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專題 > 2017兩會看透透 > 兩會要聞

代表委員熱議:實現稅制公平有哪些事要做?

  財政部部長肖捷日前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個稅改革方案正在研究設計和論證中,總體思路是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方案總體設計、實施分步到位,逐步建立起適合我國國情的個人所得稅制。

  對此,出席全國兩會的代表、委員以及會外專家紛紛發表意見和建議。

  哪些收入項目合併徵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

  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對工資薪金等具有勞動所得性質的收入綜合按年計稅,對利息、股息、紅利、財産轉讓所得等資本性所得仍按現行分類計徵方式徵稅,有利於實現稅制公平

  我國目前個稅模式是分類稅制,也就是將個人不同性質的所得進行分類,分別扣除不同費用,以不同稅率課稅。

  “分類稅制在徵管上比較簡便,但不能充分體現量能負擔的原則。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是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混合稅制。除對個人不同收入來源進行分類外,還採用將其全年收入納入計稅範圍。”中國社科院財稅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閆坤説。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提出,“逐步建立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在這個改革目標下,對哪些收入進行“綜合”成為重要問題。對此,肖捷表示,基本考慮是將部分收入項目,比如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等,實行按年匯總納稅;其他方面的收入項目、所得項目,比如財産轉讓等,考慮繼續實行分類徵收。

  “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對工資薪金等具有勞動所得性質的收入綜合按年計稅,對利息、股息、紅利、財産轉讓所得等資本性所得仍按現行的分類計徵方式徵稅,是個人所得稅制的一個重大變化,勞動所得綜合按年計稅相對於分類稅制有利於實現稅制的公平。”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張斌説。

  個稅免徵額要不要提

  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市南嶺村社區黨委書記張育彪:

  建議在國家統一規定基本免徵額基礎上,授權地方政府自行制定符合各地實際情況和財政收支承受能力的個稅免徵額

  我國現行個人所得稅制將個人收入按性質和來源不同分為11類,分別採用不同徵稅扣除辦法。其中,工資薪金扣除方面,目前規定免徵額為3500元/月。

  全國政協委員、太平洋保險公司董事長高國富表示,近些年工薪階層收入雖然增長了,但相對於房價上漲、生活成本上升其實不成比例,現行個稅免徵額相對偏低。

  全國政協委員白鶴祥也認為,目前個稅免徵額還有進一步提高的空間,同時採取更加綜合性的收入評價方式,實行稅前扣除的政策,以減輕工薪族負擔。

  對於上述問題,肖捷日前表示,在研究制訂改革方案的過程中,將根據居民消費水平等因素進行綜合測算,確定是否提高免徵額,該提高就提高。

  全國人大代表、深圳市南嶺村社區黨委書記張育彪十分關心個人所得稅改革,他建議在國家統一規定基本免徵額基礎上,授權地方政府自行制定符合各地實際情況和財政收支承受能力的個稅免徵額。各地的免徵額與當地城鎮職工平均薪酬、最低工資標準、住房價格、物價水平等挂鉤來調整。

  全國政協委員于培順認為,我國人口多、行業分散,勞動所得差別非常大。因此,要區別對待、適度調減,對高收入者要體現差異,對中低收入群體要考慮其承受能力,通過稅收來體現社會公平。

  “從國際經驗看,可建立免徵額標準與通貨膨脹率挂鉤的機制,進行動態調整。”張斌表示,免徵額不是越高越好,免徵額的確定要與未來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改革後引入的專項扣除項目做好銜接,還要綜合考慮稅制結構優化、整體稅負公平以及可能由此導致的財政減收的彌補等因素。

  哪些開支項目能扣除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華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愛華:

  “二孩”撫養費用若能抵扣個稅,對於我國總體稅收收入影響不大,而該政策可起到鼓勵更多城市家庭生育“二孩”的效果

  目前,在工資薪金扣除方面,除了基本減除費用,個人按國家規定繳納的基本養老、醫療、失業保險以及住房公積金等也可在稅前扣除。此外,國家實施企業年金、職業年金個人所得稅遞延納稅優惠政策,允許不超過本人繳費工資4%的年金繳費在個人所得稅前扣除。

