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綜合新聞

三星堆見證亞洲文明交流互鑒

  近期,四川省發佈《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實施方案》,提出將加快推進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産。多位專家認為,三星堆不僅是中國文化遺産的一張靚麗“名片”,也是亞洲文明互學互鑒、創新發展的見證。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的李映福教授最近正在為古蜀遺址申遺做研究準備工作。他告訴記者,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古代四川被認為是一個閉塞、邊遠、落後的蠻荒之野,直到三星堆的發現,“沉睡幾千年,一醒驚天下”。輝煌燦爛的三星堆文明有力地駁斥了古代四川“蠻夷説”,證實中華文明起源多元一體,恰似滿天星斗,相映生輝。更重要的是,考古學家發現,三星堆不僅與中原文明、長江中下游文明聯絡緊密,更與古代亞洲眾多國家有著文明的交流與往來。

  據李映福介紹,通過考古發現的遺物、遺跡等,我們能看出三星堆與周邊區域,甚至更加遙遠的西亞、中亞都存在著密切的文化交流。比如三星堆發現的金杖、權杖頭、金面具等遺物,在西亞、中亞和東南亞等地區的出土文物中都有發現。

  “這些地區出土權杖的形制、材質雖然多樣,但應該都是表達神權、王權的記載。著名考古學家張光直先生認為,中國東南地區良渚、山西陶寺等遺址出土玉琮是一種跨區域的觀念交流的結果,三星堆文化出土的上述遺物也應與此相同。”李映福説。

  不僅如此,與三星堆相距上千公里的越南北部,也出土牙璋、玉璧、玉瑗、陶豆等大量與三星堆相同的器物。2006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組成聯合考古隊,前往越南永福省義立遺址開展考古發掘。工作近三個月,收穫遠超預期,出土的與三星堆文化密切相關的遺物讓學者們大吃一驚。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高大倫研究員認為,如果兩個地方文化沒有緊密交流,怎麼可能出現如此相近的遺物?

  在三星堆的祭祀坑出土的不僅有金面具、青銅神樹、青銅大立人像、青銅面具和神像等代表著古蜀人最高藝術境界、令人驚嘆的“大傢伙”,還發現了數千枚海貝。

  三星堆地處內陸,與海洋相隔遙遠,怎麼會發現如此大量的海貝?李映福説:“這是三星堆作為大陸文明與海洋文明交流聯絡的見證物,即使是遠隔千里、崇山峻嶺,也未能阻隔大陸與大海的交往。”

  專家們認為,三星堆不僅不是閉塞的,相反它是一個開放包容的文明。它在與亞洲其他地區偉大文明的碰撞、融合、交流中形成了高度發達的獨特文明,成為中國古代文明多樣性和開放性的典型代表。三星堆的歷史再一次表明,文明從來都是在交流互鑒中生存發展,封閉只能帶來衰落,開放包容才能共同繁榮。 

  

關鍵詞: