩邊是一個很好的融合。

  記者:兩岸的青年他們也是在相互影響、互補?

  吳小貴:相互幫忙,資源整合。成為朋友更重要,從這裡邊收穫的生活和情感,反過來會推動事業的巨大發展。

  記者:現在來看,兩岸關係趨冷的狀態,對於吸引台灣青年來大陸創業,有沒有一些負面的影響呢?

  吳小貴:産業也好,人才的流動也好,就像河水一樣,要堵是很難堵的,關鍵是誰發展得好,誰的腰桿子硬,它一定會吸引人。

  當前,大陸經濟社會穩定發展,創業創新氛圍濃厚,設立了53個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和示範點,為兩岸青年放飛夢想、施展才華提供了重要平臺。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唐永紅:

  唐永紅:大陸本著兩岸一家親的理念,讓台灣同胞,特別是青年人,能夠分享到大陸發展的機會。共同利益增加的基礎之上,有助於雙方共同觀念的養成,也有助於國家認同的建構,最後是有助於兩岸能夠和平走在一起。

  歌仔戲,同根同源,流傳兩岸。

  曾學文:從80年代兩岸開放,在文化尋根當中,最重要的就是歌仔戲的尋根。

  蔡欣欣:兩岸歌仔戲的交流越來越活絡,而且多元。

  播:歌仔戲,同腔同調,以心相交。

  郭雅真:一起交流、一起唱戲呀什麼的,特別好。

  林德和:政治因素很明顯已經影響到我們正常的交往,但是從民間藝人來説,我相信我們的交往還會持續下去。

  文團圓

  郭雅真:和台灣的朋友,我們會在貼吧上交流……

  閩南師範大學學生郭雅真擔任學校戲曲協會會長,從小喜歡歌仔戲,因歌仔戲和台灣網友結緣。

  郭雅真:比如説我很喜歡台灣的一個歌仔戲明星,她叫葉青。後來偶然發現她的貼吧,裏面有非常多很喜歡葉青的,也是年輕人,也有很多台灣的朋友,她們會分享葉青去哪演出,照片、視頻。兩個人聊啊聊,就成為朋友。

  記者:你都跟她們聊什麼?

  郭雅真:有時候就著一部劇來聊,比如我喜歡她這個劇中的扮相,喜歡她這一段唱詞。有時候會聊台灣那邊風景怎麼樣,像説我哪一天到台灣玩,你一定要來接我,我們再去看我們喜歡的那個明星,很多很多。

  記者:你為什麼這麼喜歡歌仔戲呢?

  郭雅真:因為從小時候去看戲,就感覺“哇,他們穿得好好看,化粧好美啊”,總是會跑到後臺去看他們化粧啊。小時候,奶奶買了一台DVD,就一直看,一直看,就跟著它慢慢會唱了。

  記者:看戲的年輕人多還是老年人多?

  郭雅真:像我們現在演,一般是年輕人會多一點。有人説年輕人這一代比較少喜歡歌仔戲,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像我認識的很多人,他們都很喜歡戲曲,而且他們還會自己籌資去拍戲曲,拍戶外實景的歌仔戲。雖然設備還不是很齊全,但是拍出來的效果已經挺好的了。

  兩岸年輕人因為對中華傳統文化的共同喜愛,慢慢走上了交流舞臺。近幾年,閩南師範大學每年都會組織兩岸大學生同臺演出歌仔戲劇目。閩南師範大學藝術學院副院長鄭玉玲:

  鄭玉玲:我們兩岸的孩子們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一樣。比如説我用閩南話唱的唱腔,一唱出來,他就能夠和一聲,同樣用另外一句能夠跟上。你一句,我一句,在一個臺上面演同一個劇目,孩子們馬上就覺得這個特別親切,回去之後唸唸不忘。

  兩岸歌仔戲同根同源同腔同調,雙方對彼此的關注和了解從未中斷。30年的互動交流,給台灣戲曲學院副校長蔡欣欣留下了很多難忘的記憶。

  蔡欣欣:因為這畢竟是一個劇種的兩地開花。1987年開始解嚴以後,台灣可以開放探親,所以那個時候許多學者包括一些演員,有機會回到歌仔戲最原始的發源地,去了解他們真實的一些狀況。

  記者:有沒有一些比較有趣或者難忘的事情呢?

  蔡欣欣:我記得我第一次到大陸去辦活動就是1997年,在廈門的中山劇場演出,真是一票難求啊。好多大陸的觀眾看了以後非常高興,啊,他們唱的我們都聽得懂。我們到農村演出,真的是人山人海。那個村莊那天晚上家家戶戶都斷電,因為要把全村落的電力都提供給我們歌仔戲的舞臺去使用。那種鄉情讓我們覺得非常感動,大家對歌仔戲的喜歡是讓我(印象)很深刻的。

  記者:那現階段這個工作進展到了什麼程度?

  蔡欣欣:到了21世紀以後,兩岸歌仔戲的交流就越來越活絡,而且多元。2009年的時候我們合作了《蝴蝶之戀》,廈門的歌仔戲團邀請了台灣唐美雲歌劇團裏面的唐美雲老師她們過去合作。後來我們兩岸在華人藝術節裏面開始做歌仔戲的小劇場,我們認為要開發年輕觀眾,因為一個劇種的生存,觀眾是最重要的生存的命脈。觀眾要喜歡,要能夠跟他對話,要能夠融入時代社會的脈動,但是又能夠保有傳統藝術的精髓,的確這就是我們兩岸必須要共同合作的。

  1987年兩岸交流開啟,推動兩岸歌仔戲交流從隔空觀摩步入當面切磋、攜手合作。政治因素影響了兩岸文化交流,卻切不斷兩岸文化血脈。廈門歌仔戲研習中心主任林德和:

  林德和:就像台灣520以後,他們所推出的文化概念的問題,可能會制約雙方的共同發展。但是,從民間藝人來説,我相信我們的交往還會持續下去。

  “天然獨”?台灣學生不接受。

  李俞柔:我對中國人認同比較高,我期望看到兩岸統一。

  “天生對立”?大陸學生會say NO!

  鄒辰:她就是非常開朗,好像是一個催化劑。

  吳冠璇:她做事會三思。

  架起交流的橋梁,你我都一樣。

  張寶蓉:交流過程中,兩岸青年換位思考,更加理智地看待兩岸關係。

  學團圓

  在廈門大學,兩位俄語專業的同班同學,一位來自大陸,一位來自台灣。

  吳冠璇:我是吳冠璇,我來自台灣桃園,這是我的好朋友。

  鄒辰:我是鄒辰,福建永安人。

  吳冠璇、鄒辰:我們有俄語名字。

  吳冠璇:我叫Sara,她叫Maya。

  記者:你們兩個是怎麼成為好朋友的呢?

  鄒辰:因為開學第一天,她是第一個跟我説話的人。她就是非常開朗,好像是一個催化劑,慢慢就熟起來了。

  吳冠璇:我覺得她做事會三思,我有時候會做錯事,她就會説如果我們要做這件事,我們要先準備好。她俄語比較好,我是俄語很差的,有一次大二期中考的時候……

  鄒辰:她就很擔心期中考挂科,我就説你這個星期聽我的。她所有的時間都歸我支配,然後我叫她學什麼,她就學什麼。

  吳冠璇:考得還不錯,90幾和80幾。

  鄒辰:老師都驚訝了。

  兩岸青年學子同堂上課、一起生活,朝夕相處中才有了對彼此更客觀真實的了解。零距離接觸,也會産生矛盾和分歧,但直面分歧,也是加深了解的第一步。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

  張寶蓉:交流絕對是化解誤解的一個最主要的路徑。兩岸青年各有優勢,各有不足,交流過程中,很多人就會換位思考,更加理智地看待兩岸關係,這本身就是促進自身不斷成長的一個過程。

  台中女孩李俞柔大學畢業後選擇到北京大學念研究生,她想了解台灣人的根是什麼模樣。北大畢業後,她便留在大陸工作。

  李俞柔:我是帶著一種非常期待、愉悅的心情過來大陸的。(我)對自己是中國人這件事認同比較高,所以我覺得應該了解自己祖先生長的地方。不然的話,就像浮萍一樣,你不知道根在哪兒。

  記者:是什麼讓你決定了畢業了之後留在大陸工作?

  李俞柔:我覺得這是只要睜開眼睛看世界的人都會有的想法吧,我覺得在大陸未來的發展一定會比在台灣好。而且我有男朋友了,哈哈,我男朋友家是山西的,我不希望他回島內被局限住。

  記者:在找工作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遇到一些問題?

  李俞柔:基本上一開始大家一看到我的身份就……,可能還是比較敏感吧。

  記者:也是因為兩岸目前還沒有真正結束對立狀態所造成的?

  李俞柔:沒錯,但是我也可以理解。説真的,我現在會比任何人都還期望看到兩岸統一,因為首先我工作起來就會比較方便,還有一些限制就不會那麼多,像我男朋友去台灣也方便了。

  為解決台生登陸求學的後顧之憂,大陸高校積極為台生增設實習項目、開展政策諮詢和企事業參訪活動,機遇、舞臺以及包容開放的誠意讓越來越多的台灣青年選擇在大陸就業,紮下根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張寶蓉:

  張寶蓉:老百姓對兩岸教育交流的訴求,我們大家都有目共睹,也不是台灣當局説我想停就停,老百姓的想法他們也是左右不了的。我們要有足夠的耐心,往更加縱深、更加寬廣、更加多層面的領域,去推動兩岸民間的交流。

關鍵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