  “單一定額扣除難以兼顧各個家庭的特殊情況,改革應當把家庭支出項目考慮進去,建議採取‘基礎扣除+專項附加扣除’模式,即保持和適當調整現行工資薪金基本扣除標準,同時考慮將家庭部分重要生計支出項目予以一定額度的扣除,這樣可以使兩種扣除方法相互補充,稅制設計更為合理。”閆坤説。

  張育彪代表説:“建議考慮居民實際生活成本,合理增加稅前專項扣除項目,比如社會呼聲較高的城市居民家庭首套自用住房的分期貸款利息、無房居民家庭的租房成本、生育‘二孩’和贍養老人實際情況等。”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華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徐愛華認為,近年來養育子女的成本不斷增加,需要個稅制度的傾斜。“二孩”撫養費用若能抵扣個稅,對於我國總體稅收收入影響不大,而該政策可起到鼓勵更多城市家庭生育“二孩”的效果,不僅利於國家長遠發展,還將明顯利好教育、醫療等相關行業。

  最高邊際稅率能否降

  中國社科院財稅研究中心執行副主任閆坤:

  邊際稅率設定的過高,將不利於我國吸引國際高端人才和留住本國優秀人才,影響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

  有關資料顯示,德國2000年的稅制改革方案將最高邊際稅率由51%降至48.5%;日本1998年稅收改革方案中,中央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從50%降至37%,地方居民稅的最高稅率也從15%降至13%;美國個人所得稅的最高稅率為39.6%,巴西為27.5%。我國現行個稅稅制邊際稅率最高一檔為45%,與很多國家相比,屬於中等略高水平。

  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在審議財政預算報告時建議,將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從45%降低至25%。

  閆坤認為,本來個稅稅制設計是要體現量能負擔的原則,一般來説,高收入者獲取收入的能力較強,承受稅負的能力也勝過中低收入者,稅率設定的也會相對高點。“但是,邊際稅率設定的過高,將不利於我國吸引國際高端人才和留住本國優秀人才,影響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目前,歐美國家均有下調個稅邊際稅率的趨勢。我國也要做出積極的應對,合理調整稅率結構,將現行45%最高邊際稅率適當下調。”

  在改革方向上,專家建議,應按照“增低、擴中、調高”的導向,積極體現“量能納稅、多得多繳稅”的原則,強化個稅在調節收入分配差距方面的功能,同時保持和兼顧稅制的國際競爭力。

  收入信息系統如何建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

  建立個人收入和財産信息系統,是個稅改革的基本條件之一。如果沒有一個科學、嚴謹的信息收集系統,並對信息進行科學分析,就無法為整體的政策框架奠定堅實的基礎

  實行個人所得稅改革,面臨的不僅是制度設計的問題,還需要完善配套條件和提高徵管能力。

  肖捷表示,從國際經驗來看,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度,增加稅前扣除的一些專項項目,需要相對成熟的社會配套條件,比如稅收徵管部門需要掌握與納稅人收入相關的涉稅信息。

  “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稅制,意味著稅務機關要直接面對自然人收稅,接受大量的個人申報納稅,不但徵管成本將大大增加,也對徵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張斌表示。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表示,建立個人收入和財産信息系統,是個稅改革的基本條件之一。“如果沒有一個科學、嚴謹的信息收集系統,並對信息進行科學分析,就無法為整體的政策框架奠定堅實基礎。目前,財政部等有關部門正在努力推進這項工作。”

  在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個人所得稅制的國家中,存在家庭申報、個人申報以及家庭或個人申報納稅三種模式。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社科院産業經濟研究所所長向曉梅建議,要推進分類與綜合改革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改革,“建議個稅徵收單位從個人調整為家庭,同時考慮每個家庭的實際情況”。

  全國人大代表、北京更香茶葉(銷售)有限公司董事長俞學文表示,一個人收入高低不能代表一個家庭的生活水平,“按照家庭來徵收個人所得稅,有利於家庭的和諧與穩定,同時也是國際通行做法”。

  不過,閆坤認為,以家庭為單位徵收個稅可能會面臨諸如夫妻隱私、改變婚姻狀況等倫理問題,實行家庭申報納稅利弊需要進一步研究論證。(中國經濟網記者 曾金華 廉 丹 周 琳 陳 靜 吳佳佳 趙淑蘭)

關鍵詞: 個稅;稅制;兩會;代表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